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9博客

精神家园

 
 
 

日志

 
 

夏商周年代学 研究之 新收获  

2016-07-16 12:03:01|  分类: 古代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商周年代学研究之新收获

——喜读《夏商周三代纪年》

 

汤文瑞

 

笔者新近有幸读到20166月科学出版社出版的张闻玉、曾鹏、桂珍明三位先生合著的《夏商周三代纪年》,此书在研究上自成一家之言,堪称先秦年代学研究方面标志性的成果,意义重大。其学术特色正如李学勤先生题词所云,“观天象而推历数,遵古法以建新说”。全书主体部分由《夏朝帝王年表》《商朝帝王年表》《西周帝王年表》三份年表组成;附录所收的十二篇“支撑材料”,均为闻玉先生的单篇论文,是先生在夏商周年代学这一研究领域的重要成果。由此深入下去,颇能见出先生为学治史之路径,即章黄学派的朴实风采。

我们知道:我国历史有确切的纪年,只能上推到司马迁《史记?十二诸侯年表第二》的“庚申,共和元年”,用公元纪年换算,即公元前841年。而此前的历史,没有确切的文字记载年份,只能依靠考古发现进行推断。如何确定夏商周三代纪年,是先秦史研究中的一个老大难问题,1996年国务院决定作为一项“工程”来专门研究,其中的基础(即重中之重)是“武王伐纣年代的研究”课题。三代纪年,关键是武王克商之年(即西周元年)的确定。诚如李学勤先生所说,“武王克商之年的重要,首先在于这是商周两个朝代的分界点,因而是年代学研究上不可回避的。这一分界点的推定,对其后的西周来说,影响到王年数的估算;对其前的夏商而言,又是其积年的起点”[1]。“西周不明,遑论夏商?”[2]最早在这方面进行探索,并作出实质性建树的是西汉后期的经学大师刘歆,他依据《尚书?周书?武成》篇推定武王克商在公元前1122年。唐代的著名天文学家僧一行指出刘歆计算上的误差,又考定武王克商在公元前1111年。到“夏商周断代工程”启动,关于武王克商年的说法已达40多种,前后相距竟达112年。研究者之多,既说明了此问题的重要,又说明了“学术的发展是无止境的,它要靠一代一代地向前推进”[3]

关于三代纪年,过去有两种较为重要的系统观点:一是北宋邵雍《皇极经世书》整理的《年表》:夏朝(公元前2224年──前1766年);商朝(公元前1766年──前1122年);周朝(公元前1122年──前256年)。二是夏商周断代工程2000年公布的《年表》:定夏朝约始于公元前2070年,夏商分界在公元前1600年,盘庚迁都在公元前1300年,商周分界(武王克商之年)定为前1046年。邵雍采用的正是刘歆的说法。“旧有史志多从其说”[4]。“夏商周断代工程”得出的克商之年,是建立在“二分月相”也叫“月分二系”[5](实际上是“四分月相”的变异),以此排出“金文历谱”,推定西周王年。关于月相是“定点”还是“四分”,直接关系到推论结果能否站得住脚、能否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四分”表面看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一个月相能对应一个月的七、八日,如此宽泛而灵活,其实只能给穿凿附会之说提供方便。“它可附会的余地较大,于历算不甚通达者都可以在它的范围内找到立说的机会。‘定点说’则不然,你所推算的历日若与实际天象误差半日以上就很难自安”[6]。古人使用月相是为了记日,其名称总是与记日的干支相连(如年、月、月相、日干支“四全”的青铜器现已达八十多件),因而月相如果不固定到一天(不定点)的话,其记录又有何用呢?这正如闻玉先生所云:“月相非定点不可,不定点,月相的记录就毫无价值。”[7]

1964年,黄侃门下高足张汝舟先生撰成《西周考年》,后由闻玉先生整理收入汝舟先生的《二毋室古代天文历法论丛》(浙江古籍出版社1987年出版)。闻玉先生在乃师开启的基础上,加上新发现的青铜器资料又继续推进这方面的研究,先后出版了《西周王年论稿》(贵州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铜器历日研究》(贵州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西周纪年研究》(与饶尚宽、王辉合著,贵州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等论著,在研究方法上,闻玉先生坚持以“四分历”为基本方法,以“月相定点说”为理论依据,用“三重证据法”(纸上材料、地下材料、天上材料的三证合一,尤重实际天象)提出武王克商当在公元前1106年(与刘歆推算结果相差仅16年),西周总年数是336年,中期王序应该为共(23年)、孝(12年)、懿(23年)、夷(15年)等重要的结论。我们知道:西周中期的王年、王序,历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西晋皇甫谧的《帝王世纪》也说,“周自共王至夷王四世,年纪不明”。此后文献所记载共王至夷王四世王年皆为拟年。闻玉先生很好地为我们厘清了这段纷乱如麻的历史其这方面的主要成果就在《夏商周三代纪年》里,是本书最为亮丽而精彩的部分。因先生在夏商周年代学上的突出贡献,使之成为了国内西周史研究方面的代表性人物[8]。可以说,现凡对西周年代学这方面的研究,皆难以绕开先生的著述。

现在由张闻玉先生策划、统理,指导下完成的这部《夏商周三代纪年》,在可靠的西周诸王纪年的基础上,商朝纪年采用628年说,夏朝纪年采用471年说,又依据文献、考古、天象材料(即“三重证据法”),详列三代各王王年,编订出颇有科学依据的夏商周三个朝代的年表。“张氏三代纪年表”,清晰明白,立论取舍皆颇显智慧,且做到于史有据。如闻玉先生说:“(夏)471年包括了羿、浞代夏的‘无王’阶段。《太平御览》引《竹书纪年》‘自禹至桀十七世,有王无王,用岁四百七十一年。’《世经》说‘继世十七王,四百三十二岁。’《世经》的‘十七王’,显然不包括羿、浞代夏。古籍中明确羿、浞代夏是三十九年。刘歆的夏代积年仍来自于‘秘藏’,与商代积年一样,不可能是他独立推断出来的。”“我们定商为628年,是考虑到商末一年与克商之年(前1106年)的重合,正是《鬻子》的记载”。“六经皆史,三代乃根”,闻玉先生尝说:“弄明白三代的历史,是中国史学家的最大责任。”此书堪称为史学界提供了“一个比较可靠的历史年代”,真是可喜可贺!



[1]李学勤《武王克商之年研究》序,《武王克商之年研究》(北京师范大学国学研究所编),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2]张闻玉语,见《夏商周三代纪年》前言

[3]汤炳正《楚辞讲座》第101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4]张闻玉、饶尚宽、王辉《西周纪年研究》前言,贵州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

[5]“‘夏商周断代工程’设‘西周历法和金文历谱’专题,由陈金久负责,在月相词语问题上,陈取二分一段,干吉日说”。说见张长寿《金文历谱和西周王年》,载《考古》2002年第9期。

[6]常金仓《铜器历日研究》序,张闻玉《铜器历日研究》,贵州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7]张闻玉《西周王年论稿》第22页,贵州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

[8]李学勤说:“(西周年代学研究),这方面近些年有不少论著,如刘启益先生、张闻玉先生等都有专书。”见《虞夏商周研究的十个课题》,载《文史知识》2006年第3期。另,朱凤瀚、张荣明编的《西周诸王年代研究》(夏商周断代工程丛书,贵州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收张闻玉先生论文四篇,是该书收文最多的一位作者。

                               注: 作者为汤炳正先生第四代孙。汤序波先生女公子。
    载<贵州日报>  2016 年   8 月19 日  《文化评论》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