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9博客

精神家园

 
 
 

日志

 
 

三皇 五帝 · 讲座  

2015-03-24 12:45:05|  分类: 古代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华文明起源——三皇五帝时代》讲座


贵州师范大学 历史研究院  桂珍明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楚辞·天问》),天地初始、万物化生,鸿蒙初辟,文明发轫。屈子一曲《天问》,纵横古今、考问遂古,时至今日泱泱中华五千载屹立世界东方,历史文化博大精深莫不肇始于此期之内。抚今追昔,探寻传统智慧;综观中外,弘扬中华文化。步入二十一世纪,世界联系更加紧密,中国一跃成为“世界工厂”,世界各地人流、物流亦不断涌入国内,各种文化纷纷聚会,大有“百舸争流”之势。美国之好莱坞大片,欧美名车,日本之卡通、加仑相机,韩国之韩剧、韩服,诸如此类不一而足……中西文化交流日益频繁,正如清华大学校歌的歌词“西山苍苍,东海茫茫,吾校庄严,岿然中央,东西文化,荟萃一堂”十分形象地道出此种情况。值此世界文化交流荟萃之际,我们伟大的中华文明不能只是新时期的加工者,这与数千载辉煌灿烂的历史文化积淀很不相称,不是中华之本色。中华文明继续向前发展,不能忽视了传统之力量,亦即不能忽视祖先们在一片榛莽中创造中华文化的历史过程与历史智慧,故中华文化伟大复兴,就是要恢复我们的文化传统,再加以创造推向新的高峰。此为自鸦片战争以来至今数代人必须肩负的历史使命。

针对上述情况,本讲《中华文明起源——三皇五帝时代》即要阐明中华文化起源之历史过程及发展变化。此讲以“三皇五帝时代”为中心,特设“学习之信念”、“遂古之初:三皇时代”、“人文日新:五帝时代”、“中华文明奠基期——三皇五帝时代”及“附录”五大子目,余下一一详述。

一  本讲学习之信念

学习历史、汲取智慧、传承文化乃人类文明进步之重要阶梯。一民族、一国家皆有固有的历史文化传统,那是每个民族对世界文明之伟大贡献。纵观上古世界中华文明与古埃及地中海、古巴比伦、古印度文明“四大文明”并驾齐驱,蔚为大观。至近代世界形成,鸦片战争打破古国之宁静,中华文明遂进入“历史的三峡” 峡谷,中华民族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百年巨变、百年沧桑,至1949年后天下初定、百废待兴,至20世纪末文化热、国学热相继兴起,此为中华文化立足新时代背景下的一次深刻地自省与自觉,故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历史课题提上日程,是为今日吾辈努力奋斗之方向,亦是本讲写作之缘起。

本讲主要讲述中华文明之起源,即“三皇五帝时代”,研习此阶段历史,必须具备以下诸信念:

其一:国民当知道本国之历史文化。钱宾四先生曰:“当信任何一国之国民,尤其是自称知识在水平线以上之国民,对其本国已往历史,应该略有所知。(否则最多只算一有知识的人,不能算一有知识的国民。)”(钱穆:《国史大纲》,<读史诸信念>)我们如果只知道别国历史文化,而不知道自己之所由来、不明自身历史文化之特质,就知识而言不能算无,就文化而言则有数典忘祖之嫌,其国民身份必然值得商榷,其在世界上亦无归属,与其他国家民族之民众相形之下必等而下之。

复次:中国人当知道中国历史文化。钱宾四先生曰:“每一个国家的公民都应该知道些关于他们自己本国的历史,中国人应该知道些中国史。中国史讲的中国人之本原和来历,我们知道了中国史,才算知道了中国人,知道了中国人之真实性与可能性,特异性与优良性。我们也可以说,知道了中国史才算知道了我们各自的自己。”(钱穆:《中国历史研究法》)学习历史文化,不仅仅是讲故事、扯闲谈时候的谈资,也不是拿来向外人炫耀我们曾经如何辉煌伟大的荣誉证,而是自世界历史进程中,在时空坐标中,找到自己的归属与位置,不至于在纷繁芜杂的现实环境中迷失自我。

复次:学习中国史须汲取历史智慧,认识和把握我们未来之路向。历史文化乃一民族发展历程之见证,立足今日,回溯昨天,面向未来,故钱宾四先生曰:“我们是中国人,只有在中国史里来认识我们自己。不仅要认识我们以往,并要认识我们的将来。”(钱穆:《中国历史研究法》)历史有很重要的一项功能即“认识”,鉴古以知今,彰往而察来,大到国家、小到一个家族、一个人,一个方块汉字皆有一部历史,明世事兴替变化之机,存亡得失之道,把握历史发展之趋向,皆需要历史根底,中华文化发展亦当如此。

复次:学习中国史在于凝聚民族力量,为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培基固本。中国之历史文化有中华大地上生存的各民族所创建,是现代中华民族最可宝贵的文化资源和文化财富。纵观世界历史,历史文化传统关系到一个民族的生死存亡,以以色列为例:公元前722年,亚述人灭以色列国,公元前586年,新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俘虏数万犹太人到巴比伦,史称“失踪的10个以色列部落”和“巴比伦之囚”。公元前334年希腊马其顿王亚历山大灭犹太国,犹太人第二次大流亡。公元1世纪罗马人镇压犹太人3次大起义,屠杀150多万人,彻底毁灭犹太圣殿圣城,50万幸存者全球逃亡。此后,犹太人流离失所,在世界范围内流亡,但是他们坚信自己的历史文化,坚信他们是上帝的选民,最终有一天弥赛亚会来拯救他们,使他们回到流着奶和蜜的迦南之地。正是凭借着对历史文化的信仰,犹太人飘散世界却没有忘记自己的根本,1948年犹太人在战火中重建了犹太以色列国家,此时距离犹太人第一次流亡已经长达2670年之久了。“犹太人流亡100多国,千年潜移默化,外貌体型、语言、文化习俗各异,但始终没有被同化。宗教文化如中流砥柱维系犹太民族,造就根深蒂固的犹太文化凝聚力。没有任何一个民族像犹太人那样,实实在在地不忘民族苦难,它深深融合在文化教育和习俗传统中,流淌在每个人的血脉中,犹太人因此成为最具凝聚力的民族。”(凤凰网:《犹太人:流亡多难两千年 回归兴邦六十载》)历史文化是一个民族不可磨灭的灵魂,是文化的基因,十分坚固而牢不可破。我泱泱中华亦是如此,辉煌之历史文化乃各族同胞齐心协力所创造,今日中华之疆域版图,亦是各族先辈开辟之结果,故中华文化是我们文化的内核和文化的基因,是各民族同胞的精神家园和文化宝库,是我们凝聚在一起,团结友爱、守望相助、共同奋斗的最坚实基础。研习中国史,特别是先秦历史文化,有助于培固中华文化之根本,实现永续发展之宏愿。

二  遂古之初:三皇时代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千字文》),混沌初开、阴阳相长,万物化生,黎民发皇。自盘古氏开辟以来,中华文化进入第一阶段,即三皇五帝时代或古帝时代,亦有神话时代、传说时代、英雄时代、酋邦时代或传疑时代之不同称谓,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要之,皆受进化论思想、实证主义思想或人类学、考古学诸种范式影响,其与中国历史相符几何有待进一步考量,此不一一赘述,唯阐明本族历史文化特质即可。“三皇时代”作为一历史阶段分期之概数,其中所举每一人物均为一时代文明演进之代表,故此段历史史料虽少、虽简,然有此历史记忆和无此历史记忆,则是文明与野蛮之绝大分际。此讲三皇时代,历来三皇说法虽多,此处采用“伏羲氏、女娲氏、神农氏”一说。

第一节 仰观俯察——伏羲氏

人类文明源于人们对外界环境之观察,日积月累经验积累遂成一定之制度文化。伏羲氏时期,中华先民开始了对外界之探索,俯仰之间之际化成万物,在一片苍莽的上古洪荒大地上生息繁衍,遂成文明之渊薮。

    伏羲氏源始:

太昊帝庖牺氏,风姓也,燧人之世,有巨人迹出于雷泽,华胥以足履之有娠,生太昊于成纪,蛇首人身,有圣德。

                               ——晋·皇甫谧《帝王世纪》

此为稽古之作,亦是现代关于伏羲氏之历史记忆,可备为一说。虽有神异之处,但处上古之世,历时弥远,虽有失真之处,亦有一定的历史根据,不似全为向壁虚造之辞。

伏羲氏时代之文明:

(一)观察世界,分别万物

 伏羲始画八卦,列八节而化天下。

                               ——《尸子》

古者庖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视鸟兽之文舆地之宜, 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易》八卦,以垂宪象。

                         ——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叙》

古之时未有三纲六纪,民人但知其母不知其父。能覆前而不能覆后,卧之怯怯,起之吁吁,饥即求食,饱即弃余,茹毛饮血,而衣皮韦。于是伏羲仰观象于天,俯察法于地,因夫妇,正五行,始定人道,画八卦以治天下,天下伏而化之,故谓之伏羲也。

                              ——东汉·班固《白虎通》

方上古之时,人民无别,羣物无殊,未有衣食器用之利。于是伏羲乃仰观象于天,俯观法于地,中观万物之宜,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

                                    ——《易纬乾凿度》

上述三则史料共同阐明了伏羲氏时代中国先民观察周边环境,文明肇始之发端。当时环境甚为恶劣、民众蒙昧,“民人但知其母不知其父。能覆前而不能覆后,卧之怯怯,起之吁吁,饥即求食,饱即弃余,茹毛饮血,而衣皮韦。”为其历史阶段真实写照。值此历史条件下,以伏羲氏为代表的中华先民于远近之际,上观天文、下查地理,象物垂宪以记事,化成八卦分别事物,创始之功诚伟大也!

(二)渔猎文明与婚制萌芽

庖牺氏作瑟。瑟,洁也。使人精洁于心,纯一于行也。庖牺氏作五十弦。

伏牺制以俪皮 嫁娶之礼。

氏臣芒作罗。芒作罔。

——《世本八种·作篇》秦嘉谟辑补本

宓牺之世,天下多兽,故教民以猎。

                                ——《尸子》

帝太昊作网罟,以田渔,取牺牲,故天下号曰炮牺氏。

                             ——《汉书·律历志》下

伏羲氏之时观察外物,始得文明之机,在社会生产方面以渔猎为主。在人民少而禽兽众的时代,“渔猎”是其典型特征。上述三则史料主要记载了伏羲氏时代发明罗、网,进行渔猎生产之史实,即“帝太昊作网罟,以田渔,取牺牲”也。同时在社会生产之外,中华先民审美与艺术亦在发明创造之中,礼仪制度初备,故曰:“庖牺氏作瑟。……伏牺制以俪皮嫁娶之礼。”

    仰观天文,以察时变;俯览地理,以揆物情;中度人文,化成天下。伏羲氏时期,先民观察天地人文之变,明物分类,发明创造,开创渔猎文明,创始之功毕见于此。

第二节 洪荒之母——女娲氏

     伏羲氏时期,华夏文明初步崭露头角,迨历史演进至女娲氏时期,母系社会进一步发展,婚姻制度亦在伏羲氏“俪皮”聘礼之外进一步向前发展之中。同时上古洪荒之灾来临,中华之老祖母为了营救亿兆子民辛勤劳作,后世遂有女娲补天之传说传世。

女娲氏源始:

女娲氏亦风姓也,承庖牺制度,亦蛇身人首,一号女希,是为女皇。

                               ——晋·皇甫谧《帝王世纪》

根据历史记载,女娲氏与伏羲氏出自同一氏族,故史料说“女娲亦风姓,承庖牺制度”,伏羲、女娲均为“蛇身人首”,其族源图腾 相同,另外亦有史料记载伏羲氏、女娲氏乃兄妹之传说,足见二者关系之近。

女娲氏时代之文明:

 (一)女娲补天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背方州,抱圆天,和春阳夏,杀秋约冬,枕方寝绳,阴阳之所壅沈不通者,窍理之;逆气戾物,伤民厚积者,绝止之。……考其功烈,上际九天,下契黄垆,名声被后世,光晖重万物。

                        ——西汉?刘安《淮南子·览冥训》

洪水传说与洪荒世界是人类历史上普遍经历的一个特殊时期。纵观世界各地,均有洪荒世界的历史记忆。地球历史发展至第四个冰河期后期,世界进入了全新世大西洋暖期,大约在距今4100年前后,温暖气候达到了顶峰。就在这一时期内,上古时期人类遭受了洪荒之灾,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每年泛滥,星月之地的人们认为善恶之神在左右着他们的命运,面对洪荒之灾、恶神的惩罚,他们造出伟大的“方舟”度过劫难。后来迦南之地犹太人的《圣经》完整的继承了这一历史存储器系,泽及欧美。与此同时,南亚也有洪水记忆,《百道梵书》中记载着摩奴登舟以及日后繁衍人类的传说。当然在美洲,东南亚,地中海都有着零零星星的洪荒记忆。与西方被动接受神灵拯救或恶神惩罚想比,在中华文明上古历史上,第一位氏族母女娲氏积极采取措施领导民众共度时艰,在榛莽之中为子孙后代赢得了生存空间,体现了中国先民不畏艰险、勇于奋斗、自强不息之伟大精神,后世子孙对始祖母女娲氏之评价十分贴切:“考其功烈,上际九天,下契黄垆,名声被后世,光晖重万物”。

(二)婚姻制度与礼乐文明

女娲祷祠神祈,而为女媒,因置昏姻。

——东汉·应劭《风俗通》

昔宇宙初开之时,只有女娲兄妹二人在昆仑山,而天下未有人民,议以为夫妻,又自羞耻。兄即与其妹上昆仑山,兄曰:“天若遣我兄妹二人为夫妻而烟悉合;若不使,烟散。”于是烟即合,其妹即来就兄,乃结草为扇,以障其面。今时人取妇执扇,象其事也。

——唐·李亢《独异志》卷下

女娲作笙簧。

    ——《世本八种·作篇》张澍稡辑补本

女娲氏在领导民众抵抗洪水之灾的同时,对中华民族之婚姻制度亦是有贡献的,古代婚姻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于此关系密切,故《风俗通》曰:“祷祠神祈,而为女媒,因置昏姻”,是为高禖信仰之起源。另外,在母系社会中,女娲时代婚制进一步演进,民间亦有伏羲姊妹传人种,兄妹为婚的传说,这在《瑶山古歌》和汉族创世史诗《黑暗传》中均有详细的记载,此种习俗是上古社会班辈婚之反映,班辈婚(族内群婚),源于自然分工,是人类婚姻关系的第一次重大进步,即第一次婚姻规则的出现。从婚姻形态上看已经走出了乱婚状态,实为一大进步,为后来族外群婚(普那路亚婚)奠定了重要基础,故此种历史记忆相当原始,绝非向壁虚造之辞。

    女娲氏时期发明“笙簧”,实乃文明演化进步之机,上承伏羲氏之时瑟之创造,下启神农之时音乐发明,中国古代礼乐文明正是在原始的发展历程中一步步走向成熟的。

第三节 五谷百草——神农氏

神农氏,亦称炎帝、赤帝,历山氏或烈山氏。总之,在上古母系社末期,神农氏时期原始农业产生,原始医药卫生亦随之诞生,随着社会生产之发展,生产力之提高,“日中为市”等商业交换活动亦肇始于此期之内,中国数千年之农业文明与皆出于神农氏时期。

神农氏源始:

炎帝神农氏,姜姓也。母曰任姒,有蟜氏女,登为少典妃,游于华山之阳,有神龙首感女登于常羊,生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有圣德。

                               ——晋·皇甫谧《帝王世纪》

根据史料可以看出炎帝神农氏,出于上古少典氏,同于黄帝。其母任姒,与大禹同姓,且神农氏姜姓,与西羌部族有亲缘关系。同时本为古羌部落,故其诞生便有羌族乃至今日藏族的鲁(龙)神信仰之痕迹。其次,炎帝生于华阳,其地为上古之秦岭,长于姜水,在宝鸡境内,地域接近,当有一定现实依据。其他地方,如湖北十堰有神农架、随州有烈山氏遗迹、湖南株洲有炎帝陵、延及南方越南亦有炎帝遗迹和传说,足见后世炎帝族群迁徙之广泛也。

神农氏时代之文明:

(一)农业发明

丈夫丁壮不耕,天下有受其饥者。妇人当年不织,天下有受其寒者。故其耕不强者,无以养生;其织不力者,无以衣形。

                              ——《文子·神农之法》

包牺氏没,神农氏作,斫木爲耜,揉木爲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

                                ——《周易·系辞下》

古之人民皆食禽兽肉,至于神农,人民衆多,禽兽不足,于是神农因天之时,分地之利,制耒耜,教民农作,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故谓之神农也。

——东汉·班固《白虎通》

神农之时,天雨粟,神农遂耕种之;作陶治斤斧,爲耒耜徂耨,以垦草莽,然后五谷与助,百果藏实。

——《逸周书》

民人食肉饮血衣皮毛,至于神农,以爲行虫走兽,难以养民,乃求可食之物,尝百草之实,察酸苦之味,教民食五榖。

——西汉·陆贾《新语·道基》

神农之前、伏羲、女娲之世,神州大地一片榛莽,民众生活依靠渔猎。至神农氏之时,人口繁衍增多,仅靠渔猎难以维持生计,即男女不劳作、不耕织便有冻饿之虞。神农氏时代,农业工具逐渐被发明出来,如“耒耜、斧斤”,进而辨土质、开垦土地教人们从事农业生产,实为上古社会农业诞生、农业革命之历史记忆,完整的反映了人类社会从原始渔猎经济向固定农耕经济转型的历史过程,为中华辉煌灿烂农业文明之先声。

(二)医药诞生

神农和药济人。

——《世本八种·作篇》秦嘉谟辑补本

古者民茹草饮水, 采树木之实,食蠃蠬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于是神农乃始教民播种五榖, 相土地宜,燥湿肥墝高下,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辟就。当此 之时,一日而遇七十毒。

——西汉·刘安《淮南子·修务训》

(神农氏)磨蜃鞭茇,察色腥,尝草木,而正名之。审其平毒,旌其燥寒,察其畏恶,辨其臣使,厘而三之,以养其性命而治病。一日间而遇七十毒,极含气也。

——宋·罗泌《路史·外记》

神农氏时期除了农业创始、发展之外,医药卫生亦于此时诞生。“民茹草饮水, 采树木之实,食蠃蠬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面对此种情况,神农氏时期智慧的中华先民对医药卫生开始探讨,故有“尝百草”之说,随着医药经验的总结,迨日后便是《神农本草经》之源头,开中华药学之先河,为中华民族生息繁、发展壮大准备了良好的条件。

(三)商业兴起与创造发明

(神农)日中爲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盖取诸《噬嗑》。

——《周易·系辞下》

神农作琴。神农琴长三尺六寸分。上有五弦,曰宫、商、角、征、羽。

                 ——《世本八种·作篇》秦嘉谟辑补本

琴,禁也。神农所作,洞越练朱,五弦,周加二弦,象形。

——《说文解字》

神农耕而作陶。

——《太平御览》八三三卷引《逸周书》佚文

神农氏时期随着农业发展,物流交通亦兴起,故有“日中之市”。同时,随着物质生产之发展,神农氏时期琴等乐器和陶器均有发明,相对于伏羲氏、女娲氏时期,中华文明在进一步演进当中。礼乐文化因子进一步显现出来。

伏羲氏时期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近取诸身,远取诸物,此期之内为中华文化初胎之特征,即渔猎文明阶段。女娲氏时期为典型母系社会,故有兄妹为婚之传说存世,同时上古洪荒之灾来临,女娲氏时期止洪水、创制婚姻礼仪,是为中华民族的第一位老祖母。神农氏炎帝时期,社会进一步发展,农业创生。这在人类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医药亦于此时诞生,意义着实重大,另外神农氏“日中为市”当为古代经济发展之表征。从伏羲氏、女娲氏到神农氏,即传统意义上的三皇时代,中华文明孕育于此阶段之内。

三 人文日新:五帝时代

    上古文明在“三皇时代”奠基,之后陆续积累,历数千载之久,至“五帝时代”终成浩大之规模。黄帝时期,文明发展一日千里,与神农氏时期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部族战争兴起,打破了农业社会的宁静。舟车、文字之发明,衣裳、冠冕、宫室之创制,中医理论诞生,皆为一时之间之大事,在继承的基础上具有很多原创性。从帝颛顼到帝舜,此期之内上古民族冲突与民族融合持续进行着,随着民族分化组合,华夏族逐渐形成。同时,帝尧时期洪水肆掠,整个民族投入到了治水的浩大工程中,至帝舜时期大禹领导部众制服洪荒之灾 ,华夏民族获得了新的生存空间和发展契机,社会在继续向前发展,历史正悄然地发生变化,一个新的时代即将来临。另外,五帝之历史记载以《史记·五帝本纪》最为系统,故此处从之,不再单独说明。

第一节 人文始祖——黄帝

黄帝时期承炎帝神农氏而来,其间社会变革剧烈,文化发展迅速,工具器物创获颇多,后世蒙其惠泽。另外,黄帝时期随着部族发展冲突加剧,战争兴起,这与三皇时代相比发生了绝大之变化,亦不可忽视。

黄帝源始:

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黄帝时代之文明:

(一)征伐止乱

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

(黄帝)五十二战而天下咸服。

——西晋·皇甫谧《帝王世纪》

神农之世,卧则居居,起则于于。民知其母,不知其父,与麋鹿共处,耕而食,织而衣,无有相害之心。此至德之隆也。然而黄帝不能致德,与蚩由战于涿鹿之野,流血百里。

——《庄子·盗跖》

神农之世,一派农业文明发端之样貌,也可从其中看出尚处在母系氏族社会“民知其母,不知其父”;民衆与野兽生活在一起,但是有个很重要的信息“耕而食,织而衣,无有相害之心”,自食其力民心淳朴。但是到了黄帝之世,形势大变。“黄帝不能致德,与蚩由战于涿鹿之野,流血百里。神农氏衰败,黄帝随之而起,开军事武力征伐之端,着实不同于往日甯静的农耕文明,“据此可以看出在炎帝、黄帝之际中国社会发生了一场大的变革,姑且称之爲‘炎黄变革’”。(桂珍明,曹亚楠:《<庄子>所载黄帝史迹述论》,《沧桑》,2014年第1期)

(二)发明与创造

①管理天下,制度初建

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鸡头。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迁徒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置左右大监,监于万国。万国和,而鬼神山川封禅与为多焉。获宝鼎,迎日推筴。举风后、力牧、常先、大鸿以治民。顺天地之纪,幽明之占,死生之说,存亡之难。时播百谷草木,淳化鸟兽虫蛾,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劳勤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有土德之瑞,故号黄帝。

黄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②婚制演进,族群扩大

司空季子曰:“同姓为兄弟。黄帝之子二十五人,其同姓者二人而已,唯青阳与夷彭皆为纪姓。青阳,方雷氏之甥也。夷彭,彤鱼之甥也。其同生而异姓者,四母之子,别为十二姓。”凡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姬、酉、祁、纪、滕、箴、任、茍、僖、姞、儇、衣是也。唯青阳与苍林氏同于黄帝,故皆为姬姓。

                                ——《国语·晋语四》

黄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黄帝二十五子,得姓十四人,则不得姓者有十一人,其得姓与不得姓,正好处在母系氏族社会与父系氏族社会交替之际,上承女娲、神农氏母系社会的群婚、班辈婚,下启帝舜时代从夫居的父系社会婚姻形态,其转折交替意义重大,是我国上古婚制发展演变的重要一环。同时,黄帝姬姓分化出很多其他的姓氏,则从事实上证明了华夏族开枝散叶发展兴旺,为日后中华多元壹体的格局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黄帝时代平定天下之后仍有渔猎游牧文明之特征,即“迁徒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直到商周时期均有多次迁徙,足见其影响之深远。此外,在管理方面初创制度,如设“左右大监,监于万国”;民事管理方面则有“风后、力牧、常先、大鸿”,观象察时变,致力民事农耕,华夏民族文明程度进一步提高。

②发明创造,文明之光

黄帝造火食。黄帝作旃。黄帝作冕。…伯余作衣裳,于则作扉屦。史皇作图。

——《世本八种·作篇》秦嘉谟辑补本

交通:

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干》《坤》。刳木爲舟,剡木爲楫,舟楫之利,以济不通,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涣》。

——《周易·系辞下》

黄帝作舟车以济不通,旁行者天下,方制万里。画野分州,得百里之国万区。

                         ——东汉·班固《汉书·地理志上》

文书:

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

——西汉?·刘安《淮南子·本经训》

轩辕始造书契、服冕、垂衣,故有衮龙之颂。

——东晋·王嘉《拾遗记》

宫室:

天下人民野居穴处,未有室屋,则与鸟兽同域,于是黄帝乃伐木构材,筑作宫室,上栋下宇, 以避风雨。

                                ——西汉·陆贾《新语》

黄帝作宫室,以避寒署,此宫室之始也。

                             ——东汉·班固《白虎通》

音律:

昔黄帝令伶伦作爲律。伶伦自大夏之西,乃之阮隃之阴,取竹于嶰溪之谷,以生空窍厚钧者,断两节间--其长三寸九分--而吹之,以爲黄锺之宫,吹曰舍少。次制十二筒,以之阮隃之下,听凤皇之鸣,以别十二律。其雄鸣爲六,雌鸣亦六,以比黄锺之宫,适合;黄锺之宫皆可以生之。故曰:黄锺之宫,律吕之本。黄帝又命伶伦与荣将铸十二锺,以和五音,以施英韶。

——秦·吕不韦等《吕氏春秋·仲夏纪·古乐》

医理:

黄帝命雷公岐伯论经脉,旁通问难八十,爲《难经》,教制九针,着《内、外术经》十八卷。

——晋·皇甫谧《帝王世纪》

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者也。故生之来谓之精;两精相搏谓之神;随神往来者谓之魂;并精而出入者谓之魄;所以任物者谓之心;心有所忆谓之意;意之所存谓之志;因志而存变谓之思;因思而远慕谓之虑;因虑而处物谓之智。

故智者之养生也,必顺四时而适寒暑,和喜怒而安居处,节阴阳而调刚柔。如是则僻邪不至,长生久视。

——《黄帝内经灵枢·本神》

上述史料记载了黄帝时期中华文明之发达概况,各种器物制度亦在这一时期被发明出来。制造舟车、宫室,发明衣服、冠冕,民众基本生活环境有了很大的改观;文书创制与音律制度始出,由单纯的乐器制造上升到乐理,中国上古之礼乐文明前进了一大步;农业进步与医学理论逐渐形成,《黄帝内经》等重要医书均与此时代有莫大之联系。正如柏杨先生所说“中国古文明被认爲完成于他(黄帝)一人之手。他发明了人们希望是他发明的一切东西,大至社会制度,小至日常使用的零星物件。……黄帝王朝大概是一个发明狂的时代,几乎人人都会随时发明一些什麽。”(柏杨:《中国人史纲》)

黄帝与神农( 赤帝) 易代之际,战争走上历史舞台。在“权力传承”与“民族形成”方面,“战争”取代了以往技术革新或发明创造而成爲权力交接、民族形成的主要方式。《左传》成公十三年载“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先秦时期国家最重要的事情是“祭祀”和“军事”。“祭祀”主要在精神文化层面发挥作用,而“军事”则産生于现实社会之发展,与精神文化相比更具有直接性和广泛性。(桂珍明:《<黄帝伐赤帝>与先秦时期民族融合关系》,《华夏文化》,2013年第4期)黄帝时代文明大大超出三皇时期,是在新的基础上对三皇时代文明成果的继承与发展,中华文明在此阶段内获得了长足的发展,故人们自称炎黄子孙均与此时辉煌灿烂的古文明有直接的联系。


第二节 绝地天通——帝颛顼

 帝颛顼是黄帝时期之后的另一个新的时期,按照《大戴礼记·帝系姓》、《史记·五帝本纪》等所载颛顼为黄帝之孙,依照历史发展来看,当为民族融合之结果,故称为“帝颛顼时代”更为恰当。关于帝颛顼之史料不多,《史记》之中亦是寥寥数句。结合先秦时期其他典籍之记载,颛顼时期大事有二,一为绝地天通,民事与神事分流;其二为与共工氏族征战,当为上古民族冲突之历史记载,不可忽视。

颛顼源始:

帝颛顼高阳者,黄帝之孙而昌意之子也。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大戴礼记·帝系姓》、《史记·五帝本纪》均记载帝颛顼为黄帝之孙。“黄帝有二十五子,得其姓者十四人”(《史记·五帝本纪》),然史籍之中,黄帝与嫘祖所生青阳与昌意较为出名,其后皆有天下。昌意降居若水,娶蜀山氏女昌仆而生颛顼。由历史发展之实际忖度之,黄帝为众多部族、古帝王之祖,当为上古部族分化组合之结果,因而许多氏族之关系重叠,故有此现象,史籍亦会如此记载。另外从古族地域分布来看,黄帝战于涿鹿(浊鹿、独鹿),都于新郑,颛顼生于鄀水(南阳)、都于濮阳帝丘,十分接近,关系必相近也。(详细考证见杨名,桂珍明:《颛顼诞生地若水的历史地理考》,《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05期)

颛顼时代之文明:

静渊以有谋,疏通而知事;养材以任地,载时以象天,依鬼神以制义,治气以教化,絜诚以祭祀。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阯,西至于流沙,东至于蟠木。动静之物,大小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属。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昔者共工与颛顼争爲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西汉·刘安《淮南子·天文训》

昭王问于观射父,曰:“《周书》所谓重、黎寔使天地不通者,何也?若无然,民将能登天乎?”

对曰:“非此之谓也。古者民神不杂。民之精爽不携贰者,而又能齐肃衷正,其智能上下比义,其圣能光远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聪能月彻之,如是则明神降之,在男曰觋,在女曰巫。是使制神之处位次主,而爲之牲器时服,而后使先圣之后之有光烈,而能知山川之号、高祖之主、宗庙之事、昭穆之世、齐敬之勤、礼节之宜、威仪之则、容貌之崇、忠信之质、禋洁之服,而敬恭明神者,以爲之祝。使名姓之后,能知四时之生、牺牲之物、玉帛之类、采服之仪、彜器之量、次主之度、屏摄之位、坛场之所、上下之神、氏姓之出,而心率旧典者爲之宗。于是乎有天地神民类物之官,是谓五官,各司其序,不相乱也。民是以能有忠信,神是以能有明德,民神异业,敬而不渎,故神降之嘉生,民以物享,祸灾不至,求用不匮。

及少皞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夫人作享,家爲巫史,无有要质。民匮于祀,而不知其福。烝享无度,民神同位。民渎齐盟,无有严威。神狎民则,不蠲其爲。嘉生不降,无物以享。祸灾荐臻,莫尽其气。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常,无相侵渎,是谓绝地天通。……”

——《国语·楚语下》

帝颛顼时代延续黄帝时期文明的足迹继续发展,在诸多进步之中,明神人之分意义重大,“养材以任地,载时以象天,依鬼神以制义,治气以教化,絜诚以祭祀”(《史记?五帝本纪》)面对“民神杂糅,不可方物。夫人作享,家爲巫史,无有要质。民匮于祀,而不知其福。烝享无度,民神同位。民渎齐盟,无有严威。神狎民则,不蠲其爲。嘉生不降,无物以享。”的情况,足见随着文明发展,引发思想混乱,原因在于民事与神事杂糅,而帝颛顼时期能够认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火正黎”司地以属民,则在天人关系的认识上有了划时代的变化,是宗教起源的必要条件。同时,帝颛顼与共工氏争帝,是上古民族冲突与融合的史实,这仅仅是个开始,帝尧、帝舜时期与共工氏仍有冲突,故有“流共工于幽都”之记载,此处不一一赘述。

第三节 古族始源——帝喾

帝喾高辛氏时期是承帝颛顼之后另一新的历史阶段。帝喾上承黄帝、颛顼时期,下啓帝尧、帝舜时期,具有中间过渡之特征。就目前传世史料来看,记载亦是比较匮乏的。然综观此期之内历史记载,帝喾之时延续了帝颛顼之时的文明成果,其贡献主要在于观象与处理民族关系。

帝喾源始:

帝颛顼生子曰穷蝉。颛顼崩,而玄嚣之孙高辛立,是为帝喾。

帝喾高辛者,黄帝之曾孙也。高辛父曰蟜极,蟜极父曰玄嚣,玄嚣父曰黄帝。自玄嚣与蟜极皆不得在位,至高辛即帝位。高辛于颛顼为族子。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帝喾高辛氏,从其族源上来看亦属黄帝系统。当然这是民族融合整合之功效,上文已然说过。帝喾为商周二族共同尊崇的祖先,当为上古一大事。

帝喾时代之文明:

重黎爲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日祝融。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爲重黎后,复居火正,爲祝融。

——西汉·司马迁《史记·楚世家》

帝喾卜其四妃之子,而皆有天下。上妃有邰氏之女也,曰姜原,氏産后稷;次妃有娀氏之女也,曰简狄,氏産契;次妃曰陈锋氏,産帝尧;次妃陬訾氏,産帝挚。

——西汉·戴德《大戴礼记·帝系》

帝高辛生而神灵,自言其名。普施利物,不于其身。聪以知远,明以察微。顺天之义,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脩身而天下服。取地之材而节用之,抚教万民而利诲之,历日月而迎送之,明鬼神而敬事之。其色郁郁,其德嶷嶷。其动也时,其服也士。帝喾溉执中而遍天下,日月所照,风雨所至,莫不从服。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帝喾高辛氏之时“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足见民族冲突在继续,故在帝颛顼时代共工与颛顼争帝之后,仍旧作乱。同时,重黎本是帝颛顼时期被重视的氏族,而在共工氏之乱的过程中,重黎部因作战不利被诛杀,祝融之职位发生更替,吴回代替重黎祝融之职位,楚人祖先走上历史舞台。同时《大戴礼记》记载,帝喾之后四字皆有天下,有一定的历史依据,至少商人之高祖夔(据王国维考定,“夔”爲“帝喾”之名,因形讹而成“夋”。)、周人弃之祖先均归之于帝喾,则是有很深的现实影响的。


第四节 历象日月星辰——帝尧

帝尧时期,洪水肆虐,怀山襄陵。此期之内三苗、共工、讙兜、鲧四凶族亦趁势兴起,治水之事大业未竟。然则,帝尧时期继续发展帝喾时期文明成果,在观象授时方面取得了重大的进展,此为本阶段一件重大史事也,不可等闲视之。

帝尧源始:

帝喾娶陈锋氏女,生放勛。娶娵訾氏女,生挚。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而弟放勛立,是为帝尧。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此处帝尧时代继帝挚之位而来,按《大戴礼记·帝系》之记载,帝挚、帝尧皆为帝喾次妃陈锋氏所生之子,皆为幼子,其继位似乎是幼子继承制,后世蒙古及北方游牧之族皆有此项制度。由此观之,此项史实当有很深的历史根源,观此可明其一二也。

帝尧时期之文明:

(一)观象授时

(帝尧)乃命羲、和,敬顺昊天,数法日月星辰,敬授民时。分命羲仲,居郁夷,曰旸谷。敬道日出,便程东作。日中,星鸟,以殷中春。其民析,鸟兽字微 。申命羲叔,居南交。便程南为,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中夏。其民因,鸟兽希革。申命和仲,居西土,曰昧谷。敬道日入,便程西成。夜中,星虚,以正中秋。其民夷易,鸟兽毛毨。申命和叔;居北方,曰幽都。便在伏物。日短,星昴,以正中冬。其民燠,鸟兽氄毛。岁三百六十六日,以闰月正四时。信饬百官,众功皆兴。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帝喾之时“历日月而迎送之”,改易重黎祝融之官,在观象上有了一定进步。至帝尧时代,“乃命羲、和,敬顺昊天,数法日月星辰,敬授民时。”,羲、和之官掌观象之事,同时观象范围扩大,由之前观日月,到日、月、星、辰,同時明确观象目的在于“敬授民时”,按照历法节气组织农业生产是十分重要的。中国古代农业社会,生产活动安排组织全耐“观象授时”,根据《吕氏春秋·月令》所记气候异常之时往往导致农业生产活动受影响,国家因此会动荡不安,足见“羲、和”之官,职责重大,中国古代农业文明高度发达亦与观象授时成功有莫大的联系。同时,帝尧时期得出一年的天数为“岁三百六十六日”与今日之观象很接近,另外知道“以闰月正四时”,调节时间与气候,历法之如此精准,诚乃古代世界之翘楚也,足见中华先民之智慧。

(二)治水与流放凶族:

尧曰:“谁可顺此事?”放齐曰:“嗣子丹朱开明。”尧曰:“吁!顽凶,不用。”尧又曰:“谁可者?”讙兜曰:“共工旁聚布功,可用。”尧曰:“共工善言,其用僻,似恭漫天,不可。”尧又曰:“嗟,四岳,汤汤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有能使治者?”皆曰鲧可。尧曰:“鲧负命毁族,不可。”岳曰:“异哉,试不可用而已。”尧于是听岳用鲧。九岁,功用不成。

讙兜进言共工,尧曰不可而试之工师,共工果淫辟。四岳举鲧治鸿水,尧以为不可,岳强请试之,试之而无功,故百姓不便。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于是舜归而言于帝,请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四罪而天下咸服。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帝尧之时洪水旁割,情势危急。丹朱、共工皆不堪大任,四岳举荐崇伯鲧,治水多年无所成就。共工氏、讙兜氏伪巧,崇伯鲧治水不利,与此同时三苗部族作乱,与帝尧部族发生了冲突,上古部族冲突与融合正在进行着。面对危局,流放四凶族以安天下,按照今日民族学之眼光看,“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似乎有移民边疆开垦拓殖之作用,当然此项影响在上古社会十分重大,华夏族先民走向四方,产生了许多新的民族,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在上古之时已有此项成绩,因此今日之汉族与周边兄弟民族的亲缘关系均与此期变化有着重大之联系,多民族构成中华民族于此则有现实的血缘和文化依据,值得我们发现和珍视。

(三)禅让制度:

尧曰:“嗟!四岳: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践朕位?”岳应曰:“鄙德忝帝位。”尧曰:“悉举贵戚及疏远隐匿者。”众皆言于尧曰:“有矜在民间,曰虞舜。”尧曰:“然,朕闻之。其何如?”岳曰:“盲者子。父顽,母嚚,弟傲,能和以孝,烝烝治,不至奸。”尧曰:“吾其试哉。”于是尧妻之二女,观其德于二女。舜饬下二女于妫汭,如妇礼。尧善之,乃使舜慎和五典,五典能从。乃遍入百官,百官时序。宾于四门,四门穆穆,诸侯远方宾客皆敬。尧使舜入山林川泽,暴风雷雨,舜行不迷。尧以为圣,召舜曰:“女谋事至而言可绩,三年矣。女登帝位。”舜让于德不怿。正月上日,舜受终于文祖。文祖者,尧大祖也。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禅让制度乃上古社会一项重要的创建,套用西方的话语就是军事民主制,在元首年老时通过民主推举将元首之位传给贤者,即传贤制度。从上述史料看,帝舜之所以能够继承元首之位,原因在于其德行高尚,故四岳及群臣都举荐他,其美好的德行在于“盲者子。父顽,母嚚,弟傲,能和以孝,烝烝治,不至奸。”之后再以女考验其品行,考验其政治才能,一切条件均符合,故有禅让之举。同时此项记载符合《礼记?礼运》之要旨“大道之行也,天下爲公。选贤与能”。禅让制兴盛于五帝时代,至后世封建兴起,禅让遂衰,若东汉至曹魏、西晋亦有禅让,皆为篡逆正名而已,当然不可否认上古传统之孑余在后世之反映也。


第五节 平治水土——帝舜

    帝舜时期居于五帝时代之末,洪水之患、民族冲突逐渐偃息,进入一个整合的阶段。此期之内禅让制继续发展,同时在社会政治层面职官分化与设置、礼乐文明及刑法政教亦走上历史舞台,超越了帝尧时期流放四凶族之文明程度,一个划时代的变化即将来临。

帝舜源始:

虞舜者,名曰重华。重华父曰瞽叟,瞽叟父曰桥牛,桥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穷蝉,穷蝉父曰帝颛顼,颛顼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自从穷蝉以至帝舜,皆微为庶人。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揆诸五帝世系皆出于黄帝,故帝舜为颛顼之后世子孙亦是民族融合之功也。然帝舜时期以庶人登元首之位,诚乃历史发展之重要阶段也。

帝舜时期之文明:

(一)帝舜之德行:    

舜父瞽叟盲,而舜母死,瞽叟更娶妻而生象,象傲。瞽叟爱后妻子,常欲杀舜,舜避逃;及有小过,则受罪。顺事父及后母与弟,日以笃谨,匪有解。

    舜,冀州之人也。舜耕历山,渔雷泽,陶河滨,作什器于寿丘,就时于负夏。舜父瞽叟顽,母嚚,弟象傲,皆欲杀舜。舜顺这不失子道,兄弟孝慈。欲杀,不可得;即求,尝在侧。

舜年二十以孝闻。三十而帝尧问可用者,四岳咸荐虞舜,曰可。于是尧乃以二女妻舜以观其内,使九男与处以观其外。舜居妫汭,内行弥谨。尧二女不敢以贵骄事舜亲戚,甚有妇道。尧九男皆益笃。舜耕历山,历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雷泽上人皆让居;陶河滨,河滨器皆不苦窳。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尧乃赐舜絺衣,与琴,为筑仓廪,予牛羊。瞽叟尚复欲杀之,使舜上涂廪,瞽叟从下纵火焚廪。舜乃以两笠自扞而下,去,得不死。后瞽叟又使舜穿井,舜穿井为匿空旁出。舜既入深,瞽叟与象共下土实井,舜从匿空出,去。瞽叟、象喜,以舜为已死。象曰“本谋者象。”象与其父母分,于是曰:“舜妻尧二女,与琴,象取之。牛羊仓廪予父母。”象乃止舜宫居,鼓其琴。舜往见之。象鄂不怿,曰:“我思舜正郁陶!”舜曰:“然,尔其庶矣!”舜复事瞽叟爱弟弥谨。于是尧乃试舜五典百官,皆治。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虞舜早年“父瞽叟顽,母嚚,弟象傲,皆欲杀舜。”舜不失子道,兄弟孝慈,可谓能齐其家者也;舜“耕历山,历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雷泽上人皆让居;陶河滨,河滨器皆不苦窳。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可谓能治其国也;帝尧以“五典百官”为试,虞舜皆治,足见其有平天下之能也。虞舜德行贤良,故可得帝尧之禅让。

(二)帝舜之治理:

①巡狩天下:

于是帝尧老,命舜摄行天子之政,以观天命。舜乃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遂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辩于群神。揖五瑞,择吉月日,见四岳诸牧,班瑞。岁二月,东巡狩,至于岱宗,祡,望秩于山川。遂见东方君长,合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脩五礼五玉三帛二生一死为挚,如五器,卒乃复。五月,南巡狩;八月,西巡狩;十一月,北巡狩:皆如初。归,至于祖祢庙,用特牛礼。五岁一巡狩,群后四朝。遍告以言,明试以功,车服以庸。肇十有二州,决川。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帝舜摄政期间巡狩天下,此亦一大制度创建。由黄帝时期开始“迁徒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到巡狩制度建立,文明亦在继续向前演进。巡狩之目的在于审查天下之情况以适时调节,《孟子·告子下》曰“天子适诸侯曰巡狩,诸侯朝于天子曰述职。春省耕而补不足,秋省敛而助不给。入其疆,土地辟,田野治,养老尊贤,俊杰在位,则有庆;庆以地。入其疆,土地荒芜,遗老失贤,掊克在位,则有让。一不朝,则贬其爵;再不朝,则削其地;三不朝,则六师移之。”足见巡狩之重要也。

②设置职官与礼乐政教

而禹、臯陶、契、后稷、伯夷、夔、龙、倕、益、彭祖自尧时而皆举用,未有分职。于是舜乃至于文祖,谋于四岳,辟四门,明通四方耳目,命十二牧论帝德,行厚德,远佞人,则蛮夷率服。

舜谓四岳曰:“有能奋庸美尧之事者,使居官相事?”皆曰:“伯禹为司空,可美帝功。”舜曰:“嗟,然!禹,汝平水土,维是勉哉。”禹拜稽首,让于稷、契与臯陶。舜曰:“然,往矣。”

舜曰:“弃,黎民始饥,汝后稷播时百谷。”舜曰:“契,百姓不亲,五品不驯,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在宽。”舜曰:“臯陶,蛮夷猾夏,寇贼奸轨,汝作士,五刑有服,五服三就;五流有度,五度三居:维明能信。”

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扑作教刑,金作赎刑。眚灾过,赦;怙终贼,刑。钦哉,钦哉,惟刑之静哉!

舜曰:“谁能驯予工?”皆曰垂可。于是以垂为共工。舜曰:“谁能驯予上下草木鸟兽?”皆曰益可。于是以益为朕虞。益拜稽首,让于诸臣朱虎、熊罴。舜曰:“往矣,汝谐。”遂以朱虎、熊罴为佐。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上古之时职官未分,帝舜时期上古职官分化设置逐渐明了。帝尧时期“禹、臯陶、契、后稷、伯夷、夔、龙、倕、益、彭祖自尧时而皆举用,未有分职”,而帝舜时期大禹为司空,弃为农官后稷,契为司徒,皋陶为士董理刑法,垂做共工之官,伯益作虞,掌草木鸟兽,朱虎、熊罴辅佐;伯夷掌礼、夔典乐,龙为纳言,余次各有职分。皋陶作刑法,当是对上古刑法典则之总结。《尚书·吕刑》记载蚩尤之时“苗民弗用灵,制以刑,惟作五虐之刑曰法。杀戮无辜,爰始淫爲劓、刵、椓、黥”,五刑已备,至帝舜时期皋陶为士,掌管五刑则是社会管理逐渐规范化之表现也。

舜曰:“嗟!四岳,有能典朕三礼?”皆曰伯夷可。舜曰:“嗟!伯夷,以汝为秩宗,夙夜维敬,直哉维静絜。”伯夷让夔、龙。舜曰:“然。以夔为典乐,教稚子,直而温,宽而栗,刚而毋虐,简而毋傲;诗言意,歌长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能谐,毋相夺伦,神人以和。”夔曰:“于!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舜曰:“龙,朕畏忌谗说殄伪,振惊朕众,命汝为纳言,夙夜出入朕命,惟信。”舜曰:“嗟!女二十有二人,敬哉,惟时相天事。”三岁一考功,三考绌陟,远近众功咸兴。分北三苗。

此二十二人咸成厥功:臯陶为大理,平民各伏得其实;伯夷主礼,上下咸让;垂主工师,百工致功;益主虞,山泽辟;弃主稷,百谷时茂;契主司徒,百姓亲和;龙主宾客,远人至;十二牧行而九州莫敢辟违;唯禹之功为大,披九山,通九泽,决九河,定九州,各以其职来贡,不失厥宜。方五千里,至于荒服。南抚交阯、北发,西戎、析枝、渠廋、氐、羌,北山戎、发、息慎,东长、鸟夷,四海之内咸戴帝舜之功。于是禹乃兴九招之乐,致异物,凤皇来翔。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

先秦时期上古社会一切文明成果皆在帝舜时期完备。如伏羲氏作琴、女娲做笙,创制婚礼典则,神农做琴,黄帝时期制音律、创文字图书,帝颛顼时期绝地天通,帝喾观象日月,帝尧历象日月星辰,流放四凶,应对洪水泛滥,至帝舜时期,上述种种功业皆成,实爲三皇五帝时代之总结也。

三皇时代与五帝时代之交在炎黄之际,至帝舜时期定型。炎帝神农氏衰落之时,蚩尤作乱,黄帝“五十二战”而天下咸服,代神农氏而爲天子,历史发展进入五帝时代。黄帝时期上承三皇文明之端绪,诸多发明在此阶段内诞生,如衣服冠冕、宫室、文字等,此等进步一日千里,必须铭记。另在医药方面黄帝与岐伯之论亦是此文明表现,医学理论逐渐形成,它与神农时期药学理论共同构成了中华中医学两个重要源头。黄帝时期文明辉煌,后世子孙称黄帝爲人文始祖着实恰当。帝颛顼之时,社会继续演进,其文明发展的表征在于“绝地天通”,神事与民事分流,有民神杂糅到民神不杂。帝喾时期,史事无多,要之则共工与之争神,民族冲突与分化,上古民族始分化至此爲甚爲剧烈。帝尧时期民族冲突继续,诸如流放四凶族等,此期之内文明演进之迹在于观象授时之成功,如“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帝曰:“咨!汝羲暨和。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尚书·尧典》),观象授时对于农业民族、农业文明关系重大。帝舜时期,最大的历史课题在于整治洪水与制度建构,此期延续帝尧时期而来,因爲治水,则大禹、臯陶、后稷、契等登上历史舞台,各司其职,亦是文明演进的表征,职官分化,礼乐文化于兹爲盛,至帝舜晚年禅位给崇伯禹,五帝时期至此终结。大禹治水,划爲九州,任土作贡,开华夏文明之新篇章,中华文明起源——三皇五帝时代至此告一段落,历史的车轮正在滚滚向前,一个全新的历史时代即将开启。

四 中华文明奠基期——三皇五帝时代

三皇五帝时代乃中华文明诞生之初期,其间创获颇多,中华先祖在榛莽的洪荒大地上筚路蓝缕、辛苦创业,始开五千年古老文明之先河。对于此段史事,自近代实证主义及科学主义兴起以来。皆以为三皇五帝时代为神话传说,乃后人附会之结果。

近代疑古思潮兴起,此派学者从传世文献形成的角度讲三皇五帝时代之史实“还原”,大禹被考证成为一条虫。基本认定周以上的历史全为神话传说时代。这种观点在所谓新科学实证主义背景下形成的,语出惊人却未必完全符合历史文化之实际情况,无不透露出深深地民族自卑感。

迨殷墟甲骨发现,王国维、罗振玉等学者开拓甲骨学考证商代之存在,商代始为信史。时至今日,西方所作中国先秦史亦是以商代为起点的,以《剑桥中国先秦史》为例,夏含夷、鲁惟一教授编写该书时将考古与传世文献分开记载,且中国之文明时代自商朝开始,没有夏朝,这也是世界学界之普遍认识。现在我们来换个方式看问题,在古西方,盲人荷马所传诵的《荷马史诗》记载着了西波战争诸多上古史事,人们凭借史诗找到了庞贝古城,足见其记忆不误。古印度之历史文化则集中在四部吠陀经中,可为其族之信史。

神话与历史之关系在于,神话之产生均有一定的历史背景,神话历史化与历史神话化交互作用的过程之中,是以历史神话化为主的,可以这样认为:神话也是远古社会先民的历史记忆的一种,从这种意义上看,凡是历史记忆,哪怕是碎片,皆是可敬的。纵观人类历史,野蛮与文明最初和最大的分际就在于记忆,犹如计算机二进制计数一样,“0”代表无,“1”代表有,有无之际即为文明野蛮之分。西方文化哲学家卡西尔说过:“神话是人类文明中最古老最伟大的力量之一。它与人类的全部活动紧密相联,它与语言、诗歌、艺术以及早期历史思想是不可分割的。”(恩斯特卡西尔:《国家神话》)

从人类社会发展的阶段来看,“大抵“三皇说”所指诸人,是中国祖先处于史前各个不同文化阶段的象征。有巢、燧人、庖牺(伏羲)分别代表蒙昧时期的低级、中级、高级三个阶段;神农代表野蛮时代的低级阶段;女娲则是更早的创世纪式的神人,在神话中又和伏羲结合创造人类。“五帝说”所指诸人,主要是父系家长制的部落联盟盛期及其解体时实行军事民主制时期的一些部落酋长或军事首长人物。(刘起釪:《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卷》)

三皇五帝时代即一般意义上的传说时代,其中固然有一定的神话成分,但不能完全否定其中所存在的历史质素和中华民族先民早期艰苦奋斗的历程。不承认其历史性,就会全盘抹煞神话和传说对民族文化传承和历史延续所做出的重大贡献,就会从历史的基因上否定中华民族存在的历史文化基础。三皇五帝时代是中华文明发展的第一期,后世辉煌文明皆肇始于此。同时,炎、黄二帝作爲全体中华民族象征性的共同祖先,是民族意识和民族精神的集中体现,是民族和国家发展的重要精神动力,对内化民族凝聚力,团结全体中国人都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否认三皇五帝时代则从现实的基础上否定了中华民族的来源,必将陷入民族虚无主义的泥淖。今日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重新研习三皇五帝时代,不是要发思古之幽情,不是拿着神话作为茶余饭后闲扯的噱头,也不是炫耀自己曾经多么辉煌悠久的标本,而是在新时代深入思考和认识民族所走过的艰辛历程,从中汲取智慧、凝聚力量为中华文化永续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此讲之大义明也。


五 附录

    上述一讲所采取三皇五帝之说仅为目前最为通行之说法,其他文献之中尚有其他系统,兹一一列叙如下,以备参考:

三皇说八种:

(1)天皇、地皇、泰皇(《史记·秦始皇本纪》);

(2)燧人、伏羲、神农(《尚书大传》、《白虎通义》);

(3)天皇、地皇、人皇(《太平御览》);

(4)伏羲、女娲、神农(《风俗通义》);

(5)伏羲、祝融、神农(《白虎通义》);

(6)伏羲、神农、共工(《通鉴外记》);

(7)自羲农,至黄帝。号三皇,居上世。(《三字经》);

(8)伏羲、神农、黄帝(《帝王世纪》、《古微书》)。

五帝说九种:

先秦西汉五帝4种世系说:

①太皞—炎帝——黄帝——少昊——颛顼(《吕氏春秋·十二纪》、《礼记·月令》);

②庖牺——神农——黄帝——尧——舜(《易传·系辞下》、《战国策·赵策》);

③黄帝——颛顼——帝喾——尧——舜(《世本》、《大戴礼记·五帝德帝系》);

④白帝——青帝——赤帝——黄帝——黑帝(《史记·封禅书》)。

东汉及以后5种五帝世系说:

①少昊——颛顼( 高阳) ——帝喾(高辛)——尧(唐帝)—— 舜(虞帝)(《汉书?律历志志》、伪《古文尚书序》、《帝王世纪》);  

②喾——尧——舜— 禹— 汤(《汉书·王莽传》);

③东方太皞— 南方炎帝— 西方少昊— 北方颛顼— 中央黄帝;《楚辞·惜诵》(王逸《楚辞补注》);

④东方青帝灵威仰——南方赤帝赤熛怒——中央黄帝含枢纽——西方白帝白招拒——北方黑帝汁先纪(《周礼·天官》 贾公彦疏);

⑤黄帝—少昊——颛顼——帝喾—尧(《路史·发挥》罗泌、《资治通鉴外纪》刘恕)。

古文献中的上古帝王:

  [尊]卢氏、赫胥氏、乔结氏、仓颉氏、轩辕氏、神农氏、桍(?)丨氏、  氏之有天下也,皆不授其子而授贤。其德酋清,而上爱【1】下,而一其志,而寝其兵,而官其材。于是乎喑聋执烛, (瞀) (工)鼓瑟,跛躃守门,侏儒爲矢,长者 厇(宅?),偻者 数,瘿【2】者煮盐,厇 者渔泽, 弃不 。凡民俾 者,教而诲之,饮而食之,思役百官而月青(请?)之。故当是时也,无并【3】 □氏之有天下,厚爱而薄敛焉,身力以劳百姓【35B】 □于是乎不赏不罚,不刑不杀,邦无飢(?)人,道路无殇【4】死者。上下贵贱,各得其 (所)。四海之外宾,四海之内贞(庭)。禽兽朝,鱼鳖献,有无通。匡天下之政十又九年而王天下,三十有七【5】年而 终。

昔尧处于丹府与藋陵之间,尧戋 而 = (赛?),不劝而民力,不刑杀而无盗贼,甚缓而民服。于是乎方【6】百里之中率,天下之人就,奉而立之,以爲天子。于是乎方圆千里,于是乎 板正立,四向 禾(和?),怀以来天下之民。【7】其政治而不赏,官而不爵,无励于民,而治乱不共(?)。故曰:贤及□ 【43】是以视贤,履地戴天,笃义与信。会在天地之间,而 (包)在四海之内, (毕)能其事,而立爲天子。尧乃爲之教,曰:“自【9】内(纳)焉,余穴窥焉,以求贤者而让焉。”尧以天下让于贤者,天下之贤者莫之能受也。万邦之君皆以其邦让于贤【10】 □□□贤者,而贤者莫之能受也。于是乎天下之人,以【11】尧爲善兴贤,而卒立之。

昔[者]舜耕于 (历)丘,陶于河滨,渔于雷泽,孝养父母,以善其亲,乃及邦子。

尧闻之【13】而美其行。尧于是乎爲车十又五乘,以三从舜于畎亩之中,舜于是乎始免蓻(笠)、幵(肩)耨菨(锸), 而坐之子(兹)。尧南面,舜北面,舜【14】于是乎始语尧天地人民之道。与之言政,敓(率)简以行;与之言乐,敓(率)和以长;与之言礼,敓(率)敀而不逆。尧乃悦。尧【8】  [尧乃老,视不明,]听不聪。尧有子九人,不以其子为后,见舜之贤也,而欲以爲后。【12】[舜乃五让以天下之贤者,不得已,然后敢受之。]

舜听政三年,山陵不 (处),水潦不洞(通),乃立禹以爲司工(空)。禹既已【23】受命,乃卉服、箁箬帽、芙蓻,□足□ 【15】 面干皵,胫不生(之)毛。□濏湝流,禹亲执枌(畚)耜,以陂明都之泽,决九河【24】之 (阻),于是乎夹州、徐州始可处。禹通淮与沂,东注之海,于是乎竞州、莒州始可处也。禹乃通蒌与易,东注之【25】海,于是乎 州始可处也。禹乃通三江五湖,东注之海,于是乎荆州、扬州始可处也。禹乃通伊、洛,并里〈瀍〉、涧,东【26】注之河,于是乎豫州始可处也。禹乃通泾与渭,北注之河,于是乎 州始可处也。禹乃从汉以南爲名谷五百,从【27】汉以北爲名谷五百。

 ——《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贰)《容成氏》(参见陈剑释文)

黄帝之帀(师):女和、章人、保侗。

尧之相焌=(舜,舜)又(有)禹=(禹,禹)又(有)白(伯)?(夷),又(有)?(益),又(有)史皇,又(有)咎【一】囡(囚、陶)。

 ——《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叁)《良臣》(具体参见知北游释文)

子独不知至德之世乎?昔者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陆氏、骊畜氏、轩辕氏、赫婿氏、尊卢氏、祝融氏、伏牺氏、神农氏,当是时也,民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乐其俗,安其居,邻国相望,鸡狗之音相闻,民至老死而不相往来。若此之时,则至治已。

                                ——《庄子·外篇胠箧第十》

重要参考文献:

[1](汉)司马迁(撰),顾颉刚点校.史记[M].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第二版。

[2] (清)李道平(撰),潘雨廷点校.周易集解纂疏[M].北京:中华书局,1994年版.

[3](汉)宋衷注,(清)秦嘉谟等辑.世本八种[M].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版.

[4] (清)马骕(撰),王利器整理. 绎史[M].北京:中华书局,2002年版.

[5] (清)王聘珍.大戴礼记解诂[M].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版.

[6]桂珍明.《史记?·五帝本纪》五帝世系与先秦时期民族融合的关系[J].《剑南文学》(经典教苑),2012年第10期。

[11]桂珍明,曹亚楠. 《庄子》所载黄帝史迹述论[J].《沧桑》,2014年第1期;

[12]桂珍明. 颛顼诞生地若水的历史地理考[J].《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5期。

[13](美)路易斯·亨利·摩尔根 着,杨东蒓,马雍,马巨 译著.古代社会[M].北京:上午印书馆,1977.

[14](德)马克思.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摘要[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8.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