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9博客

精神家园

 
 
 

日志

 
 

古汉语双宾语句的正例、变例  

2014-04-10 12:31:21|  分类: 古代汉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汉语双宾语句的正例与变例

一、古代汉语双宾语句式

(正例:一般条例)

 

 

 

    讲古代汉语,双宾语句式总是要提到的。遍阅近人著述所及,或失之简略,或失之疏陋。无法尽释古文中丰富多彩的双宾语事实。笔者就教学中涉及的一些例子,归纳出种双宾语句。稍加阐释,希望于初学者有益。

    第一种:归(馈)孔子

    这是标准的双宾语句式。同样的例句还有:

    1.公语之故,且告之悔。 《左传·隐公元年》

    2.赐我先君履。 《左传·僖公四年》

    3.野人与之块。 《左传·僖公二十三年》

    4.令媪尊长安君之位。而封之以膏腴之地,多予之重器。 《战国策·赵策》

    5.此所谓“藉寇兵而盗粮”者也。 《谏逐客书》

    6.请京,使居之,谓之京城大叔。 《左传·隐公元年》

    7.又奉其而献之武王。 《韩非子·和氏》

    8.今王之地方五千里,而专属之昭恤。 《战国策·赵策》

    9.楚有直躬,其父窃羊而之吏。 《韩非子·五

    动词后而有直接宾语和间接宾语,古代汉语句型是—致的。用“把”字提前一个宾语的办法译成今语。就会出现两种形式。1—5例,“把”字只能提前直接宾语。“语之故”(把原因说给他);“告之悔”(把自己的后悔告诉他);“与之块”(把筐拿给他)。6—9例,“把”字又只能提前间接宾语了:“谓之京城大叔”(把他叫做京城大叔);“献之武王”(把它献给武王)。除了称谓性的句式(如例6)“把”字提前的都是指物的宾语。有人把指人的宾语,不管在前在后,统称之为近宾语。把指物的宾语统称为远宾语。似不可如此强分,不如重词序的好。

    第二种:为鲁连寿

    这是动词“为”带双宾语的句式。“为”字的含义多种多样,在句子中的具体意义取决于后面的宾语。“为鲁连寿”等于“为鲁连为寿”。“为寿”即“祝寿”。“为鲁连为寿”中两个“为”字的地位并不是平列的。应是直接宾语的“为”义是主,带间接宾语的“为”义是次。“为”字更不能视为介词。动词“为”带双宾的句式应该看成是连动式的省略。唯其省略,才可以补上。这也是我们赞成取消介词另立“次动词”一类的理由之一。这种句式,“为”字的含义偏重于远宾语(即直接宾语)。上例译成今语就是“给鲁仲连祝寿”。同样的例句还有:

    1.姜氏何厌之有,不如早为之所。 《左传·隐公元年》

    (为之所,给他安排处所)

    2.孟尝君曰:为之驾,比门下之车客。 《战国策·齐策》

    (为之驾,给他备办车驾)

    3.重为之礼而归之。 《左传·成公三年

    (为之礼,给他举行欢送礼仪)

    4.吾不忍为之民也 战国策·赵策》

    (为之民,给他老百姓)

    5.君子疾夫曰欲之而必为之辞。 《论语·季氏》

    (为之辞,给它说些话)

    6.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论语·先进》

    (为之小,给他小相)

    下面加“· ”的词,表示“为”字词义重心之所在。

    第三种:饮赵盾酒

    动词“饮”与两个宾语组成两种关系。与直接宾语是支配关系,对间接宾语它又是使动用法了。“饮赵盾酒”即“使赵盾饮酒”。所以这种双宾语句式应看成是兼语式的省略。为了不致误解为“饮赵盾之酒”“饮赵盾酒”之“饮”字读去声。破读虽是强调了“饮”字的使动用法,实际是确立了这种双宾语句式。例句有:

    1.秋九月,晋侯饮赵盾酒,伏甲将攻之。 《左传·宣公二年

    2.欲弗与,则请除之,无生民心。 《左传·隐公元年》

    (生民心,使民生异心)

    3.(晏子)启门而入,枕尸股而哭。 《左传·襄公二十五年》

    又:子产禭之,枕之股而哭之。 《左传·变公三十一年》

    (杜注:“以公尸枕己股)

   4.杀囚,衣之王服而流诸汉。 《左传·昭公十三年

   (衣之王服,给他穿上王服)

   5.吾欲辅重耳而入之晋,何如? 《韩非·十过》

   (入之晋,使他回晋国)

   6.均之二策,宁许以负秦曲。 《史记·廉列传》

   (负秦曲,使泰国负曲)

   7.今驱民而归之农,皆著于本。 《贾谊·论积贮疏》

   (归之农,使之归农)

    第四种:奈若(汝)何

    一般语法书都把“如何”、“若何”、“奈何”视为文言的一种固定格式,又说当中可以插入代词、名词或其他词语。古汉语句式有“如…何”、“若…何”、“奈…何”。这种句式从上古延续到近代的文言,长命不衰。任何句子都是可以分析的,任何词组也是可以分析的,一直分析到词。奈何、若何、如何,作为词组是显见的,我们得承认它是动宾词组,“何”作宾语。其实,“何如”与“如何”用法不尽相同,而语法形式却是一样的,都是动宾式,是文言中一种常见句式。唯其常见多用,才可合可拆,插入其他成分而不影响语意的表达。比较“以为”与“以……为……”句式,比较“何为”与“何……为”句式,都有相同的效果。而“如……何”句式,中间插入的部分,该是什么地位?纵观“如……何”句式,中间再插入的其他成分,不可能是主语、谓语,也不能看成状语、补语,从句法分析来说,这个插入部分也只能视为宾语,不可能做其他成分理解。例句有:

1  陈文子见崔武子曰:将如君何?  左传·襄公二十三年》(名词)

2  以君之力,曾不能损父之丘,如太形王屋何? 列子·汤问》(名词)

3  年饥,用不足如之何? 论语·》(代词)

4  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  论语·》(动宾词组)

 敞邑以政刑之不修,寇盗充斥,无若诸侯之属辱在寡君者何? 《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偏正词组)

    6  以残年余力,曾不能毁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列子·汤问

    7  一薛居州,独如宋王何?  孟子·文公下

    8  寇深矣,若之何?  左传·僖公十五年

    9  虞奈若何?  史记·项羽本纪

    10  钱粟已足甲兵有余,吾奈无箭何?  韩非子·十过

    11  其人曰:奈地坏何?   列于·天瑞

    12  势不同而理同,如吾民何?  柳宗元·送薛存义序

    13  吾如有萌焉何哉! 孟子·告子》

    从大量例句可以看出,插入部份以代词、名词为主,插入主谓词组(如例11)或动宾词组(例4、例10)实在不多见,而独独不能插入动词,因为动词一般不处在宾语的地位。这的确是一个特殊的双宾语句式。

    用张汝舟先生“线标注字法”分析13,应是:

               如  (王)       焉  何  哉

             主  谓   主    谓  宾      宾

                           

    中间插入的是“(王)有萌焉”,是一个主谓词组。

    近日偶翻《杨家府演义》发现,使用这种双宾语句式也不少,如:

    北番乘来寇,其奈何(106页)

    不然,其如素餐何(178页)

    老国公金玉论也,其奈朝廷昏暗何(296页)

    被言纵辩论有理,其奈汝官卑职小何(181页)

    又,王曰:“寡人之过一至此乎!为之奈何?”《史记·传》

“为之奈何”即“奈之何”。如果视介词为动词,“奈之何”实在是“为之奈何”这种连动形式的省略。

    这种句式除了充当谓语之外,往往用在动词之前,整个儿充当状语。如:

    例14  君臣之义如之何其废之?    论语·微子

    例15  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    左传·襄公三十一年

    例16  若之何其以病败君之大事也?    左传·成公二年

一般语法书将“如…何”作为凝固结构看待,不再作分析,而插入的名词、代词或词组更没有作出任何交代。如果我们而对语言事实,视之为双宾语句,就不致产生无法解说的尴尬。

 

 

 

 

二、古汉语中的特殊双宾语句

(变例:特殊条例)

  

双宾语句是古代汉语的常见句式,一般情况是不难识别的。如:谓之京城大叔,不如早为之所,晋侯饮赵盾酒,枕之股而哭之……        

这里提出几种并不为语法界所认同的特殊双宾语句式引起讨论利于古汉语语法研究的深入。

 

 

 一、自结明主 

 

 

 古汉语中的“自”,属反身代词,而在句于中却并不充当主语。充当主语的是“己”。体味如下词组:自杀——杀自己,自珍——珍爱自己,自欲——欺骗自己,自言自语——说给自己,自毙——使自己倒下去,……。

 “自”与动词结合,放在动词前,事实上是动词的宾语。它与动词的组合,要么是一般动宾关系(自杀、自欺),要么是使动关系(自毙、自喜)。本来就这么简单。而语法界只注意到它放在动词之前,往往是当状语处理的,这显然与事实不合。

在解释这种句式时,有的语法书用“自己x x自己”来说明,也与古人语义相违。

弄明白“自杀”这一动宾关系词组,才能进一步探讨与之相关的双宾语句式。

例1  所以自惟上之不能纳忠效信,有奇策才力之,自结明主……报任安书

按:这里的“自结”是使动关系,后面宾语“明主”是显见的。动词“结”前有宾语“自”,后有宾语“明主”。“自结”,使自己结交。结交谁?明主。只能这样分析。

例2  自求多福。诗·文王

例3  其敢以许自为功乎?左传·隐十一

     其自为谋也则过矣。左传·成二

     楚子玉自为琼、玉缨,之服也。左传·僖二十八

例4  自毁其家以楚国之难。左传·庄三十

例5  自惮其牺也。左传·昭二十

     雍子自知其罪而赂以买直。左传·昭十四

例6  宋襄公有以自取之。谷梁僖·二十二

     余必自取之。左传·昭十三

按:“取”,使动关系。自取之,让自己得到它。

《春秋》经传多有“自伐郑”、“自伐卫”、“自伐戎”、“自伐策”、“自伐楚”、“自伐秦”、“自伐吴”、“围郑”、“自救陈”等用语,将“自”视为反身代词,也只能作双宾语句式看待。今人“自”释为“亲自”,看做状语,不失为一种处理办法。如果遵从语法的一致性,将“自x”视为动宾关系,就可统一处理了。

 我们承认“自·动是动宾结构,“自”是宾语前置,那么“·动”结构后面紧跟的名词该怎么处理?除了视为动词的宾语,也别无选择。这就出现了另一种形式的双宾语句。

7  太史公曰:自矜功伐,奋其私智而不师古。  《史记·项羽本纪》

    按:自矜,夸耀自己;功伐,指武力征伐之功。

8  相提而论,是自明扬主上之过。  《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

按:明扬,明白地宣扬;自明扬,使自己明扬;宣扬什么?主上之过。

9 公与语,不自知(膝)之前席也。   《史记·商君列传》

    按:不自知,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膝)前于席。

10  见桓司马自为石椁,三年而不成。  《礼记·檀弓》

按:为石椁,造石椁;自为石椁,给自己打造石椁。

 

 

二、所避风雨

 

 

这种句式,动词的两个宾语一个在动词前,一个在动词后。代词“所”充当宾语必须在动词前,疑问代词作宾语一般也有同样要求。例:

1  其北陵,文王之所避风雨也。 《左传·僖公三十二年》

2  诺,君之所使之。 《战国策·赵策》

 皆外立其德,而以治乱天下者也,法之所无用也。 《庄子·胠篋》

4  独籍所杀汉军数百人。 《史记·项羽本纪》

5  至吴将下,所杀伤数十人。 《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

按:两句句型同。例5可补充为“所杀伤(吴军)数十人”。所”字复指,还是提前的宾语。

6  王所赐金帛,归藏家。 《史记·廉颇相如列传》

7  时为将,身所奉饭饮而进食者以十数。 《史记·廉颇列传》

按:“所赐金帛”“所奉饭饮”句型同。“所”为前置宾语,复指宾语“金帛”“饭饮”。

8  孟尝君待客坐语,而屏风后常有史,主记君所与客语。 《史记·孟尝君列传》

按:所与客,与那客人。“所”为复指,作“与”的前置宾语。

9  两惧不仁,何相问姓名?  《越绝书·荆平王》

按:相问姓名,问他姓名。“相”是指代人的,不是副词,也不作状语。“何”是疑问副词。

10  夫晋国将守唐叔之所受法度,经纬大夫以序之。 《左传·昭公二十九年

11  所爱其母者,非爱其形也。  庄子·充符

    12  所谓故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 孟子·粱惠王下

13  今之所谓良臣,古之所谓民也。 《孟子·告子下》

14  太后曰:诺,君之所使之。    《战国策·赵策》

15  夫所借衣车者,非亲友则兄弟也。 《战国策·赵策》

16  和氏壁,天下所共传宝也。  《史记·廉列传

17  李斯曰:此韩非之所著书也。 《史记·老韩列传》

18  乃丹书帛曰:“陈胜王”置人所鱼腹中。 《史记·陈涉世家》

19  此真吾于所愿从游。 《史记·郦生列传》

20  起,取武阳所持地图。 《战国策·燕三》

语法书都不承认这种双宾语句式。有的回避,有的视“所”为“所以”或“所于”的省略。如果真是省略,就能够补充进去。可是,补充进去又不像话。总不能说成“此韩非之所以著书也”或“此韩非之所于著书也”。补一个“以”或“于”,不仅于文意不通,且变更了句子的内部结构关系。省略是不可取的。后面例句应该给我们一点启发。“谁为君”,作为“为”字带双宾语应列在第二种句式。“谁为”是宾语提前,列在此,与“所避风雨”句式全同,更有比较意义。“谁为君”即“为谁为君”(给谁当君王)。“为”的含义偏重在“君”的一面。同理“所避风雨”即“避那个风雨”。“所”为代词,仍指风雨。“风雨”是避的对象。动词之义偏重在“风雨”。用今语译出,语法关系就变了:“躲避风雨的地方”,再也看不出双宾语关系了。当然,谁也不会凭今译确定古语的语法关系。

 同理,“所使之”即“使所使之”。所,作为代词复指。

     总之,13例中的“所”都应看成复指,宾语意义实在,与动词的关系才会紧密牢固。只有这样,才有条件构成双宾语句。

这种句式,只有承认“所·动”是动词性的,后面才能带上宾语。有的语法家视“所·动”为名词性,作后面名词(中心词)的定语。如果这样理解,在“取武阳所持地图”、“所喜荆卿可使也”等句子里还勉强可通,因为这类句子“所·动+宾”之前或之后还有另一动词。遇上前面或后面并无其他动词就格难通了,如“独籍所杀汉军数百人”之类。

我们说,“所·动”是动词性的,“所·动+宾”仍然是动词性的。“夫所借衣车者”这种者字词组,“者”宇前必须是动词性词组;“身所奉饭饮而进食有连词“而”,连接着两个动词性词组。“所借衣车”、“所奉饭饮”乃动词性词组无疑,其他各例也应该看成动词性的。要是我们不拘于陈见,将这种“所·动+宾”句式看成双宾语句式,不是更确当吗动词的两个宾语一个在动词前,一个在动词后。代词“所”充当宾语必须在动词前,动词的直接宾语就放在后面了。王克仲同志文章是否认“宾+动+宾”这种句型的,语言事实证明了这种句式的存在,前已论及。只要承认“所·动”的动词性,是动宾词组;“所·动+宾”这种句式的双宾语地位就自然确立了。

    问题不在这种句式是否是双宾语句,在于应该如何看待两个宾语与动词的关系以及“所”字的作用。我们说,动词后面的宾语是直接宾语,与动词的关系最紧密,“所”字仍有指代作用,在句中是间接宾语。“所”字的作用是泛指、虚指动作行为的对象,直接宾语是特指,实指。以“此韩非之所著书也”为例,也可以说成“此韩非之所著也”,“之”是取消句子独立性的结构助词,“所”起着代词“之”的作用,即“韩非著之也”。“所”字的代词性是明显的,“所·动”词组的动词性也是明确的,只是“所”字替代作用比较显得空泛,未具体落实罢了。现在加进一个具体实在的直接宾语“书”,构成双宾语句。“所”字的代词性能自然就弱化,甚至虚化了。由于“所”的代词性能弱化,加之处在动词之前这种特殊位置,后面再跟一个意义具体的宾语才有可能

    有的语法家认为“所”字后面隐含了一个“以”字。隐含不是省略,不必补充进去,只是意念上需用“所以”来理解。如“其北陵,文王之所避风雨也”,意念上可理解为“所以避风雨”,“所”替代“北陵”,即“文王凭它躲避风雨”。在表原因、表凭借的句子里尚可拴释,因为“所以”有表原因、表凭借的作用,在其他句子里就无法说“隐含”了一个“以”字了。看起来,隐含说也是颇有局限的。

为遵从语法的一致性原则,把“所”字看做动作行为的泛指、虚指,另一宾语看成动作行为的实指、特指。把“所·动+宾”句式视为双宾语句.仍不失为一个较好的处理方法。

有人会说,“所”字既有替代作用,这种句式里的“所”又如何用今语表达或翻译呢?首先,并非所有的代词在句子里都可以用今语来表达或翻译。如与“所”字相当的代词“之”,有时只是虚指,实际无所代,而形式上又作为宾语放在动词后面。如“填然鼓之”、“不介马而驰之”、“苗淳然兴之矣”、“比至,皆亡之”等句中的“之”,形同虚设的宾语,是无法用今语来表达或翻译的。“所·动+宾”这种双宾语句中的“所”字,也有类似的特点。

其次,泛指与特指或虚指与实指的两个词组成词组,往往只能突出特指、实指的意义面掩盖了泛指或虚指的意义,这在汉语词汇里本是常见的现象。如“耦耕”、“种作”之类,“”、“种”是实指,“耕”、“作”是泛指。组合的结果,突出了实指的“”、“种”掩盖了虚指的“”、“作”。“所·动+宾”这种双宾语句式也是同样的语言现象,突出了特指、实指的直接宾语,“所”字的代同性能与替代内容自然被掩盖了,无法也不必用今语来表达或翻译。

类似的句子确有省略的。如《战国策·齐策》两句:

甲、乃臣所以为君市义也。

乙、先生所(    )为君市义者,乃今日见之。

第一,省略的“以”字可以补上,句义不变;第二,“所”义已虚化,不再实指“处所”了。字义虚了,充当宾语的能力就弱化。宋代以后,“所以”更虚化为连词。

下面的句子,也不能看成双宾语句:

 虽众,无所用之。 《左传·僖公四年》

“所”字有实义,但它是“无”的宾语,“用”字不与它发生支配关系。    

这种句式,先以后应用甚广,举数例:

21、至于百岁,临且死时,所见诸物,与年十岁时所见,无以异也。 《论衡》

22、此真吾所愿从游。  《史记·郦生列传》  

23、置人所鱼腹中。  《史记·陈涉世家》

24、视驼所种树,或移徒,无不活。 柳宗元《种树郭囊驼传》

先看例21,“所见诸物”句。语法书都说。“所见”是“诸物”的定语。果真如此,这小句中的谓语就缺失了。结症在将“所见”视为所字结构。又将“所结构”看成名词性词组或说“当一个名词看待”。就必然出现谓语缺失的怪现象。当然,用今语(“见到的各种东西”)理解原句的语法关系,也是原因之一。正确的理解应该是:

         ( 他 )     见   诸   物

                                                    主     宾   谓      宾

接下,“年十岁时所见”,宾语“诸物”就承前省了。

22“所愿”后面的“从游”是一个动宾词组。表面上看似乎不会出现谓语缺失。如果把“所愿”当做修饰语看待,谓语又无着落了。“从游”恰是“愿”的宾语。正确的理解是:

              从   游

                                                 主   宾   谓       宾

                                                                 

全句应是:

                      所   愿   从   游

                                              主    状                         

                                                                   

   

 同理,例23应当这样分析:

 

()      人          腹   中

                                        主    谓   主  宾  谓   宾     宾

                                                         定

24的语法分析是:

()   视      所   种   树 

                                           主    谓   主   宾   谓    宾

                                                            宾

 

    为什么说“吾所愿从游“驼所种树“等句式是主谓句?因为它具备主谓句的语法特征,可以充当句中成分。例22充当谓语。例23在句中充当定语。例24在句中充当宾语。且,这种主谓句作句子成分时,主谓语之间可以加“之字。作为取消句子独立性的标志,如例1一例3那样。完全可以写成:“此真吾之所愿从游”。“置人之所容鱼腹中”。“视驼之所种树”。只不过先秦以后,这主谓语之间的“之”字常常不用罢了。

      常见语法书的分析,都是把“所+动词”这一格式死死看成名词性词组导致诸多误解。事实上这一格式中动词的动词性相当实在,后面跟的宾语与它的支配关系更为密切。如果把“所见”“所愿”“所冒”“所种”看成修饰成分,译成今语还勉强能通(21、例24)与古语的习惯用法反而扞格了。《墨子·法仪》“天之所欲,则为之;天所不欲,则止”。“所欲”“所不欲”处在谓语位置,主谓之间有“之”字,能说它是名词性词组,能“当一个名词看待”吗?

 

 

三、访诸蹇叔

     

 

     一般语法书都视“诸”字为“之于”的合音。这似乎是不错的因为讲得通。可是,这样一“合”,“诸”字的意义无法落实,“诸”字的词类也难于明确,就读音说,“诸”与“之于”密合,甚至就是它的切语都无关紧要。“之于的合音”,实在不能代替“之”与“于”两个不同类别的词,而“诸”毕竟只是一个字呀!

例1  君其问诸水滨。    左传·襄公四年

例2  穆公访诸蹇叔。    左传·公二十二年

例3  杀之,置诸畚。    左传·宣公二年

例4  置诸以与之。    左传·宣公二年

我们说,上述例句中的“诸”,充当前面动词的宾语,起着代词“之”的作用,请看《孟子·公孙丑下》“王如改诸,则必反予”。“改诸”即“改之”。又《孟子·滕文公上》“禹疏九河,,而注诸海;决汝汉,排淮,而注之江。”“之”、“诸”可以互换,当是同义无疑。承认“注之江”是双宾语,不承认“注诸”是双宾语,于理不通。所以,我们将“诸”字作代词处理,把上面句子都视为双宾语句式。

今人有将“注之江”的“江”作“处所补语”,其理由是“江”字前省略了一个“于”字,认为“注之江”是“注之于江”的省略。我们以为,这是凭今人语感处理古语。这种句式,古人用“于”或不用“于”都是正常格式,都是古汉语的标准句型。所谓“介词”(指“于”)都是动词(或称次动词)用“于”,构成连动式;不用“于”就是双宾语句。

我们说,双宾语句不过是连动式或兼语式的另一种表达形式罢了。就双宾语句与连动式的关系说,上古汉语中双宾语句型比连动式更用得普遍。所以我们不好说双宾语句是连动式的省略,确切说应该是:双宾语句一扩展就成了连动式,少用双宾语句式,连动式自然就会多起来。

 

 

四、谁属国

 

 

    例1  国人弗讳,寡人将谁国。 《吕氏春秋·贵公》

按:南开大学《古代汉语》注:“谁”是疑问代词,作动词“属(嘱zhǔ)”的近宾语,放在“属”前。肯定了这是一个双宾语句。

例2  民死,寡人将谁为君乎? 《吕氏春秋·制乐》

按:句型同“谁属国”,双宾语。“谁为君”即“为谁为君”(给谁当君王)。“为”的含义偏重在“君”的一面。这是大家都认可的双宾语句,特点是间接宾语在动词之前,直接宾语在动词之

    

 

五、此之谓圣治

 

 

例l  此之谓王资。(韩非子《五》)

例2  此之谓圣治。(《庄子·天地》)

例3  博爱之谓仁,行而宜之之谓义。(韩愈《原道》)

例4  此之谓自谦。(《礼记·大学》)

例5  夫是之谓以政裕民。(《子·富国》)

按:动词“谓”前面的“之”是一个结构助词,是宾语前置的标志。如果视为复指,就等于将结构助词一笔勾销,显然是不妥当的。主语、谓语之间用“之”宇,也是结构助词,一个标志,变句子为词组的标志。

   “此”“是”“博爱”“行而宜之”是前置的宾语。用今语表达,得用一“把”字,即“把博爱称作仁”。这正好体现了双宾语的特点:用“把”字将间接宾语提到动词前。双宾语“给他笔”,可以说成“把笔给他”。

 

                             贵州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字学研究生  张婷  2014·4·10 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