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9博客

精神家园

 
 
 

日志

 
 

易经与成语  

2013-10-09 22:25:41|  分类: 周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水牯牛《易经与成语》
                                       易经与成语
 《易经》被称为“大道之源,群经之首”,她对中国的哲学、天文、地理、历史、文学等产生了深远影响。如目前我们使用成语很多来源于《易经》。
  
  常用的成语有:
  
  自强不息(《周易·彖传、乾》)
  
  九五之尊(《周易·乾卦》)
  
  群龙无首(《周易·乾用九》)
  
  虎视眈眈(《周易·颐·六四》)
  
  云行雨施(《周易·乾、文言》)
  
  反目成仇(《周易·小畜》)
  
  谦谦君子(《周易·象传·谦》)
  
  日月合璧(《周易参同契》)
  
  立竿见影(《周易参同契》)
  
  正大光明(《周易·离卦》)
  
  物极必反(《否·泰卦义》)
  
  殊途同归(《周易·系辞下》)
  
  否极泰来(《周易·否、泰卦》)
  
  三阳开泰(《周易·泰卦》)
  
  革故鼎新(《周易·杂卦传》)
  
  文过饰非(《周易·贲卦》)
  
  防微杜渐(《周易·坤卦》)
  
  天地玄黄(《周易·坤卦》)
  
  结绳而治(《周易·系辞传》)
  
  乐天知命(《周易·系辞上》)
  
  洗心革面(《周易·系辞上》)
  
  风雷激荡(《周易·益卦》)
  
  止所当止(《周易·艮卦》)
  
  乱极必治(《周易·蛊卦》)
  
  不速之客(《周易·需卦》)
  
  井冽寒泉(《周易·井卦》)
  
  还有一些不常见的成语:
  
  原始返终(《周易·系辞上》)
  
  穷神知化(《周易·系辞下》)
  
  王用三驱(《周易·比卦》)
  
  女先正内(《周易·家人》)
  
  三品之功(《周易·巽卦》)
  
  见几而作(《周易·系辞传》)
  
  勿药有喜(《周易·无妄》)
  
  井泥不食(《周易·井卦》)
  
  以上临下(《周易·临卦》)
  
  不戒不虞(《周易·萃卦》)
  
  鸟焚其巢(《周易·旅卦》)
  
  出入无疾(《周易·复卦》)
  
  设险守国(《周易·坎卦》)
  
  至日闭关(《周易·复卦》)
  
  劳民劝相(《周易·井卦》)
  
  我仇有疾(《周易·鼎卦》)
  
  治历明时(《周易·革卦》)
  
  居易候命(《周易·困卦》)
  
  类族辨物(《周易·同人》)
  
  幽独之贤(《周易·履卦》)
  
  商兑未宁(《周易·兑卦》)
  
  枯杨生华(《周易·大过》)
  
  原始要终(《周易·系辞传》)
  
  无妄之灾(《周易·系辞下》)
  
  介疾有喜(《周易·兑卦》)
  
  王臣蹇蹇(《周易·蹇卦》)
  
  飞鸟遗音(《周易·小过》)
  
  三五归一(《周易参同契》)
  
  太和中和(《周易·乾卦》)
  
  节以制度(《周易·节卦》)
  
  用晦而明(《周易·明夷卦》)
  
  龙马出河(《周易·系辞传》)
  
  申命行事(《周易·巽卦》)
  
  翰音了天(《周易·中孚》)
  
  正位凝命(《周易·鼎卦》)
  
  观国之光(《周易·观卦》)
  
  守中保大(《周易·丰卦》)
  
  有戎勿恤(《周易·央卦》)
  
  舍尔灵龟(《周易·颐卦》)
  
  朋友讲习(《周易·兑卦》)
  
  丧羊于易(《周易·大壮卦》)
  
  威明相济(《周易·噬嗑》)
  
  思患预防(《周易·既济》)
  
  载鬼一车(《周易·睽卦》)
  
  辨物居方(《周易·未济》)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一些成语的本意和象征意义:
  
  否极泰来:物不可以终通,故泰极否来;但物亦不会终否,故否极泰来,这些都是事物发展变化的常理。《周易·否》上九爻辞说:“倾否,先否后喜”。倾否,有否极泰来,转变于顷刻之际。上九以阳刚之才,居否卦的终极,能倾覆其时代之否塞,所以不曰“否倾”,而曰“倾否”。因先必有危亡之惧,通过人的努力而转化,及终得“倾否”之喜。
  
  乱极必治:乱极必治之理,见《周易·蛊》。蛊卦卦辞说:“刚上而柔下,巽而止,蛊。蛊,元亨而天下治也,利涉大川,往有事也。”这就是说,蛊是天下乱而多事,因本卦卦象,下巽上艮,巽顺艮止。居上位者,如艮之静止而不动作,颓废偷安;居下位者,如巽之卑顺而不敢违杵,因循苟且。上下彼此懈怠,积弊而致蛊之败坏。又,本卦卦性,上刚下柔。上太刚则情不下达,下太柔而情难上达,上下不交所以致蛊。但天理之常,乱极必治,因败坏而出了事故,不是坐视不理,就可拨乱反正,必须整治一番,才能涉险济难,利泽万物,这就是卦辞所说:“利涉大川,往有事也。”
  
  防微杜渐:“防微杜渐”,可参《周易·坤》初六爻辞。初六爻辞说:“履霜坚冰至。”这就是说,当我们足下踏着霜的时候,就应想到阴寒已甚,阳气渐消,天气就要逐渐冷到结成坚冰了。比喻到人事上来,就有“防微杜渐”的意思。如殷纣之宠爱妲己,咸丰之纵容慈禧,不慎之于始,以致身败国乱。如孔子在《周易·系辞传》中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矣。易曰:履霜坚冰至,盖言顺也。”这些都是表示未注意“履霜”的坏信息而加以防止,从而酿成“坚冰至”的祸患,天下之事,大多如此。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顺之则为祸,当防微杜渐。
  
  弟子舆尸:“弟子舆尸”,语出《周易·师卦》九五爻辞。九五爻辞说:“长子帅师,弟子舆尸。”长子指九二之丈人,使帅师以征;弟子指三四之小人,用以监军,此必然取舆尸之败。因本卦六五君主过于阴柔,不知任将在审慎与专一,若任长子而使弟子参与其权,任君子而使小人参与其权,出师名义虽正,必有覆败之辱,故曰“弟子舆尸,使不当也。”舆,在此指战车;尸,指战死之人。舆尸,指用战车载尸而归,形容大败之状。
  
  何天之衢:“何天之衢”,语出《周易·大畜》上九爻辞说:“何天之衢,亨。”何音荷,有担负、肩姚之义;衡,指四通八达之道,天衢喻朝政大事。因上九大畜大道已成,往日乾阳不可上进。现在可以上进了,往日贤才不得用,现在贤路大开,可以得用了。君子才德充实,又得大有作为之时,故象辞曰“何天之衡,道大行也。”
  
  舍尔灵龟:“舍尔灵龟”,语出《周易·颐卦》初九爻辞。本卦上艮下震,上下皆为阳爻,中为阴爻,大象为离,有灵龟之象。阳刚之爻,本以能养人为贵,但其位卑,无养人之功,有待正应之四以养之,故日“舍尔灵龟”。
  
  官衙南向:“官衙南向”,从历史上的帝王宫室,到府县衙门,都一律南向。如北京的天安门和各省、市、县的衙门,都是南向的,所以有“小小衙门向南开”之俚语。这是什么原因呢?这起源于盖天派的古天文,南向以立圭表测日影,或南向立竿见影以测晷景。南向有方向为正,目标光明和纪念南向测日影所取得的伟大发现,因为前人在古天文的观测中,发现了一整套认识、分析、处理事物的规律和方法,由此可见官衙南向的意义了。
  
  治历明时:“治历明时”,语出《周易·革卦》。如说:“泽中有火,革,君子以治历明时。”“泽中有之”,指水火不能相容,即自然界相互革命之象。“治历明时”,指治世的大从君子,取象于历法,因时而革。如昼夜不同为一日之革,晦朔不同为一月之革,分至不同为一季之革,四时不同为一年之革等。但古代帝王,改朝换代,必须改历,这亦取“治历明时”之义。《周易玩辞》说:“凡改世者必治历,改岁者亦必治历,治一世之历者,可以明三正、五运之相革,治一岁之历者,可以明十二岁、六十甲子之相革。”
  
  朋友讲习:“朋友讲习”,语出《周易·兑卦》卦辞。卦辞说:“象曰:丽泽兑,君子以朋友讲习。”丽有连的意思,兑为泽,上下皆兑,有两泽相连,互相滋益之象。结合人事,朋友互相讲所不明之理,习所不熟之理,也可双方互相滋益,故日“君子以朋友讲习”。来知德说:“两泽相丽,交相浸润,互有滋益,水就湿,各以类而相从,朋友之道,不出乎此。……朋友之间,从容论说,以讲之于先,我又切实体验,以习之于后,则心与理相涵,而所知者益精,身与事相安,而所能者益固。”
  
  两派六宗:清代《四库全书总目》将易学历史的源流变迁,分为“两派六宗”。两派,就是象数派和义理派;六宗,一为太卜遗法,二为京房、焦赣论机祥,三为陈抟、邵雍穷造化,四为五弼黜象数,五为胡瑷、程颐阐儒理(实际应为程、朱),六为李光地、杨万里参史实。《四库全书总目·经部易类小序》说:“《左传》所记诸占,盖犹太卜之遗法,汉儒言象数,去古未远也。一变而为京焦,入于机样,再变而为陈邵,务穷造化,易遂不切于民用。王弼尽黜象数,说以老庄,一变而为胡瑷、程子、始阐明儒理,再变而为李光地、杨万里,又参证史实,易遂日启其论端。此两派六宗,已互相攻驳。”
  
  物极必反:“物极必反”,是事物变化的普遍规律,现举剥卦之象说明之。剥卦上艮下坤,五阴爻自下渐长,消剥在上之一阳,阴盛阳孤,势将尽剥,这就是“物极必反”之象。凡事物发展到了极限,都会走向它的反面,如病情发展到了极限,就会阳证似阴,阴证似阳,出现假寒真热,假热真寒的症状;舆论造过了头,就会言过其实,文过饰非;遇事过于残暴,逼人太甚,就会引起反抗,这些都是物极必反的例证。
  
  易更三圣:奠定易学基础,推动易学发展的“三圣”,就是指伏羲画卦,文王作卦辞、文言,孔子作彖、象、辞及易传。后来又有易为“四圣”之书,则加上周公作爻辞。
  
  周流六虚:“周流六虚”,语出《周易·系辞下传·七章》。六虚,指卦六位,六位无固定之物,如虚的空套子;周流,指阴阳刚柔,往来变化于爻位之中。《易例》说:“天地设位,易行乎其中矣。天地,有乾坤之象也;设立者,列阴阳配合之位也。易谓坎离(指日月),坎离者,乾坤二用,二用无爻位,周流行六虚,往来既不定,上下亦无常,幽潜沦匿,变化于中,包囊万物,为道纪纲。”
  
  系于金木尼:“系于金木尼”,语出《周易·[女后]卦》初六爻辞。初六爻辞说:“系于金木尼,贞吉。”其象辞又说:“系于金木尼,柔道迁也。”[女后]者,遇也,[女后]卦初六,一阴始生,当遇之时,阴不当遇乎阳,宜静自守则吉,故有“系于金木尼(音痴),贞吉”之象。木尼在车下,可以制止车轮不动,金木尼指基坚固,本卦上乾下巽,乾为金,所以有此象。
  
  丧牛于易:“丧牛于易”,语出《周易·旅卦》上九爻辞。上九爻辞说:“丧牛于易,终莫之闻也。”因本卦上九当羁旅穷极之时,在上而过于高亢,故无守卫之人,而丧牛于田边之地,造成了欲行无资的境地,祸生于所忽而不自觉,故日“终莫之闻也。”
  
  承筐圭羊:“承筐圭羊”,语出《周易·归妹》上六爻辞。上六爻辞说:“女承筐无实,士圭羊无血,无攸利。”本卦上震下兑,兑为女,震为士。古者新婚夫妇祭祀,女妇提竹筐以采苹蘩之类,男子宰羊而盛于鼎俎,若筐中空空无物,屠羊无血,空筐死羊,意味着夫妇之礼不成,故日“无攸利”。
  
  承乘比应:“承乘比应”,讲爻与爻之间的关系。承,在六爻顺序中,凡阴爻对上一爻的阳爻关系,称为承。如井卦,初六爻承九二爻,六四爻承九五爻等。乘,当阳爻在上时,阴爻对阳爻称为乘。如泰卦,六四乘九三等。比,指阴爻与阳爻的相邻关系。初与二,二与三,三与四,四与五,五与上,都呈比的关系。如观卦,六四比九五等。应,指六爻中,初与四,二与五,三与上之间的呼应关系。如否卦,初六应九四,六二应九五,六三应上九等。
  
  革面洗心:“革面洗心”,见《周易·革卦》上六爻辞。上六爻辞说:“小人革面,顺以从君也”。小人,在此指百姓;革面,言百姓旧日屈从于暴政,面从而心不从,今则革除其表面之假意屈人,而真正心悦诚服,拥护新政,故日“革面洗心”,也就是顺以从君意。
  
  革故鼎新:“革故鼎新”,语出《周易·杂卦传》。杂卦传说:“革去故也,鼎取新也。”鼎卦上离下巽,巽为木,离为火,木上燃火,有烹饪之象。《释文》说:“烹,煮也;饪,熟也。”即以火烧鼎,变生物为熟物,这就有“革故鼎新”之义。后来引伸到社会上,以革除旧政,建立新政,拆去旧房,建成新房之象,称为革故鼎新。
  
  参伍错综:“参伍错综”之义,参,指用参天之法,即取奇数一、三、五;参伍,即取一、五之数而三之,以为十五之数。错,指洛书之图皆三三纵横,可以罗络而数,其数皆十五,这就是错;综,会三个五以为十五,而又三其十五以为四十五,这就是综。《易原》说:“若其错综所及,功用不胜其广矣。……推一五而三之以为十五,十五已见,又从而三之,则夫始而象变五矣,已而为参两之九六也,已又为七八之六子也,则八纯卦已成,而六十四卦者悉有其象矣。
  
  参天两地:古人以五行数为基数,按奇阳偶阴的原则,所以“参天”则用天数之一、三、五而成其为九,“两地”则用地数的二、四而成其为六。推之则不仅乾阳用九,坤阴用六,举凡阳爻皆用九,阴爻皆用六,故日“乾之策二百一十六,坤之策一百四十有四”,以应周天三百六十度。《易原》说:“参天云者,并天之一、三、五而成其为九也,阳主进九者,在天地后五数中,阳进而极也,故圣从画奇以象乎天,而名其爻为九,命其卦为乾也。两地云者,并地之二、四而成其为六也,阴主减六者,在天地后五数中,阴退而极者也,故圣人画耦以象乎地,而名其爻为六,命其卦为坤也,此其倚数以成九六之初也,……则卦数在易,无有不生乎天地五初之数者也”。
  
  制器尚象:“制器尚象”,也就是观象制器,这应该说就是中国古代对科技发明所用的辞语,但学者在探讨时有不同意见,这里引顾颉刚和胡适的一场辩论:顾颉刚认为:《系辞传》把制器都归于圣人看了卦象而制作的,这不合逻辑。这等于把一切文明都归于易卦,而易卦又归于圣人所画,圣人由卦形而悟出新器具,这是莫须有的事。造船一定是看了木头浮在水面而想起的,不是看了涣卦的结果。胡适认为:观象制器是一种文化起源的学说。所谓观象,只是象而已,并不专指卦象。卦象只是物象的符号,见物而起意象,触类而长之。若不依据历史上器物发明的程序,乃责数千年前的人见了火上水下的卦象何以不发明汽船,这是违背历史发展程序的。瓦特见水壶盖冲动,乃想到蒸气之力,这就是观象制器,牛顿见苹果落地,乃想到万有引力,这也是观象制器,同样是有象而后制器。
  
  类族辨物:“类族辨物”,语出《周易·同人》卦辞。卦辞说:“象日:天与火,同人,君子以类族辨物。”类族,言天生万物,各类殊分,此法乾天之无私,于殊分之族中,而类聚其所同,这就是“异中求同”的方法。辨物,言火之所及,凡物必照,此法离火之普照,而辨析其义,这就是“同中求异”的方法。来知德说:“类族者,于其族而类之;辨物者,于其物而辨之。如是刚同轨同轮,道德可一,风俗可同,亦如天与火不同而同矣。”
  
  何天之衢:“何天之衢”,语出《周易·大畜》上九爻辞。上九爻辞说:"何天之衢,享"。何音荷,有担负、肩挑之义;衢,指四通八达之道,天衢喻朝政大事。因上九大畜大道已成,往日乾阳不可上进,现在可以上进了,往日贤才不得用,现在贤路大开,可以得用了。君子才德充实,又得大有作为之时,故象辞日"何天之衢,道大行也"。
  
  帝乙归妹:“帝乙归妹”,语出《周易·归妹》六五爻辞。因本卦六五柔中居尊,有德而贵,上应九二,故以帝乙归妹为喻。帝乙,指始制帝女下嫁之礼的人;归,出嫁;妹:帝女,即以帝王之礼出嫁帝女,这是既地位尊贵,而又很有德行之象。
  
  羝羊触藩:“羝羊触藩”,语出《周易·大壮》九三爻辞。九三爻辞说:“小人用壮,君子用罔,贞厉。羝羊触藩,羸其角。”本卦上震下乾,中爻为兑有羊象,震为木有藩象,藩指藩篱,罔言冒昧而进,羸为瘦为病。九三当乾体之终,交震动之际,有阳刚冒进之象。但小人用壮,多以血气之强,轻率妄进以取困,如羊之以角触其藩篱,角反出其藩篱外,易去而难反,不能用其力,是角之壮者,反为藩篱所困,故得贞厉。此恃壮反得厉,乃戒君子勿学小人用壮,而当以义理为勇,不能冒进以取困,着就是羝羊触藩之义。
  
  涣奔其杌:“涣奔其杌”,语出《周易·涣卦》九二爻卦。九二爻卦说:“涣奔其杌,悔亡。”本卦上巽下兑,中爻坎互震,为足为动,有奔象;中爻震木,应爻巽木,有杌(音侮)象。杌,木凳。比喻天下人心涣散之时,二居坎陷之中,本有险难不足以济涣,但能脱险出奔,以应九五中正之君,则悔可亡而愿可遂,不仅有脱险就杌之安,而且可遂其济涣之志愿。
  
  乾坤交媾:“乾坤交媾”,见泰卦。泰卦上坤下乾,坤为地,乾为天,只有地气上升,天气下降,才能乾坤交媾,交媾则上下气机通泰,故万物化生,这就是泰之象。地天泰则上下通,国运泰则民安乐,这都取乾坤交媾之象。
  
  威名相济:“威名相济”义出《周易.噬嗑》卦。本卦上离下震,其卦上下两阳而中虚象口,只九四一阳间于其中,乃象腮中有物,所以必咬而后合。引申到人事上,天下事有强梗谗邪参于其中,则须纯之以法乃能除之,所以全卦以治狱之事为喻,治狱则提出“威名相济”一词。上离为电,下震为雷,用刑狱治化,若明不如电则不能察秋毫,动不如雷之威则不能当机立断,电耀雷震,一切是非曲直,无不使之光明昭著,这就是威名相济之义。
  
  幽独之贤:“幽独之贤”,语出《周易履卦》九二爻辞。九二爻辞说:“履道坦坦,幽人贞吉。”因本爻以刚居柔而处中,有坦途之象。九二在下,与九五不相应,有幽独之象,而幽独之贤,多惊世骇俗,索引行怪。此种幽独之贤,必坦率恬静,不受外界干扰,才能得到好结果,故曰惟贞乃吉。
  
  弧矢之利:《周易.睽卦》上九说:“睽弧,……先张之弧,后说之弧。”睽卦上离下兑,有火炎上而水润下,二体相违,睽为弓矢,弧指弓。“弧矢之利”,取弧矢相反相成,以武力推翻暴政,巩固新政,救民于水火之中,这就是的弧矢之利意思。
  
  诲淫诲盗:“诲淫诲盗”,语出〈周易.系辞传〉释“解卦六三爻辞”。爻辞说:“负且乘,致寇至。”有人问孔子说,研究易经的人,能知道强盗会来袭击吗?孔子即举本卦辞为例,说明其理。孔子指出:“负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以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漫下暴,盗思伐之矣。漫藏海盗,治容诲淫,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诲淫诲盗”,是说如有珍贵之物而漫不经心,保存于不妥当的地方,这等于教人家老盗窃;妆饰妖艳,态度轻浮,这等于教人家来玷辱。前者将了诲盗,后者讲了诲淫,诲,有教诲、招惹之意。这都说明“负且乘”是一个不正常的行为,必然导致“致寇至”的结果。
  
  结绳而治:“结绳而治”,语出〈周易.系辞传〉。如说:“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盖取诸央”。结绳,以结绳两头,其结的形式大小相同,然后从中割断,长短相等,各持其一,以为他日对验的证据。在上者,亦本此结绳为信之俗,以判断其欺伪和真理来治理之,故取央卦,央,有以刚决柔,以君子决小人之象。
  
  洗心退藏:“洗心退藏”,语出《周易.辞传》。洗心,就是清心之意,心中无一毫私意;退藏,即不仅无一毫私意,亦不产生任何欲念。来知德说:“洗心者,心之本然,圣人之心无一毫私欲,如江汉以濯之矣。……退藏于密者,此心未发也。”
  
  比类取象:“比类取象”,是易学五行学说的一个重大研究方法。即按照事物的不同性质、作用与形态,分别归属于木火土金水无形的项目之中,借以阐述人体脏腑组织之间的生理、病理复杂关系,以及人体与外界环境之间的相互联系,对这种事物属性的归纳方法,称为比类取象。
  
  取坎填离:坎离两卦,是由乾坤两卦中间一爻呼唤位置而变成的。炼丹家认为。人成胎儿后,即由先天八卦的乾坤相对变为后天八卦的坎离相对,则形成火上水下的未济局面,但如果通过练功,则可返还本原的先天八卦图形,使水上火下,坎离既济,达到心肾之气相交的局面,就可以延年益寿。
  
  南杭北尚:“南杭北尚”,即指南方的杭辛斋,北方的尚秉和,这是近代两位杰出的易学家。他们都有专著和自己独特学术观点和创造性的见解,所以获此美称。
  
  枯杨生秭:“枯杨生秭”,语出《周易·大过》九二爻辞。大过,下巽上兑,巽为木,兑为泽,有巽木为杨生于泽下之象。但木过老,故曰枯杨;秭,指根之荣茂于下者,以喻下卦巽错震,为长男,有老夫之象,应爻兑,为少女,有女妻之象。由此可见,本爻“枯杨生秭”是指古老的杨树又从根上发出了嫩芽,老头子又娶了一个小媳妇,这是老阳合少阴,可以遂其生育之功能;但阳盛而老,阴弱而小,双方虽然匹配,却很不协调,故一方面说“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一方面又说“老夫女妻,过以相与也”。
  
  枯杨生华:“枯杨生华”,语出《周易·大过》九五爻辞。因本卦兑错艮,为少男,有士夫象,指未婚少男;应爻巽,指上六,为长女,有老妇之象,指已嫁而老者。杨指杨树,华同花,有花生于枯杨之上,不会结子,无益于杨树。如小伙子与老太婆结婚,这是少阳合老阴,这种匹配虽然象枯树开花,但也只能新鲜一时,长久不了,只是勉强凑合而已。假设一个机构,不是选贤任能,而是冗员充斥,勉强凑合,必然不能把事办好,故曰“老妇得其士夫,……亦可丑也。”
  
  载鬼一车:“载鬼一车”,语出《周易·睽卦》上九爻辞。睽卦上离下兑。离错坎。坎为隐伏,为舆,隐伏为鬼,舆为车,故有载鬼一车之象。睽卦火炎上而泽润下,二体相违,人鬼殊途,亦是睽的意思,故以载鬼一车相喻。
  
  陷必有丽:“陷必有丽”,语出《周易·序卦传》。《序卦传》说:“坎者陷也,陷必有所丽,故受之以离。“坎水中实而暗,离火中虚而明,有暗必有明,有夜必有昼,陷于险难,必有所附丽,度过艰难,便是光明,由此可见,陷必有丽就是祸福相依的道理。
  
  晋角之躁:“晋角之躁”,语出《周易·晋卦》上九爻辞。上九爻辞说:“晋角其,维用伐邑,利吉无咎,贞吝。”角,刚而居上;伐,此作治理;邑,私有领地。上九刚劲之极,前无所进,若刚以上进,必有悔吝之事,所以虽有光被天下之才,亦不敢躁动,只好去智力自己私邑了。来知德说:“前无所进,不能成康侯光明之业,反系恋其私以伐邑,虽邑所当伐,其事固贞,亦可羞矣。
  
  原始要终:语出《周易·系辞传》。如说:“原始要终,以为质也。”画卦之法,必始于初爻,终于上爻,然后成一卦之体,质,即指卦体。来知德说:“初者,卦之始,原其始,则二三在其中矣;上者,卦之终,要其终,则四五在其中矣。卦必原始要终以为体,故文王之辞,亦必原始要终以为辞,如屯曰元亨利贞,蒙曰童蒙求我,皆合其始终二体言之也。”后来则发展成为研究事物的始终学说。
  
  谋事在人:虽然古语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是关键还是在人。易学论天(包括天地),主要是讲自然界的规律,易学论人,则认为人是自然的产物,人类社会是自然发展的结果,人与其事物不一样,他有复杂的思维能力,他有智慧,所以只有人才能与天、地配成三才。人类必须遵循自然规律,效法自然规律,所谓要“推天道以明人事”。如谦卦有“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人道恶盈而好谦”,这是教人效法天道,加强道德修养,树立好的品性。旅卦说:“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狱。”这是教人效法,谨严礼仪法度,正大光明,治理好国家。由于天人之间有共通规律,所以人道可以效法天道,如人的道德行为,生活习俗,以至于社会制度,治国方法,用兵原则等等,都可以效法天道,按照自然规律进行。但八卦在效法天道的同时,大量论述的是人谋之事,讲人的地位和作用,讲人的成就,讲人的努力,即所谓谋事在人。人的努力表现在几方面:第一,乾卦强带哦“自强不息”。第二,系辞还强调“穷神知化”。第三,系辞还指出“裁成相辅”。即言要有所作为,遵循自然规律,从而与天地协调;又要在遵循固有的基础上,加以辅助、节制和调整,使其更加符合人类的要求。当然,卦辞、爻辞只体现了他们对事物判断的可能性,每一卦辞和爻辞都不把问题表示得绝对,都是大概如此。必须引而伸之,触类而长之,即要触类引申,举一反三,善于联想,善于归纳出原因,以便于去改变环境,趋吉避凶,这就是谋事在人。
  
  谦谦君子:“谦谦君子”,语出《周易·谦卦》初六爻辞。初六爻辞说:“谦谦君子,卑以自牧也。初六,以柔处下,有谦而又谦之象;君子如能效法此德,则称“谦谦君子”。“
  
  卑以自牧”,就是老子“卑弱以自持”的意思,平时自养谦德,居柔而处下,则愈无人能超越他,若当危难之时,若非深自屈折,,则不足以济险难。由此可见,自觉修养谦虚之德的重大意义。
  
  随时变通:“随时变通”,语出《周易·随卦》卦辞。卦辞说:“大亨贞无咎,而天下随时。”顺时以动,人必随之,动皆走正道,故上下悦从,这说明大亨通,也会发生错误,要“大亨通无咎”,则必准之于理,随时变通。理在于上之随下,则随其下;理在于下之随上,则随其上;理在于泰,则随其时之泰;理在于否,则随其时之否,总之,要随其时之所宜而变通。
  
  童牛之牯:“童牛之牯”,语出《周易·大畜》六四爻辞。六四变离有牛象,艮为少有童象,于小牛角上系以横木有牯象,因中爻变震有手持施于角之象。于小牛角上系一横木,使无法以角顶人,逐渐改变其习性。借喻当禁止为恶于未行之先,防患未然,安分自养,则用力少而成功多,故爻辞赞其结果有元吉之象。
  
  惩忿窒欲:“惩忿窒欲”,语出《周易·损卦》。本卦上艮下兑,艮为山,兑为泽,山下有泽,损,君子以惩忿窒欲。此言君子观山之象以惩忿,因愤怒之发,气涌如山,易发难只,惩怒必如摧山,惩于今而杜绝于后;观泽之象以窒欲,欲之起甚微,不易觉察,如泽之使人沉溺,思想顾虑很多,故防欲当防止陷于沼泽之中,必遏止堵塞,使不再产生此种念头,这就是惩忿窒欲的意义。
  
  颐以养正:“颐以养正”,语出《周易·杂卦传》。养之道,以养人畜贤为正,就颐卦六爻言之,下震动,多言求人之养,求人之养者多不正,故多凶;上艮止,多言养人,养人者多得正,故多吉。吴慎说:“养之为道,以养人为公,养己为私。自养之道,以养德为大,养体为小。”这些都讲的是颐以养正之理。
  
  感而遂通:“感而遂通”,语出《周易·咸卦》。咸,就是感的意思,何以能“感而遂通”呢?因本卦上兑下艮,艮为少男,兑为少女,因男女相感,莫若少者,所以感而遂通。咸有感义,何以不曰感而曰咸,古人认为,咸字去掉感下面的心,以有心之感多出自私意,只有无心之感,才感之至公,才能感而遂通。
  
  雉飞矢亡:“雉飞矢亡”,语出《周易·旅卦》六五爻辞。六五爻辞说:“射雉,一矢亡,终以誉命。”因六五阴柔,当旅之时,故有射雉而“雉飞矢亡”之象。如果能依赖上下二刚爻,则文明得中,就可始凶而终得誉命之吉。本卦上离下坎,离为雉,错坎为矢,变乾为一,故有雉飞矢亡之断。
  
  遁世无闷:“遁世无闷”,语出《周易·遁卦》。遁有退避而去的意思,从人事上说,就是急流勇退,以避祸之义。因本卦上乾下艮,有二阴从下增长,阳当退避之象,若人们在此特定的环境下,则当审时度势,毅然隐退,如此则身虽隐退,而功与名反得以保存,所谓身虽遁而道亨,故心情舒畅而无遗憾。若眷恋禄位,苟且留连,必然遭祸,故曰遁世无闷。
  
  箕子明夷:“箕子明夷”,语出《周易·明夷》六五爻辞。本卦坤上离下,坤为地,离为日,日在地下,光明当然受到损伤,夷,伤也,明夷,就是光明受到损伤的意思。箕子明夷箕子接近至昏之君殷纣,无法逃避,只好把自己的一切聪明才智藏起来,佯狂以自晦其明,这样才免去了杀身之祸。殷纣覆灭后,武王访箕子,箕子才再度显其才智,授以《洪范·九畴》,这好象晚上太阳被地球遮掩,把光明藏起来,以保证天在东方得以再显光明之象一样,故曰箕子明夷。
  
  隔八相生:“隔八相生”,是古人从律数大小次序中发现的最谐和音的方法。律数大小次序的排列是: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仲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将黄钟从十二宫子位起排成圆图,则谐和音的位置都在第八位上。如黄钟的谐和音为林钟,从黄钟、大吕的次序数,则恰在第八位。依次,林钟生太簇,太簇生南吕,南吕生姑洗,姑洗声应钟,应钟生蕤宾,蕤宾生大吕,大吕生夷则,夷则生夹钟,夹钟生无射,无射生仲吕,仲吕又生黄钟,皆相隔八位。
  
  篾首酱翁:“篾首酱翁”,乃宋儒程子之逸闻。《易图明辩》说:“程颐之父向,尝守广汉,颐与兄灏皆随侍游成都,见治篾桶者,挟册就视之,则易也。欲拟议致诘,而篾者先曰,若尝学此乎,因指未济男之穷以发问,二程逊而问之,则曰:三阳皆失位,兄弟焕然有所省,翌日再过之则去矣。其后袁滋入洛问易于颐,颐曰:易学在蜀耳,盍往求之。滋入蜀访问,久无所遇,已而见卖酱薛翁于眉、邛间,与语,大有所得。……篾首酱翁,皆蜀之隐君子也。”这段记载,已清楚说明篾首酱翁的由来,学者可不解自明了。
  
  辨物居方:“辨物居方”,语出《周易·未济》卦辞。卦辞说:“火在水上,未济,君子以慎辨物居方。”本卦离上坎下,水火不能相交,则未能发挥济物之功,君子观此象以慎辨物居方。辨物必如火之明,居方必如水之聚,辨物使物以群分,因水火各异,故于异中求同;居方使方以类聚,因水火各居相对之位,故又当同中求异,如此则物以群分,分定不乱,虽未济而成既济矣。
  
  翰音于天:“翰音于天”,语出《周易·中孚》上九爻辞。上九爻辞说:“翰音登于天,何可长也。”鸡鸣振动翅膀,引颈高唱,称为翰音。本卦上巽下兑,巽为鸡,兑为口,定时而鸣。上九居天位,故言鸡鸣之声登于天。这是说,鸡非能登天之禽,翰音怎能闻于天,这是弄虚作假,用鸡叫充当鹤鸣,以欺世盗名,故曰何可长也。
  
  鼯鼠之贪:“鼯鼠之贪”,语出《周易·晋卦》九四爻辞。九四爻辞说:“晋如鼯鼠,贞厉,……位不当也。”本卦上离下坤,互二三为艮,有鼠象;阳爻为大,鼯鼠即大鼠,鼠性昼伏夜出,不敢见人。而鼯鼠虽大,但贪食而畏人,极无技能和道德。结合人事,九四以刚居阴,不中不正,但近居君侧,窃居高位,贪食俸禄,而又疾贤妒能,搞阴谋诡计,又惧怕人知,虽正亦危,何况九四不中不正,故曰鼯鼠贞厉,位不当也。
  
  旆昧沛沫:“旆昧沛沫”,皆古天文用语。旆,旌燔之属,虽大而不全暗,指北斗在昏时之后;昧,指平旦之前,皆微明可见。沛,大暗而不见星斗;沫,指斗勺后星,皆暗而不见。《周易玩辞》说:“旆者旌燔之属,虽大而不全暗,斗在昏时之后。昧,居平旦之前。自旆昧言之,皆有小明。……大暗谓之沛,斗勺后星谓之沫。则其昏甚于斗。”
  
  重门击柝:“重门击柝”,语出《周易·系辞传》。《系辞传》说:“重门击柝,以待暴客,盖取诸豫。”因本卦上震下坤,中爻为艮,艮为门阙,取多重门之义;震为雷,如有声之木,言重门关闭又击木梆,以此防备盗贼侵袭,这就是“重门击柝”有“备豫”之义,如此可防患于未然。
  
  彘猪之牙 :“彘猪之牙”,语出《周易·畜》六五爻辞。本卦上艮下乾,离错坎有豕,中爻震为足,指好奔走的小猪仔。五变巽为绳,有系之之象;牙,即指系豕之木桩。此言好奔走的小猪仔,用绳把它栓在木桩上,使之驯服。此六五柔中居尊,所畜者大,彘猪之喻,言能使天下强梗者,皆自屈服为所用,此大吉之象。
易经与成语
 《易经》被称为“大道之源,群经之首”,她对中国的哲学、天文、地理、历史、文学等产生了深远影响。如目前我们使用成语很多来源于《易经》。
  
  常用的成语有:
  
  自强不息(《周易·彖传、乾》)
  
  九五之尊(《周易·乾卦》)
  
  群龙无首(《周易·乾用九》)
  
  虎视眈眈(《周易·颐·六四》)
  
  云行雨施(《周易·乾、文言》)
  
  反目成仇(《周易·小畜》)
  
  谦谦君子(《周易·象传·谦》)
  
  日月合璧(《周易参同契》)
  
  立竿见影(《周易参同契》)
  
  正大光明(《周易·离卦》)
  
  物极必反(《否·泰卦义》)
  
  殊途同归(《周易·系辞下》)
  
  否极泰来(《周易·否、泰卦》)
  
  三阳开泰(《周易·泰卦》)
  
  革故鼎新(《周易·杂卦传》)
  
  文过饰非(《周易·贲卦》)
  
  防微杜渐(《周易·坤卦》)
  
  天地玄黄(《周易·坤卦》)
  
  结绳而治(《周易·系辞传》)
  
  乐天知命(《周易·系辞上》)
  
  洗心革面(《周易·系辞上》)
  
  风雷激荡(《周易·益卦》)
  
  止所当止(《周易·艮卦》)
  
  乱极必治(《周易·蛊卦》)
  
  不速之客(《周易·需卦》)
  
  井冽寒泉(《周易·井卦》)
  
  还有一些不常见的成语:
  
  原始返终(《周易·系辞上》)
  
  穷神知化(《周易·系辞下》)
  
  王用三驱(《周易·比卦》)
  
  女先正内(《周易·家人》)
  
  三品之功(《周易·巽卦》)
  
  见几而作(《周易·系辞传》)
  
  勿药有喜(《周易·无妄》)
  
  井泥不食(《周易·井卦》)
  
  以上临下(《周易·临卦》)
  
  不戒不虞(《周易·萃卦》)
  
  鸟焚其巢(《周易·旅卦》)
  
  出入无疾(《周易·复卦》)
  
  设险守国(《周易·坎卦》)
  
  至日闭关(《周易·复卦》)
  
  劳民劝相(《周易·井卦》)
  
  我仇有疾(《周易·鼎卦》)
  
  治历明时(《周易·革卦》)
  
  居易候命(《周易·困卦》)
  
  类族辨物(《周易·同人》)
  
  幽独之贤(《周易·履卦》)
  
  商兑未宁(《周易·兑卦》)
  
  枯杨生华(《周易·大过》)
  
  原始要终(《周易·系辞传》)
  
  无妄之灾(《周易·系辞下》)
  
  介疾有喜(《周易·兑卦》)
  
  王臣蹇蹇(《周易·蹇卦》)
  
  飞鸟遗音(《周易·小过》)
  
  三五归一(《周易参同契》)
  
  太和中和(《周易·乾卦》)
  
  节以制度(《周易·节卦》)
  
  用晦而明(《周易·明夷卦》)
  
  龙马出河(《周易·系辞传》)
  
  申命行事(《周易·巽卦》)
  
  翰音了天(《周易·中孚》)
  
  正位凝命(《周易·鼎卦》)
  
  观国之光(《周易·观卦》)
  
  守中保大(《周易·丰卦》)
  
  有戎勿恤(《周易·央卦》)
  
  舍尔灵龟(《周易·颐卦》)
  
  朋友讲习(《周易·兑卦》)
  
  丧羊于易(《周易·大壮卦》)
  
  威明相济(《周易·噬嗑》)
  
  思患预防(《周易·既济》)
  
  载鬼一车(《周易·睽卦》)
  
  辨物居方(《周易·未济》)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一些成语的本意和象征意义:
  
  否极泰来:物不可以终通,故泰极否来;但物亦不会终否,故否极泰来,这些都是事物发展变化的常理。《周易·否》上九爻辞说:“倾否,先否后喜”。倾否,有否极泰来,转变于顷刻之际。上九以阳刚之才,居否卦的终极,能倾覆其时代之否塞,所以不曰“否倾”,而曰“倾否”。因先必有危亡之惧,通过人的努力而转化,及终得“倾否”之喜。
  
  乱极必治:乱极必治之理,见《周易·蛊》。蛊卦卦辞说:“刚上而柔下,巽而止,蛊。蛊,元亨而天下治也,利涉大川,往有事也。”这就是说,蛊是天下乱而多事,因本卦卦象,下巽上艮,巽顺艮止。居上位者,如艮之静止而不动作,颓废偷安;居下位者,如巽之卑顺而不敢违杵,因循苟且。上下彼此懈怠,积弊而致蛊之败坏。又,本卦卦性,上刚下柔。上太刚则情不下达,下太柔而情难上达,上下不交所以致蛊。但天理之常,乱极必治,因败坏而出了事故,不是坐视不理,就可拨乱反正,必须整治一番,才能涉险济难,利泽万物,这就是卦辞所说:“利涉大川,往有事也。”
  
  防微杜渐:“防微杜渐”,可参《周易·坤》初六爻辞。初六爻辞说:“履霜坚冰至。”这就是说,当我们足下踏着霜的时候,就应想到阴寒已甚,阳气渐消,天气就要逐渐冷到结成坚冰了。比喻到人事上来,就有“防微杜渐”的意思。如殷纣之宠爱妲己,咸丰之纵容慈禧,不慎之于始,以致身败国乱。如孔子在《周易·系辞传》中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矣。易曰:履霜坚冰至,盖言顺也。”这些都是表示未注意“履霜”的坏信息而加以防止,从而酿成“坚冰至”的祸患,天下之事,大多如此。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顺之则为祸,当防微杜渐。
  
  弟子舆尸:“弟子舆尸”,语出《周易·师卦》九五爻辞。九五爻辞说:“长子帅师,弟子舆尸。”长子指九二之丈人,使帅师以征;弟子指三四之小人,用以监军,此必然取舆尸之败。因本卦六五君主过于阴柔,不知任将在审慎与专一,若任长子而使弟子参与其权,任君子而使小人参与其权,出师名义虽正,必有覆败之辱,故曰“弟子舆尸,使不当也。”舆,在此指战车;尸,指战死之人。舆尸,指用战车载尸而归,形容大败之状。
  
  何天之衢:“何天之衢”,语出《周易·大畜》上九爻辞说:“何天之衢,亨。”何音荷,有担负、肩姚之义;衡,指四通八达之道,天衢喻朝政大事。因上九大畜大道已成,往日乾阳不可上进。现在可以上进了,往日贤才不得用,现在贤路大开,可以得用了。君子才德充实,又得大有作为之时,故象辞曰“何天之衡,道大行也。”
  
  舍尔灵龟:“舍尔灵龟”,语出《周易·颐卦》初九爻辞。本卦上艮下震,上下皆为阳爻,中为阴爻,大象为离,有灵龟之象。阳刚之爻,本以能养人为贵,但其位卑,无养人之功,有待正应之四以养之,故日“舍尔灵龟”。
  
  官衙南向:“官衙南向”,从历史上的帝王宫室,到府县衙门,都一律南向。如北京的天安门和各省、市、县的衙门,都是南向的,所以有“小小衙门向南开”之俚语。这是什么原因呢?这起源于盖天派的古天文,南向以立圭表测日影,或南向立竿见影以测晷景。南向有方向为正,目标光明和纪念南向测日影所取得的伟大发现,因为前人在古天文的观测中,发现了一整套认识、分析、处理事物的规律和方法,由此可见官衙南向的意义了。
  
  治历明时:“治历明时”,语出《周易·革卦》。如说:“泽中有火,革,君子以治历明时。”“泽中有之”,指水火不能相容,即自然界相互革命之象。“治历明时”,指治世的大从君子,取象于历法,因时而革。如昼夜不同为一日之革,晦朔不同为一月之革,分至不同为一季之革,四时不同为一年之革等。但古代帝王,改朝换代,必须改历,这亦取“治历明时”之义。《周易玩辞》说:“凡改世者必治历,改岁者亦必治历,治一世之历者,可以明三正、五运之相革,治一岁之历者,可以明十二岁、六十甲子之相革。”
  
  朋友讲习:“朋友讲习”,语出《周易·兑卦》卦辞。卦辞说:“象曰:丽泽兑,君子以朋友讲习。”丽有连的意思,兑为泽,上下皆兑,有两泽相连,互相滋益之象。结合人事,朋友互相讲所不明之理,习所不熟之理,也可双方互相滋益,故日“君子以朋友讲习”。来知德说:“两泽相丽,交相浸润,互有滋益,水就湿,各以类而相从,朋友之道,不出乎此。……朋友之间,从容论说,以讲之于先,我又切实体验,以习之于后,则心与理相涵,而所知者益精,身与事相安,而所能者益固。”
  
  两派六宗:清代《四库全书总目》将易学历史的源流变迁,分为“两派六宗”。两派,就是象数派和义理派;六宗,一为太卜遗法,二为京房、焦赣论机祥,三为陈抟、邵雍穷造化,四为五弼黜象数,五为胡瑷、程颐阐儒理(实际应为程、朱),六为李光地、杨万里参史实。《四库全书总目·经部易类小序》说:“《左传》所记诸占,盖犹太卜之遗法,汉儒言象数,去古未远也。一变而为京焦,入于机样,再变而为陈邵,务穷造化,易遂不切于民用。王弼尽黜象数,说以老庄,一变而为胡瑷、程子、始阐明儒理,再变而为李光地、杨万里,又参证史实,易遂日启其论端。此两派六宗,已互相攻驳。”
  
  物极必反:“物极必反”,是事物变化的普遍规律,现举剥卦之象说明之。剥卦上艮下坤,五阴爻自下渐长,消剥在上之一阳,阴盛阳孤,势将尽剥,这就是“物极必反”之象。凡事物发展到了极限,都会走向它的反面,如病情发展到了极限,就会阳证似阴,阴证似阳,出现假寒真热,假热真寒的症状;舆论造过了头,就会言过其实,文过饰非;遇事过于残暴,逼人太甚,就会引起反抗,这些都是物极必反的例证。
  
  易更三圣:奠定易学基础,推动易学发展的“三圣”,就是指伏羲画卦,文王作卦辞、文言,孔子作彖、象、辞及易传。后来又有易为“四圣”之书,则加上周公作爻辞。
  
  周流六虚:“周流六虚”,语出《周易·系辞下传·七章》。六虚,指卦六位,六位无固定之物,如虚的空套子;周流,指阴阳刚柔,往来变化于爻位之中。《易例》说:“天地设位,易行乎其中矣。天地,有乾坤之象也;设立者,列阴阳配合之位也。易谓坎离(指日月),坎离者,乾坤二用,二用无爻位,周流行六虚,往来既不定,上下亦无常,幽潜沦匿,变化于中,包囊万物,为道纪纲。”
  
  系于金木尼:“系于金木尼”,语出《周易·[女后]卦》初六爻辞。初六爻辞说:“系于金木尼,贞吉。”其象辞又说:“系于金木尼,柔道迁也。”[女后]者,遇也,[女后]卦初六,一阴始生,当遇之时,阴不当遇乎阳,宜静自守则吉,故有“系于金木尼(音痴),贞吉”之象。木尼在车下,可以制止车轮不动,金木尼指基坚固,本卦上乾下巽,乾为金,所以有此象。
  
  丧牛于易:“丧牛于易”,语出《周易·旅卦》上九爻辞。上九爻辞说:“丧牛于易,终莫之闻也。”因本卦上九当羁旅穷极之时,在上而过于高亢,故无守卫之人,而丧牛于田边之地,造成了欲行无资的境地,祸生于所忽而不自觉,故日“终莫之闻也。”
  
  承筐圭羊:“承筐圭羊”,语出《周易·归妹》上六爻辞。上六爻辞说:“女承筐无实,士圭羊无血,无攸利。”本卦上震下兑,兑为女,震为士。古者新婚夫妇祭祀,女妇提竹筐以采苹蘩之类,男子宰羊而盛于鼎俎,若筐中空空无物,屠羊无血,空筐死羊,意味着夫妇之礼不成,故日“无攸利”。
  
  承乘比应:“承乘比应”,讲爻与爻之间的关系。承,在六爻顺序中,凡阴爻对上一爻的阳爻关系,称为承。如井卦,初六爻承九二爻,六四爻承九五爻等。乘,当阳爻在上时,阴爻对阳爻称为乘。如泰卦,六四乘九三等。比,指阴爻与阳爻的相邻关系。初与二,二与三,三与四,四与五,五与上,都呈比的关系。如观卦,六四比九五等。应,指六爻中,初与四,二与五,三与上之间的呼应关系。如否卦,初六应九四,六二应九五,六三应上九等。
  
  革面洗心:“革面洗心”,见《周易·革卦》上六爻辞。上六爻辞说:“小人革面,顺以从君也”。小人,在此指百姓;革面,言百姓旧日屈从于暴政,面从而心不从,今则革除其表面之假意屈人,而真正心悦诚服,拥护新政,故日“革面洗心”,也就是顺以从君意。
  
  革故鼎新:“革故鼎新”,语出《周易·杂卦传》。杂卦传说:“革去故也,鼎取新也。”鼎卦上离下巽,巽为木,离为火,木上燃火,有烹饪之象。《释文》说:“烹,煮也;饪,熟也。”即以火烧鼎,变生物为熟物,这就有“革故鼎新”之义。后来引伸到社会上,以革除旧政,建立新政,拆去旧房,建成新房之象,称为革故鼎新。
  
  参伍错综:“参伍错综”之义,参,指用参天之法,即取奇数一、三、五;参伍,即取一、五之数而三之,以为十五之数。错,指洛书之图皆三三纵横,可以罗络而数,其数皆十五,这就是错;综,会三个五以为十五,而又三其十五以为四十五,这就是综。《易原》说:“若其错综所及,功用不胜其广矣。……推一五而三之以为十五,十五已见,又从而三之,则夫始而象变五矣,已而为参两之九六也,已又为七八之六子也,则八纯卦已成,而六十四卦者悉有其象矣。
  
  参天两地:古人以五行数为基数,按奇阳偶阴的原则,所以“参天”则用天数之一、三、五而成其为九,“两地”则用地数的二、四而成其为六。推之则不仅乾阳用九,坤阴用六,举凡阳爻皆用九,阴爻皆用六,故日“乾之策二百一十六,坤之策一百四十有四”,以应周天三百六十度。《易原》说:“参天云者,并天之一、三、五而成其为九也,阳主进九者,在天地后五数中,阳进而极也,故圣从画奇以象乎天,而名其爻为九,命其卦为乾也。两地云者,并地之二、四而成其为六也,阴主减六者,在天地后五数中,阴退而极者也,故圣人画耦以象乎地,而名其爻为六,命其卦为坤也,此其倚数以成九六之初也,……则卦数在易,无有不生乎天地五初之数者也”。
  
  制器尚象:“制器尚象”,也就是观象制器,这应该说就是中国古代对科技发明所用的辞语,但学者在探讨时有不同意见,这里引顾颉刚和胡适的一场辩论:顾颉刚认为:《系辞传》把制器都归于圣人看了卦象而制作的,这不合逻辑。这等于把一切文明都归于易卦,而易卦又归于圣人所画,圣人由卦形而悟出新器具,这是莫须有的事。造船一定是看了木头浮在水面而想起的,不是看了涣卦的结果。胡适认为:观象制器是一种文化起源的学说。所谓观象,只是象而已,并不专指卦象。卦象只是物象的符号,见物而起意象,触类而长之。若不依据历史上器物发明的程序,乃责数千年前的人见了火上水下的卦象何以不发明汽船,这是违背历史发展程序的。瓦特见水壶盖冲动,乃想到蒸气之力,这就是观象制器,牛顿见苹果落地,乃想到万有引力,这也是观象制器,同样是有象而后制器。
  
  类族辨物:“类族辨物”,语出《周易·同人》卦辞。卦辞说:“象日:天与火,同人,君子以类族辨物。”类族,言天生万物,各类殊分,此法乾天之无私,于殊分之族中,而类聚其所同,这就是“异中求同”的方法。辨物,言火之所及,凡物必照,此法离火之普照,而辨析其义,这就是“同中求异”的方法。来知德说:“类族者,于其族而类之;辨物者,于其物而辨之。如是刚同轨同轮,道德可一,风俗可同,亦如天与火不同而同矣。”
  
  何天之衢:“何天之衢”,语出《周易·大畜》上九爻辞。上九爻辞说:"何天之衢,享"。何音荷,有担负、肩挑之义;衢,指四通八达之道,天衢喻朝政大事。因上九大畜大道已成,往日乾阳不可上进,现在可以上进了,往日贤才不得用,现在贤路大开,可以得用了。君子才德充实,又得大有作为之时,故象辞日"何天之衢,道大行也"。
  
  帝乙归妹:“帝乙归妹”,语出《周易·归妹》六五爻辞。因本卦六五柔中居尊,有德而贵,上应九二,故以帝乙归妹为喻。帝乙,指始制帝女下嫁之礼的人;归,出嫁;妹:帝女,即以帝王之礼出嫁帝女,这是既地位尊贵,而又很有德行之象。
  
  羝羊触藩:“羝羊触藩”,语出《周易·大壮》九三爻辞。九三爻辞说:“小人用壮,君子用罔,贞厉。羝羊触藩,羸其角。”本卦上震下乾,中爻为兑有羊象,震为木有藩象,藩指藩篱,罔言冒昧而进,羸为瘦为病。九三当乾体之终,交震动之际,有阳刚冒进之象。但小人用壮,多以血气之强,轻率妄进以取困,如羊之以角触其藩篱,角反出其藩篱外,易去而难反,不能用其力,是角之壮者,反为藩篱所困,故得贞厉。此恃壮反得厉,乃戒君子勿学小人用壮,而当以义理为勇,不能冒进以取困,着就是羝羊触藩之义。
  
  涣奔其杌:“涣奔其杌”,语出《周易·涣卦》九二爻卦。九二爻卦说:“涣奔其杌,悔亡。”本卦上巽下兑,中爻坎互震,为足为动,有奔象;中爻震木,应爻巽木,有杌(音侮)象。杌,木凳。比喻天下人心涣散之时,二居坎陷之中,本有险难不足以济涣,但能脱险出奔,以应九五中正之君,则悔可亡而愿可遂,不仅有脱险就杌之安,而且可遂其济涣之志愿。
  
  乾坤交媾:“乾坤交媾”,见泰卦。泰卦上坤下乾,坤为地,乾为天,只有地气上升,天气下降,才能乾坤交媾,交媾则上下气机通泰,故万物化生,这就是泰之象。地天泰则上下通,国运泰则民安乐,这都取乾坤交媾之象。
  
  威名相济:“威名相济”义出《周易.噬嗑》卦。本卦上离下震,其卦上下两阳而中虚象口,只九四一阳间于其中,乃象腮中有物,所以必咬而后合。引申到人事上,天下事有强梗谗邪参于其中,则须纯之以法乃能除之,所以全卦以治狱之事为喻,治狱则提出“威名相济”一词。上离为电,下震为雷,用刑狱治化,若明不如电则不能察秋毫,动不如雷之威则不能当机立断,电耀雷震,一切是非曲直,无不使之光明昭著,这就是威名相济之义。
  
  幽独之贤:“幽独之贤”,语出《周易履卦》九二爻辞。九二爻辞说:“履道坦坦,幽人贞吉。”因本爻以刚居柔而处中,有坦途之象。九二在下,与九五不相应,有幽独之象,而幽独之贤,多惊世骇俗,索引行怪。此种幽独之贤,必坦率恬静,不受外界干扰,才能得到好结果,故曰惟贞乃吉。
  
  弧矢之利:《周易.睽卦》上九说:“睽弧,……先张之弧,后说之弧。”睽卦上离下兑,有火炎上而水润下,二体相违,睽为弓矢,弧指弓。“弧矢之利”,取弧矢相反相成,以武力推翻暴政,巩固新政,救民于水火之中,这就是的弧矢之利意思。
  
  诲淫诲盗:“诲淫诲盗”,语出〈周易.系辞传〉释“解卦六三爻辞”。爻辞说:“负且乘,致寇至。”有人问孔子说,研究易经的人,能知道强盗会来袭击吗?孔子即举本卦辞为例,说明其理。孔子指出:“负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以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漫下暴,盗思伐之矣。漫藏海盗,治容诲淫,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诲淫诲盗”,是说如有珍贵之物而漫不经心,保存于不妥当的地方,这等于教人家老盗窃;妆饰妖艳,态度轻浮,这等于教人家来玷辱。前者将了诲盗,后者讲了诲淫,诲,有教诲、招惹之意。这都说明“负且乘”是一个不正常的行为,必然导致“致寇至”的结果。
  
  结绳而治:“结绳而治”,语出〈周易.系辞传〉。如说:“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盖取诸央”。结绳,以结绳两头,其结的形式大小相同,然后从中割断,长短相等,各持其一,以为他日对验的证据。在上者,亦本此结绳为信之俗,以判断其欺伪和真理来治理之,故取央卦,央,有以刚决柔,以君子决小人之象。
  
  洗心退藏:“洗心退藏”,语出《周易.辞传》。洗心,就是清心之意,心中无一毫私意;退藏,即不仅无一毫私意,亦不产生任何欲念。来知德说:“洗心者,心之本然,圣人之心无一毫私欲,如江汉以濯之矣。……退藏于密者,此心未发也。”
  
  比类取象:“比类取象”,是易学五行学说的一个重大研究方法。即按照事物的不同性质、作用与形态,分别归属于木火土金水无形的项目之中,借以阐述人体脏腑组织之间的生理、病理复杂关系,以及人体与外界环境之间的相互联系,对这种事物属性的归纳方法,称为比类取象。
  
  取坎填离:坎离两卦,是由乾坤两卦中间一爻呼唤位置而变成的。炼丹家认为。人成胎儿后,即由先天八卦的乾坤相对变为后天八卦的坎离相对,则形成火上水下的未济局面,但如果通过练功,则可返还本原的先天八卦图形,使水上火下,坎离既济,达到心肾之气相交的局面,就可以延年益寿。
  
  南杭北尚:“南杭北尚”,即指南方的杭辛斋,北方的尚秉和,这是近代两位杰出的易学家。他们都有专著和自己独特学术观点和创造性的见解,所以获此美称。
  
  枯杨生秭:“枯杨生秭”,语出《周易·大过》九二爻辞。大过,下巽上兑,巽为木,兑为泽,有巽木为杨生于泽下之象。但木过老,故曰枯杨;秭,指根之荣茂于下者,以喻下卦巽错震,为长男,有老夫之象,应爻兑,为少女,有女妻之象。由此可见,本爻“枯杨生秭”是指古老的杨树又从根上发出了嫩芽,老头子又娶了一个小媳妇,这是老阳合少阴,可以遂其生育之功能;但阳盛而老,阴弱而小,双方虽然匹配,却很不协调,故一方面说“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一方面又说“老夫女妻,过以相与也”。
  
  枯杨生华:“枯杨生华”,语出《周易·大过》九五爻辞。因本卦兑错艮,为少男,有士夫象,指未婚少男;应爻巽,指上六,为长女,有老妇之象,指已嫁而老者。杨指杨树,华同花,有花生于枯杨之上,不会结子,无益于杨树。如小伙子与老太婆结婚,这是少阳合老阴,这种匹配虽然象枯树开花,但也只能新鲜一时,长久不了,只是勉强凑合而已。假设一个机构,不是选贤任能,而是冗员充斥,勉强凑合,必然不能把事办好,故曰“老妇得其士夫,……亦可丑也。”
  
  载鬼一车:“载鬼一车”,语出《周易·睽卦》上九爻辞。睽卦上离下兑。离错坎。坎为隐伏,为舆,隐伏为鬼,舆为车,故有载鬼一车之象。睽卦火炎上而泽润下,二体相违,人鬼殊途,亦是睽的意思,故以载鬼一车相喻。
  
  陷必有丽:“陷必有丽”,语出《周易·序卦传》。《序卦传》说:“坎者陷也,陷必有所丽,故受之以离。“坎水中实而暗,离火中虚而明,有暗必有明,有夜必有昼,陷于险难,必有所附丽,度过艰难,便是光明,由此可见,陷必有丽就是祸福相依的道理。
  
  晋角之躁:“晋角之躁”,语出《周易·晋卦》上九爻辞。上九爻辞说:“晋角其,维用伐邑,利吉无咎,贞吝。”角,刚而居上;伐,此作治理;邑,私有领地。上九刚劲之极,前无所进,若刚以上进,必有悔吝之事,所以虽有光被天下之才,亦不敢躁动,只好去智力自己私邑了。来知德说:“前无所进,不能成康侯光明之业,反系恋其私以伐邑,虽邑所当伐,其事固贞,亦可羞矣。
  
  原始要终:语出《周易·系辞传》。如说:“原始要终,以为质也。”画卦之法,必始于初爻,终于上爻,然后成一卦之体,质,即指卦体。来知德说:“初者,卦之始,原其始,则二三在其中矣;上者,卦之终,要其终,则四五在其中矣。卦必原始要终以为体,故文王之辞,亦必原始要终以为辞,如屯曰元亨利贞,蒙曰童蒙求我,皆合其始终二体言之也。”后来则发展成为研究事物的始终学说。
  
  谋事在人:虽然古语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是关键还是在人。易学论天(包括天地),主要是讲自然界的规律,易学论人,则认为人是自然的产物,人类社会是自然发展的结果,人与其事物不一样,他有复杂的思维能力,他有智慧,所以只有人才能与天、地配成三才。人类必须遵循自然规律,效法自然规律,所谓要“推天道以明人事”。如谦卦有“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人道恶盈而好谦”,这是教人效法天道,加强道德修养,树立好的品性。旅卦说:“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狱。”这是教人效法,谨严礼仪法度,正大光明,治理好国家。由于天人之间有共通规律,所以人道可以效法天道,如人的道德行为,生活习俗,以至于社会制度,治国方法,用兵原则等等,都可以效法天道,按照自然规律进行。但八卦在效法天道的同时,大量论述的是人谋之事,讲人的地位和作用,讲人的成就,讲人的努力,即所谓谋事在人。人的努力表现在几方面:第一,乾卦强带哦“自强不息”。第二,系辞还强调“穷神知化”。第三,系辞还指出“裁成相辅”。即言要有所作为,遵循自然规律,从而与天地协调;又要在遵循固有的基础上,加以辅助、节制和调整,使其更加符合人类的要求。当然,卦辞、爻辞只体现了他们对事物判断的可能性,每一卦辞和爻辞都不把问题表示得绝对,都是大概如此。必须引而伸之,触类而长之,即要触类引申,举一反三,善于联想,善于归纳出原因,以便于去改变环境,趋吉避凶,这就是谋事在人。
  
  谦谦君子:“谦谦君子”,语出《周易·谦卦》初六爻辞。初六爻辞说:“谦谦君子,卑以自牧也。初六,以柔处下,有谦而又谦之象;君子如能效法此德,则称“谦谦君子”。“
  
  卑以自牧”,就是老子“卑弱以自持”的意思,平时自养谦德,居柔而处下,则愈无人能超越他,若当危难之时,若非深自屈折,,则不足以济险难。由此可见,自觉修养谦虚之德的重大意义。
  
  随时变通:“随时变通”,语出《周易·随卦》卦辞。卦辞说:“大亨贞无咎,而天下随时。”顺时以动,人必随之,动皆走正道,故上下悦从,这说明大亨通,也会发生错误,要“大亨通无咎”,则必准之于理,随时变通。理在于上之随下,则随其下;理在于下之随上,则随其上;理在于泰,则随其时之泰;理在于否,则随其时之否,总之,要随其时之所宜而变通。
  
  童牛之牯:“童牛之牯”,语出《周易·大畜》六四爻辞。六四变离有牛象,艮为少有童象,于小牛角上系以横木有牯象,因中爻变震有手持施于角之象。于小牛角上系一横木,使无法以角顶人,逐渐改变其习性。借喻当禁止为恶于未行之先,防患未然,安分自养,则用力少而成功多,故爻辞赞其结果有元吉之象。
  
  惩忿窒欲:“惩忿窒欲”,语出《周易·损卦》。本卦上艮下兑,艮为山,兑为泽,山下有泽,损,君子以惩忿窒欲。此言君子观山之象以惩忿,因愤怒之发,气涌如山,易发难只,惩怒必如摧山,惩于今而杜绝于后;观泽之象以窒欲,欲之起甚微,不易觉察,如泽之使人沉溺,思想顾虑很多,故防欲当防止陷于沼泽之中,必遏止堵塞,使不再产生此种念头,这就是惩忿窒欲的意义。
  
  颐以养正:“颐以养正”,语出《周易·杂卦传》。养之道,以养人畜贤为正,就颐卦六爻言之,下震动,多言求人之养,求人之养者多不正,故多凶;上艮止,多言养人,养人者多得正,故多吉。吴慎说:“养之为道,以养人为公,养己为私。自养之道,以养德为大,养体为小。”这些都讲的是颐以养正之理。
  
  感而遂通:“感而遂通”,语出《周易·咸卦》。咸,就是感的意思,何以能“感而遂通”呢?因本卦上兑下艮,艮为少男,兑为少女,因男女相感,莫若少者,所以感而遂通。咸有感义,何以不曰感而曰咸,古人认为,咸字去掉感下面的心,以有心之感多出自私意,只有无心之感,才感之至公,才能感而遂通。
  
  雉飞矢亡:“雉飞矢亡”,语出《周易·旅卦》六五爻辞。六五爻辞说:“射雉,一矢亡,终以誉命。”因六五阴柔,当旅之时,故有射雉而“雉飞矢亡”之象。如果能依赖上下二刚爻,则文明得中,就可始凶而终得誉命之吉。本卦上离下坎,离为雉,错坎为矢,变乾为一,故有雉飞矢亡之断。
  
  遁世无闷:“遁世无闷”,语出《周易·遁卦》。遁有退避而去的意思,从人事上说,就是急流勇退,以避祸之义。因本卦上乾下艮,有二阴从下增长,阳当退避之象,若人们在此特定的环境下,则当审时度势,毅然隐退,如此则身虽隐退,而功与名反得以保存,所谓身虽遁而道亨,故心情舒畅而无遗憾。若眷恋禄位,苟且留连,必然遭祸,故曰遁世无闷。
  
  箕子明夷:“箕子明夷”,语出《周易·明夷》六五爻辞。本卦坤上离下,坤为地,离为日,日在地下,光明当然受到损伤,夷,伤也,明夷,就是光明受到损伤的意思。箕子明夷箕子接近至昏之君殷纣,无法逃避,只好把自己的一切聪明才智藏起来,佯狂以自晦其明,这样才免去了杀身之祸。殷纣覆灭后,武王访箕子,箕子才再度显其才智,授以《洪范·九畴》,这好象晚上太阳被地球遮掩,把光明藏起来,以保证天在东方得以再显光明之象一样,故曰箕子明夷。
  
  隔八相生:“隔八相生”,是古人从律数大小次序中发现的最谐和音的方法。律数大小次序的排列是: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仲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将黄钟从十二宫子位起排成圆图,则谐和音的位置都在第八位上。如黄钟的谐和音为林钟,从黄钟、大吕的次序数,则恰在第八位。依次,林钟生太簇,太簇生南吕,南吕生姑洗,姑洗声应钟,应钟生蕤宾,蕤宾生大吕,大吕生夷则,夷则生夹钟,夹钟生无射,无射生仲吕,仲吕又生黄钟,皆相隔八位。
  
  篾首酱翁:“篾首酱翁”,乃宋儒程子之逸闻。《易图明辩》说:“程颐之父向,尝守广汉,颐与兄灏皆随侍游成都,见治篾桶者,挟册就视之,则易也。欲拟议致诘,而篾者先曰,若尝学此乎,因指未济男之穷以发问,二程逊而问之,则曰:三阳皆失位,兄弟焕然有所省,翌日再过之则去矣。其后袁滋入洛问易于颐,颐曰:易学在蜀耳,盍往求之。滋入蜀访问,久无所遇,已而见卖酱薛翁于眉、邛间,与语,大有所得。……篾首酱翁,皆蜀之隐君子也。”这段记载,已清楚说明篾首酱翁的由来,学者可不解自明了。
  
  辨物居方:“辨物居方”,语出《周易·未济》卦辞。卦辞说:“火在水上,未济,君子以慎辨物居方。”本卦离上坎下,水火不能相交,则未能发挥济物之功,君子观此象以慎辨物居方。辨物必如火之明,居方必如水之聚,辨物使物以群分,因水火各异,故于异中求同;居方使方以类聚,因水火各居相对之位,故又当同中求异,如此则物以群分,分定不乱,虽未济而成既济矣。
  
  翰音于天:“翰音于天”,语出《周易·中孚》上九爻辞。上九爻辞说:“翰音登于天,何可长也。”鸡鸣振动翅膀,引颈高唱,称为翰音。本卦上巽下兑,巽为鸡,兑为口,定时而鸣。上九居天位,故言鸡鸣之声登于天。这是说,鸡非能登天之禽,翰音怎能闻于天,这是弄虚作假,用鸡叫充当鹤鸣,以欺世盗名,故曰何可长也。
  
  鼯鼠之贪:“鼯鼠之贪”,语出《周易·晋卦》九四爻辞。九四爻辞说:“晋如鼯鼠,贞厉,……位不当也。”本卦上离下坤,互二三为艮,有鼠象;阳爻为大,鼯鼠即大鼠,鼠性昼伏夜出,不敢见人。而鼯鼠虽大,但贪食而畏人,极无技能和道德。结合人事,九四以刚居阴,不中不正,但近居君侧,窃居高位,贪食俸禄,而又疾贤妒能,搞阴谋诡计,又惧怕人知,虽正亦危,何况九四不中不正,故曰鼯鼠贞厉,位不当也。
  
  旆昧沛沫:“旆昧沛沫”,皆古天文用语。旆,旌燔之属,虽大而不全暗,指北斗在昏时之后;昧,指平旦之前,皆微明可见。沛,大暗而不见星斗;沫,指斗勺后星,皆暗而不见。《周易玩辞》说:“旆者旌燔之属,虽大而不全暗,斗在昏时之后。昧,居平旦之前。自旆昧言之,皆有小明。……大暗谓之沛,斗勺后星谓之沫。则其昏甚于斗。”
  
  重门击柝:“重门击柝”,语出《周易·系辞传》。《系辞传》说:“重门击柝,以待暴客,盖取诸豫。”因本卦上震下坤,中爻为艮,艮为门阙,取多重门之义;震为雷,如有声之木,言重门关闭又击木梆,以此防备盗贼侵袭,这就是“重门击柝”有“备豫”之义,如此可防患于未然。
  
  彘猪之牙 :“彘猪之牙”,语出《周易·畜》六五爻辞。本卦上艮下乾,离错坎有豕,中爻震为足,指好奔走的小猪仔。五变巽为绳,有系之之象;牙,即指系豕之木桩。此言好奔走的小猪仔,用绳把它栓在木桩上,使之驯服。此六五柔中居尊,所畜者大,彘猪之喻,言能使天下强梗者,皆自屈服为所用,此大吉之象。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