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9博客

精神家园

 
 
 

日志

 
 

畯簋 与 西周王年  

2015-04-20 06:45:15|  分类: 古代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畯簋与西周王年

 

一、    畯簋铭文的释读

 

 

、畯簋拓片

畯簋 与 西周王年(一) - 张闻玉 - 369博客

  


           乙、吴镇烽释文(拓本)

畯簋 与 西周王年(一) - 张闻玉 - 369博客

  

 

丙 、畯簋铭文周宝宏释文:

 畯簋 与 西周王年(一) - 张闻玉 - 369博客

 

 

畯簋载于吴镇烽的《商周金文通鉴》,近来引起学术界关注。吴镇烽自己有释文在册,《中国文字研究》第二十辑.有周宝宏“畯簋铭文考释”,算是对铭文的字形字义的考证,比较吴镇烽文字更进了一步。

感谢陕西师大张懋镕教授发来畯簋的拓片及吴镇烽的拓本,感谢弟子桂珍明找来周宝宏先生的文字,让我对畯簋的图像、解说有了直接的认识,才产生研究畯簋的兴趣。

畯簋铭文,除了后面的赏赐、劝勉、颂扬一套格式化语言之外,应该说有三个内容:

    其一,隹十年正月初吉甲寅,王在周大室,旦,周(王)格廟, 即位, 献王,康公入門右,畯立中廷,北向。王呼作册尹,册命畯,曰:在昔乃祖考,缴有功于先王,(先王)亦弗鄙乃祖考,登里其功,封于服。

    释读:周王十年正月朔日甲寅这天,晨旦,周王来至太庙,坐下。康公站在庙的右边,畯立于中廷。周王命作册尹,册命畯职事。周王说:“以前你祖父非常有功于先王,先王并没有薄待你的祖父,功劳记录在册。故而封你在服地为官。

    其二,今朕丕显考恭王,既命汝更乃祖考事,作司徒。

    释读: 显然是懿王的话,懿王说:显考恭王曾经册命你祖父做司徒。

    其三,今余隹更申先王命,命汝摄管服西之地,作司徒。

释读:现在我(懿王)重申先王之命,命你摄管服西,担任司徒之职。

很明显,这里有三个周王。十年的周王,再是显考恭王,今王是新即位的周懿王。周宝宏文章:显然是新的国王命令畯再担任一新官职。

理顺时序:

周共王命畯的祖考作司徒,封于服地。

十年周王册命畯职事。畯自己重点记录此事。

继位的周懿王重申周共王命,命畯作司徒。

这里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十年的周王只能是孝王。西周中期王序应该是:共王、孝王、懿王。畯簋的重大意义在于需要重新探讨西周中期的王序与王年这个大问题。

其实,早在1989年第五期《人文杂志》就刊载了《西周共、孝、懿、夷王序、王年考》一文,提出过这个王序问题,畯簋的出现只不过充实了作者的证据,夯实了这个结论而已。

畯簋与西周王年

 

一、    畯簋铭文的释读

 

 

、畯簋拓片

 

 

 

 

 

 

 

           乙、吴镇烽释文(拓本)

 

 

丙 、畯簋铭文周宝宏释文:

 

隹(唯)十年正月初吉甲寅,王才(在)周服

大室,旦,周各(廟),即立(位),王,康公入

門右吮(畯)立中廷,北鄉(嚮),王乎(呼)乍(作)册尹册

命吮(畯),曰:“甾乃且祖考又(有)(共)于先

王,亦弗啚乃且祖考,(厥)共,(封)

于服。今朕不(丕)顯考(龔)王既命女(汝)

更乃且(祖)考事,乍(作)(司)徒,今余隹(唯)

)先王命,〔命〕女(汝)西(司)徒, 訊

訟,取十寽(锊),敬勿灋(廢)朕命, 易(赐)

女(汝)鬯卣、赤巿、幽黄、攸(鋚) 勒。”吮(畯)(拜)(稽)首, 對揚天子休,用乍( 作)朕剌(烈)考幽弔(叔)寶

(尊)(簋), 用易(賜)邁(萬)年,子子孫孫其永寶。

 

畯簋载于吴镇烽的《商周金文通鉴》,近来引起学术界关注。吴镇烽自己有释文在册,《中国文字研究》第二十辑.有周宝宏“畯簋铭文考释”,算是对铭文的字形字义的考证,比较吴镇烽文字更进了一步。

感谢陕西师大张懋镕教授发来畯簋的拓片及吴镇烽的拓本,感谢弟子桂珍明找来周宝宏先生的文字,让我对畯簋的图像、解说有了直接的认识,才产生研究畯簋的兴趣。

畯簋铭文,除了后面的赏赐、劝勉、颂扬一套格式化语言之外,应该说有三个内容:

    其一,隹十年正月初吉甲寅,王在周大室,旦,周(王)格廟, 即位, 献王,康公入門右,畯立中廷,北向。王呼作册尹,册命畯,曰:在昔乃祖考,缴有功于先王,(先王)亦弗鄙乃祖考,登里其功,封于服。

    释读:周王十年正月朔日甲寅这天,晨旦,周王来至太庙,坐下。康公站在庙的右边,畯立于中廷。周王命作册尹,册命畯职事。周王说:“以前你祖父非常有功于先王,先王并没有薄待你的祖父,功劳记录在册。故而封你在服地为官。

    其二,今朕丕显考恭王,既命汝更乃祖考事,作司徒。

    释读: 显然是懿王的话,懿王说:显考恭王曾经册命你祖父做司徒。

    其三,今余隹更申先王命,命汝摄管服西之地,作司徒。

释读:现在我(懿王)重申先王之命,命你摄管服西,担任司徒之职。

很明显,这里有三个周王。十年的周王,再是显考恭王,今王是新即位的周懿王。周宝宏文章:显然是新的国王命令畯再担任一新官职。

理顺时序:

周共王命畯的祖考作司徒,封于服地。

十年周王册命畯职事。畯自己重点记录此事。

继位的周懿王重申周共王命,命畯作司徒。

这里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十年的周王只能是孝王。西周中期王序应该是:共王、孝王、懿王。畯簋的重大意义在于需要重新探讨西周中期的王序与王年这个大问题。

其实,早在1989年第五期《人文杂志》就刊载了《西周共、孝、懿、夷王序、王年考》一文,提出过这个王序问题,畯簋的出现只不过充实了作者的证据,夯实了这个结论而已。

  关于“隹十年正月初吉甲寅”

“十年正月初吉甲寅”,即十年朔日甲寅。初吉即朔日,自古的解说很多。

    《诗·小明》“正月初吉”,毛传:初吉,朔日也。

    《国语·周语》“自今至于初吉”,韦昭注:初吉,二月朔日也。

    《周礼》“正月之吉”,郑注:吉,朔日也。

尧舜以来的阴阳合历体制,强调的是朔望月。朔与望就显得特别重要。古人重视月相观察,主要是观察月面明暗的变化,重点还是放在朔日、望日前后。所以月相必是定点的,不得有“四分月相”说,更没有一个月相管它十天、半个月。

朔为初一,朏为初三(月芽初现),望为十五,既望为十六。几千年来都是明确的,定点的。其他月相名词也同样是定点的,定于一日。生霸、死霸非月相。生霸指月亮的光面,死霸指月亮的背光面。

归纳起来:初一:朔、初吉、既死霸(既,尽也。全是背光面)

          初二:旁死霸(旁近既死霸之义)

          初三:朏,哉生霸(月的光面——“生霸”才现)

 

          十五:望、既生霸(尽是光亮面)

          十六:既望、旁生霸(旁近既生霸之义)

          十七:既旁生霸(旁生霸之后一日)

月相不定点,记录月相何用?

故而,《武成》在月相、日干支后,紧记“粤(越)五日甲子”、“翌日辛巳”,月相不定点就不可有“越五日”、“翌日”。日干支定点于一日,前五天、前一天的月相必然是定点的,不用赘述。

用定点说解释铜器历日,虽然要求严密,难度很大,也正好体现它的科学性、唯一性。王国维“月相四分”,一个月相管它七天、八天。断代工程取“二分说”,上半月既生霸,下半月既死霸,真正的毫不费力,解读铜器历日时可以随心所欲,随心所欲就让人无法相信。

用月相定点说,“隹十年正月初吉甲寅”,合公元前919年天象。

子月乙酉792分——四分术历谱,用《西周纪年研究》 贵州大学出版社,20108月版。

丑月乙卯351分(乙卯03h00mh\m —用张培瑜《中国先秦史历表》 齐鲁书社,19876月版。

寅月甲申850

卯月甲庚409

是年建丑,朔日乙卯,分数小,误差是3h,故司曆定为甲寅。这就是“正月初吉甲寅”。

这个十年,是周孝王十年。查对《西周纪年研究》第357页,正是周孝王十年、鲁厉公五年。这是曆日天象确定的,非人力所能妄为。

三、孝王铜器组

董作宾先生精于历术,明确否定“四分一月”说,指出“无一是处”。他用曆日天象系联,将铜器依王世分组,许多铜器依次有了确定位置。共王铜器组也称共王世铜器、孝王世铜器、懿王世铜器……这样西周中期共—孝—懿—夷四王的王序、王年就一一明白了。

畯簋为孝王十年器,它的前后还有诸多年、月、月相、日干支“四全”的铜器,组成孝王铜器组。

孝王元年,公元前928年,鲁微公四十六年

逆钟:隹王元年三月既生霸(十五)庚申(丙午朔)。《考古与文物》 81·1

师(某页):隹王元年九月既望(十六)丁亥(壬申朔)。白川静《金文通释》 152

公元前928年天象:子月丁亥890

                 丑月丁丑449

                 寅月丁未8

                 卯月丙子507

                 辰月丙午66

                 巳月乙亥565

                 午月乙巳124

                 未月甲戌623

                 申月甲辰182

                 酉月癸酉681

                 戌月癸卯240

                 亥月壬申739

建子,寅月为三月,丁未分数小,可曆定为丙午朔,有十五既生霸庚申,合“逆钟”。

年中置闰,酉月为九月。癸酉681分,分数大,司曆定为壬申朔,有既望十六丁亥,合“师(某页)簋”。

公元前925年孝王四年,鲁微公四十九年,实际天象:

                 子月庚申544  

                 丑月庚寅

                 寅月己未

                 卯月己丑

                 辰月戊午

                 巳月戊子

                 午月丁巳

                 未月丁亥227

                 申月丙辰

                 酉月丙戌

                 戌月乙卯

                 亥月乙酉

是年建子,八月丁亥朔。合《散伯车父鼎》“隹王四年八月初吉丁亥。” 《文物 72.6

也合《散季簋》“隹王四年八月初吉丁亥。”《考古图卷三》

 

公元前924年孝王五年,鲁微公五十年。《鲁世家》“魏公五十年卒”。《汉书》“‘鲁世家’微公即位五十年。”实际天象:

                 子月甲寅889 (乙卯05h22m       

                 丑月甲申448

                 寅月甲寅7

                 卯月癸未506

是年建丑,二月甲寅,合《吕服余盘》“隹王二月初吉甲寅。”《文物》 86.4

 

公元前923年周孝王六年,鲁厉公元年,实际天象:

                 子月戊寅793

                 丑月戊申

                 寅月丁丑

                 卯月丁未

                 辰月丙子

                 巳月丙午

                 午月丙子

                 未月乙巳526分(甲辰22h55m

                 申月乙亥

                 酉月甲辰

                 戌月甲戌143分(癸酉22h53m

                 亥月癸卯

《鲁世家》“魏公五十年卒,子厉公擢立。”建子八月乙巳,合《史伯硕父鼎》“隹六年八月初吉乙巳。”《博古图卷二》 合《卯簋》“隹王十又一月既生霸丁亥(癸酉朔)。”既生霸十五丁亥,必癸酉朔。

公元前921年,孝王八年,鲁厉公三年,实际天象:

                      上年亥月丁卯546分(丁卯12h37m

                          子月丁酉102

是年建亥,正月丁卯朔。合《师才鼎》“隹王八祀正月,辰在丁卯。”《文物》 75.8

公元前918年,孝王十一年,鲁厉公六年,实际天象:

                 子月己酉696

                 丑月己卯

                 ……

                 申月乙巳

                 酉月乙亥487

                 戌月乙巳

                 亥月甲戌

合《师嫠簋》“隹十又一年九月初吉丁亥(取丁亥大吉,书乙亥为丁亥)

公元前917年,周孝王十二年,鲁厉公七年,实际天象:

                 子月甲辰100

                 丑月癸酉599

                 寅月癸卯158

是年建子,二月癸酉朔。合《大簋盖》“隹十又二年二月既生霸丁亥。”既生霸十五丁亥,必是癸酉朔。

孝王在位十二年,有懿王元年即公元前916年铜器《曶鼎》、《伯吕父盨》可证。

以上逆钟、师(某页)簋、散伯车父鼎、吕服余盘、史伯硕父鼎、卯簋、师才鼎、畯簋、师嫠簋、大簋盖等十余件铜器,可归入孝王铜器组。

公元前928年——公元前917年乃周孝王之年,在位十二年。

 

四、西周中期王序、王年

 

同样的研究方法,懿王铜器组计有铜器:元年曶鼎、元年伯吕父盨、二年王臣簋、三年柞钟、八年齐生鲁方彝盖、九年卫鼎、(十年)康鼎、(十二年)庚赢卣、十五年大鼎、十六年士山盘、(十八年)南季鼎、二十年休盘、二十二年庚赢鼎等十余件。

公元前899年“天再旦”的日全食天象,发生在懿王十八年丑正,四月丁亥朔。《汲冢纪年书》记:“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郑。”乃“十八”误合为“元”。

公元前899年“天再旦”的天象,也证实西周王序是共、孝、懿、夷。懿王元年在公元前916年(元年曶鼎、元年伯吕父盨),懿王在位二十三年。

夷王元年当是公元前893年,鲁厉公三十一年。夷王铜器组有铜器:元年蔡簋、三年卫盉、五年兮甲盘、五年谏簋、十二年太师虘簋。

共王铜器有:元年师虎簋(郭沫若《大系》列共王、王国维列宣王)合公元前951年天象:辰月己未朔。合师虎簋“隹元年六月既望甲戌。”既望十六年甲戌,必己未朔。

二年趩尊,合公元前950年天象。

三年师遽簋盖,合公元前949年天象。

七年趞曹鼎,合公元年945年天象。

十五年趞曹鼎,合公元937年天象。

证成周共王元年乃公元前951年,至公元前929年,共王在位二十三年。

 

这样,西周在中期共王——夷王的王序、王年当是:

共王,公元前951年——公元前929年,在位二十三年;

孝王,公元前928年——公元前917年,在位十二年;

懿王,公元前916年——公元前894年,在位二十三年;

夷王,公元前893年——公元前879年,在位十五年。

 

记史的文字厉王之前、穆王之后无年数,主要指西周中期这一段。幸有诸多铜器陆续问世,借助铜器铭文,勘比曆日天象,共、孝、懿、夷,王序、王年逐一明朗。

 

五、  西周前期的王年

    西周后期,厉王在位三十七年(公元前878年——公元前842年)史文有载,共和十四年,宣王四十七年,幽王十一年,都于史有据。

西周中期,共、孝、懿、夷已如上述,弄清楚西周前期的王年,整个西周年代就云开雾散。

西周前期,据武王克商到穆王这一段,武王之后,成、康、昭、穆,总计为一百五十多年。

记载武王伐纣克商的文字,权威的是《汉书·律历志》所引《周书·武成》,克商之年的月、日干支,以及其后的记事日干支也明明白白。《周书·武成》云:

“惟一月壬辰旁死霸,若翌日癸巳,武王乃朝步自周,于征伐纣。

粤若来三月既死霸,粤五日甲子,咸刘商王纣。

惟四月既旁生霸,粤六日庚戌,武王燎于周庙。翌日辛巳,祀于天位。粤五日乙卯,乃以庶国祀馘于周庙。”

克商之年的朔日当是:一月辛卯朔,初二壬辰,初三癸巳。

                    二月庚申朔,初五甲子。

                    四月己丑朔,十七乙巳,二十二庚戌,二十三辛亥,二十七乙卯。

 以实际天象勘合,公元前1044年、公元前1075年、公元前1106年的曆日干支符合这些条件,因为曆数周期是三十一年。每三十一年,月朔干支轮回一周。李丕基、江晓原考订克商在公元前1044年,唐兰、刘启益考订克商在公元前1075年,张汝舟先生、张闻玉考订克商之年在公元前1106年。以上这些年份都符合《武成》的历日。利用《武成》,其他年份就得排除。

涉及周公摄政七年的,《尚书》中记有三个曆日。

《尚书·召诰》记:“惟二月既望,越六日乙未,王朝步自周,则至于丰。”

《尚书·召诰》记:“越若来三月,惟丙午朏,越三日戊申,太保朝自于洛,卜宅。”

《尚书·洛诰》记:“戊辰,王在新邑……在十又二月。惟周公诞保文武受命惟七年。”

具体朔日也明明白白:二月乙亥朔,既望十六庚寅,二十一日乙未。

                    三月甲辰朔,初三朏丙午,初五戊申。

                    十二月己亥朔,三十日戊辰。

这就是周公摄政七年的曆朔干支。勘合实际天象,公元前1036年、公元前1067年、公元前1098年的曆日干支符合这些条件。利用《召诰》,周公摄政七年的其他年份也得排除。《召诰》所记周公摄政七年,赵光贤先生考订为公元前1036年;董作宾先生、张汝舟先生考订《召诰》所记为公元前1089年。都值得重视。

《史记·鲁周公世家》大体完整地记录了西周一代鲁公在位的年数,为后人提供了西周总年数的资料。从武王克商到犬戎杀幽王,当是336年。这就是:

武王2+周公摄政7+伯禽46+考公4+炀公60+幽公14

+微公50+厉公37+献公32+真公30+武公9+懿公9

+伯御11+孝公25=336年。

这其中,通行本《史记·鲁世家》记炀公为“六年”,宋本及明清官本《汉书·律历志》引作“《(鲁)世家》‘炀公即位十六年’”。汲古阁本《汉书》作“炀公即位十六年”。细审之,炀公在位应为“六十年”。历代史志大体遵从炀公六十年一说。1962年中华书局点校本《汉书》亦作“炀公六十年”。

《晋书·束晳传》引《竹书纪年》记“自周受命至穆王百年。”是文王受命,还是武王受命?理解不一。武王受命,当指克商。就是说,克商至穆王,百年之数。武王2+成王37年(含周公摄政7年)+康王26+昭王35,正百年之数。

《史记·秦本记》张守节《正义》云:“年表穆王元年去楚文王元年三百一十八年。”查对,楚文王元年在公元前689年,上溯318年,穆王元年在公元前1006年。前推一百年,克商在公元前1106年。

要知道,涉及西周年代,影响史学界最大、时间最长的是汉代刘歆之说以及唐代僧一行说。克商,刘歆据《武成》,推算出来当在公元前1122年,旧有史志多从其说。僧一行指出刘歆计算的误差,推算出来克商当在公元前1111年,今人持其说者首推董作宾先生。

纵观文献典籍,克商当在公元前十一世纪之前。用陈连庆先生的说法:“虽不中,不远矣”。就是说,克商的具体年代与刘歆、一行之说,相去不会很远。这样,把克商年代定在公元前十一世纪之后的,主要是今人的很多说法,也可以排除。什么“克商年代有长年说、短年说”,不长不短取其中的创意,貌似公允而实不可取。毕竟是学术研究,没有折中,也不需要仲裁。

我们的单篇文章,《武王克商在公元前1106年》、《鲁世家与西周王年》只是想把问题说得更深入些。更多的人,需要的只是一个准确可靠的结论而已。

 

穆王在位五十五年,《史记》有载。昭王在位三十五年,有三十五年(郭沫若释为廿五年)小盂鼎可证。昭王在位三十五年,七十余岁故去,才可能有一个五十岁的儿子穆王即位。

西周前期的王年当是:

公元前1106年武王克商,在位二年;

公元前1104年成王元年,在位三十七年(含周公摄政七年);

公元前1067年康王元年,在位二十六年;

公元前1041年昭王元年,在位三十五年;

公元前1006年穆王元年,在位五十五年。

                           张闻玉      2015318-19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