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9博客

精神家园

 
 
 

日志

 
 

一篇 远古时代的 “纪实文学”  

2015-12-12 19:14:06|  分类: 周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篇远古时代“纪实文学”

《星光月刊》    刘孝存


  博大精深的《周易》六十四卦,分“上经”和“下经”两大部分。其上经三十卦,是论

述“天道”的,其下经三十四卦,则属描述“人事”。 
  下经三十四卦依次为:咸、恒、遯、大壮、晋、明夷、家人、睽、蹇、解、损、益、夬、姤、萃、升、困、井、革、鼎、震、艮、渐、归妹、丰、旅、巽、兑、涣、节、中孚、小过、既济、未济。 ——四十二个字,竟然言简意赅地写出了一篇远古时代的“纪实文学”!

 

  一篇远古时代的“纪实文学”,破译“人”的世界。

  一、人有男女之分,天下的人,全都是男女交合而生的。    〔咸,为“全”、“都”。咸的象形字为“看,又像男、女二人。斧,古为“父”;砧,为捶或砸东西时垫在底下的器具。斧、砧合为一,象征男女交合,引申为夫妻。远古时期,没有“夫妻”一词,“咸”示其意。〕

二、男女交合,才可子嗣不绝;生生息息,人类才会永远延续下去。    〔恒,为经常、常常、永久的、固定的、平常、一般。男、女之间,经常发生关系,习以为常,且长久是这样的。〕

三、可是有一天,男人从女人的居住地不辞而别了。    〔原始的群婚制向一夫一妻制过渡中的婚配形式为“对偶婚”。起初,对偶婚实行男子在晚上拜访女子;后来实行“从妻居”,即男子迁到女方的居住地。“对偶婚”没有独立的“家庭经济”,夫妻间也没有独占的同居生活。此卦的卦名表明,一男一女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日子后,男人“逃走”隐去了——即不辞而别。〕(注:遯,遁,逃离、逃遁。)

四、男人为什么不辞而别呢?因为他自以为很强壮,可以单独去闯荡世界了。此外,他还认为屈居女人之家,有点委屈、不自在。    〔大壮,很健壮。〕

五、离开了女人家,男人向前边走去,他要见一见更加广大的世界。   〔晋,为“进”。〕

六、但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男人在外边闯荡世界的时候,负了很重的、明显的创伤。
  〔明夷,为明显的创伤。夷,即“痍”。这里没有说男人为什么受伤,受了什么伤。估计是遭到猛兽的伤害,或者是他人的伤害,也可能是得了重病。当时还没有城镇,男人离“家”出走,只能在森林、原野上流浪。〕

七、负了伤,需要休养、调养。还在荒野上流浪是不行的。躺倒在那里更不行,男人只能回“家”——回到从前与其同居过的女人的身边。   〔家人,为“家”中之人。〕

八、由于男人不辞而别,女人很伤心、生气;如今,负了伤的男人又回来了。女人意想不到,所以有些惊奇,转而又余怒未消,瞪起眼睛,甚至还会说:“你还回来干嘛!”   〔睽,为违背、不合、睁大眼睛注视的样子。〕

九、面对女人的惊奇和余怒,男人很尴尬,他跛着腿走进“屋”,说话结结巴巴的,一副落魄的样子。
  〔蹇,为困苦、不顺利、口吃、结巴、跛。〕

十、女人终于可怜起男人,特别是发现男人受了重伤以后。她原谅了他。两人之间的芥蒂解除了,和解了。   〔解,为分解、融化、和解、排解、消除〕

十一、女人和男人和解了,但毕竟发生过男人不辞而别的事情,所以女人和男人之间的关系已恢复不到原先那种两情相依、互无猜忌的状态。由此,两人的情感也受到了损害。     〔损,为减少、损害、丧人。〕

十二、然而感情是一个奇妙的东西,特别是男女之情;虽然有所损失,但也有所增益。如果说刚一天始男、女二人相好同居并不相互了解,只是一时生情的话,那么,如今彼此之间就看得更清楚了。这当然也是有好处的。   〔益,为增加、好处。〕

十三、彼此看清楚了,男女之间的那种特殊的神秘感或“光环”也就消失了。时间一长,彼此都产生了失望感、厌倦感,再一闹矛盾,两人之间的关系便彻底完结了。
  一切都不可挽回了,男人再次出走。(注:夬,决断。这里指男人决心出走。)
  十四、男人出走以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又与另外的一个女人不期而遇。在这女人的“家”中,男人受到了款待。   〔遭遇、对待、款待、机会〕(注:姤,邂姤,相遇。)

十五、男有心,女有意。于是,男人便在这一女人的“家”中留下来,和“第二个女人”开始了同居生活。    〔萃,为聚集。〕

十六、男欢女爱,两情相洽,男、女之间的关系一天比一天密切。   〔升,为上升、登。〕

十七、“新婚”虽好,但时间一长便会令人感到疲乏。毕竟是“从女居”,男人产生了一种被困住了的感觉,不免有些苦恼。    〔困,为困窘、困倦、疲乏、被困。〕

十八、男人的苦恼越来越强烈。在女人这里“客居”,当家做不了主,进退不得自由,他产生了一种好像在井中一般的限制和包围。为天地的窄小,他感到困惑。   〔井,为水井。这是一种比喻。〕

十九、女人察觉到男人的心绪不佳,便询问男人倒底怎么了。男人说没什么,只是感觉生活太单调、太乏味了。女人得知男人并没有心变情移的意向,便放心了;但她明白,这种状况必须要有所改变。
  〔革,为改变、变革。〕

二十、怎么改变这单调的生活、创造出新鲜的生活气息呢?女人和男人商定好,将周围的邻居和亲朋好友请过来。他们用陶鼎煮兽肉和禽肉。众人围着火堆,边吃边喝,且歌且舞。
  〔鼎,为古代煮东西用的器物。〕

二十一、欢聚歌舞,情绪高涨。酒足饭饱,两情欢洽。就这样,女人有了身孕。
  当他们的孩子降生以后,男人和女人都很激动。    〔震,为震动。震又有“shēn”音,与“娠”通。娠,即怀胎。震在后来也象征长子。震亦代表雷。雷响发生震动。〕

二十二、在孩子降生后的一段时间里,其他的活动(男人外出打猎,女人收集果实等)都暂时停止了。男人在家中照顾女人和孩子,感到天地窄小的苦恼也随之忘却。     〔艮,有阻挡、停止、限制、约束的意味。艮在八卦符号中代表山。〕

二十三、激情止息,欢愉不止。男人对女人对孩子的情感,化作了涓涓细流。
  〔渐(jiān),为“浸”、浸染。〕

二十四、男人终于有了“归宿感”。他的身心归附了这个家、这个女人及他和女人的孩子。从此,他便安心而居,再也不想不辞而别了。    〔归妹,即身心归附于“妹”。归,为归附、归属、归还。妹,为妹妹;亲戚中同辈而年纪比自己小的女子为妹。这里指女人、自己的女人。〕

二十五、男人在女人这里安下心来以后,便一心一意地协助女人营造他们的“家园”。
  二人齐心协力,便有了丰富的收获,生活开始安稳、富足起来。    〔丰,为富足、丰富。〕

二十六、生活富足了,不愁吃喝,但是男人又开始感到不满足。不过这一次他没有不辞而别,而是和女人讲好了,他只是到外边去走一走,过些日子就会回来。    〔旅,为旅行。不过古人的旅行不同于现代概念的旅行。古人的旅行,有出去走一走的意思,后来为外出经商,所以有“商旅”一词。〕

二十七、男人到外边去旅行,于旅途中又遇见一个女子。他再次进入新相识的女子的“家”门,并在那里居住下来。    〔巽,为八卦卦名,代表风。风是无孔不入的,因此巽有“入”的意思。〕

二十八、男人再遇新欢,喜悦异常。     〔兑,为八卦卦名,代表沼泽。兑又有“yuè”音,因此通“悦”,即喜悦。兑的象形字也含有欢喜之意。〕

二十九、然而男人并没有忘记原先的“家”中还有女人和孩子,也没有忘记临外出前所说的话。所以,虽然欢悦,他还是离开了这个新遇的女人。     〔涣,为离散、散开。〕

三十、一个讲信用、有责任感的男人,就必须能够节制自身的欲望。    〔节,为节制、节约。〕

三十一、男人本来就说“出去走一走”,结果他果真又回到女人和孩子身边。这叫说话算话,讲信用。他的回归,叫女人信服。     〔中孚,为内里或对内讲信用,也可说令人内心信服。中,为“内”、“里”。孚,为信用、为人所信服。〕

三十二、讲信用,有责任感,并且能够节制自己欲望,实际上是一种超越。
  〔小过,为较小的超越。过,为走过、经过、胜过、超越。〕

三十三、一个能够有所超越的人,可以度过人生的险滩,能够成就较大的事业。
  〔既济,为已经过河。既,为完了、终了、已经。济,为过河、渡、成。〕

三十四、然而生活是没有止境的,过了一关又一关。旧的去了,新的又来。宇宙万物,人生诸事,无穷无尽。一个人,只要活着,他就不可能达到那个“完成式”的彼岸。    〔未济,为没有完成,即事无止境。〕

后 记  

破译《周易》下经三十四卦,可见这四十二个字,实际上是写于远古时代的我国第一篇“纪实文学”。
  这篇“纪实文学”,是我国母系氏族社会末期的一个男人的生活写照。同时,这也是一个很有“典型意义”的男人的生活经历及其心态描述,并且包含着对他的评价。这一篇极其有意义的“纪实文学”(或“报告文学”),隐含着一个重大的历史、社会信息——从这个男人的经历和心态来看,男人已不安于过“从妻居”(或“从女居”)的生活。他已经困惑,厌倦,已经感觉到了自身的力量,并且向往着更加广阔的世界。他的行为和心态表明并预示着:一个以男人为中心的父系氏族社会即将走上历史的舞台!易学中的太极、两仪、四象、八卦,并非神妙莫测、扑朔迷离。两仪中的阴爻和阳爻,最早应是象征女阴和男根的符号。由这对基本符号组成的八卦,则系示意天象和大自然状态的符号;甚至可以说,八卦是最原始的文字,或者是原始文字的前身。
  八卦曾力图包罗宇宙万物,但却力不从心,不足以象征或表现宇宙万物的千变万化。于是,处心积虑的人们将八卦重叠,进而推演为六十四卦。六十四卦的卦象,也是用来描述和象征天象及大自然的,后来才与人类的社会生活发生联系,从而记述了母系氏族社会末期的“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故事”。

注:《读者》1994年第8期有同样一篇文章,标题是: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故事。言之成理,就是一家之言。这就是《易经》。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