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9博客

精神家园

 
 
 

日志

 
 

细看蒋经国的真面目  

2013-09-21 10:19:22|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细看蒋经国的真面目

                                                           作者:吴乃德(台湾中央研究院研究员) 

   虽然蒋经国统治台湾近40年,可是相较于其他的独裁者,他的真实面貌很少被了解。在独裁政治中,信息被严格管制,最高统治者的真实面貌和人格特质几乎完全无法得知。其负面的行为和缺点,更是难以显露。而由于独裁者的权力来源缺乏民主的合法性,利用领袖崇拜的宣传 来创造政治支持乃成为独裁政治的重要工作。在密集和精致的宣传之下,独裁者的真正面貌和特质必然距离真实颇为遥远。甚至独裁者的日记,都是为了政治宣传。 由于蒋经国过去的追随者目前都仍活跃于政坛,蒋经国的真实面目更可能受到掩饰。

 

    从不阅读严肃的作品

 

  从目前已有的大量的回忆、传记和蒋经国自己的文字记录中,我们对蒋经国这个人获得几个印象。我们获得的第一个最显著的印象是, 和其他大多数的独裁者一样,蒋经国的知识水平和文化素养非常平庸。民主政体所产生的政治领袖文化水平有高有低,可是现代世界的独裁政体几乎没有生产过像林 肯、罗斯福、丘吉尔那种气质的领袖。一个人阅读的书籍反映出他的文化和知识水平。蒋经国似乎是一个从不读书的人,至少从不阅读严肃的作品。蒋介石过世之 后,他发表该年(1975)一整年的日记《难忘的一年》。这本日记显示,他在这一整年中没读过一本书。如果他有读书的话,是不可能漏记的。因为该日记几乎是巨细靡遗,甚至有一则(925日)说,满身大汗,买了一大瓶汽水,一饮而尽,由此可知水对身体的重要了。(此种小学生似的感言令人讶异其思想水平。)除了来台湾之前或许读过古书王阳明之外,他似乎没有阅读当代较严肃的作品,无论是人文还是社会科学的著作。他的一些言论和著作显示,他最喜欢、最精读的书是他父亲推荐的传教书籍《荒漠甘泉》。因此,虽然他的演讲和文章喜欢引用别人的话,可是却几乎从来没有引用过严肃的作品。他最常引用的还是《荒漠甘泉》以及他父亲的著作和言论。

 

    只引用领袖国父言论

 

  最足以显示蒋经国不读书的,应是另外一本专门记载他每天阅读记录的《胜利之路》。这本书号称是蒋经国自己读书的心得每一天写一篇。蒋经国这一整年的阅读记录显示,他在这一年间也同样从没有读过任何一本严肃的著作。该书所有的引言几乎全部来自领袖国父所说的话。除了自己不读书外,更恐怖的是:在一则题目为择书精读的读书记录中,他写道:

 

  书店里成千上万的书,并不是每本书都要读的。我们只能选择最需要最有用的书来看那么我们念什么书呢?国父和领袖的学问融贯中西,我们如果能将国父遗教领袖训词详细阅读,反复研究,则一生足够研究,尽够应用了。

 

  只要阅读国父遗教和领袖训词,一生就足够用了!这是多么恐怖的想法。幸好蒋经国并没有利用他最高无上的权力强行推销这个想法,幸好蒋经国的这本阅读记录没有成为高中学生的必读书籍,否则台湾的文化势将停滞整个世代,国民的知识势将更远离文明社会最起码的要求。

 

  蒋经国这本阅读记录,除了只引用领袖和国父的言论之外,也有不少中国古代的历史故事。可是这些故事都是以现代语文叙述,而且全都没有注明出处。或许这是别人捉刀代写的著作,而非蒋经国自己的阅读记录。不过即使是由别人捉刀,仍然反映出蒋经国的文化水平,或至少反映出整个统治核心的文化水平。如果蒋经国是一个有阅读习惯的人,他必然会在这样的宣传品中要求他的捉刀者列入他喜欢的书籍以和国民分享。可是不论是《难忘的一年》或是《胜利之路》,都没有任何这样的纪录。

 

  平庸领导『物以类聚』

 

  在一篇少见给予蒋经国较为平衡评价的文章中,一位政治观察家也提到了统治圈素质的低落。作者的解释是,大树旁边长不出树来,强人旁边也产不了有担当的干才。我却比较倾向于接受物以类聚说。领导者的强势权威和作风固然会影响团队成员的决策能力和团队的决策风格,可是决策能力和文化素质基本上是不相干的。我不相信一个平庸的领导者可以长期吸引卓越的追随者。最基本的原因是:平庸的领导者缺乏正确判断追随者素质的能力。我也不相信,一个卓越的领导者可以长期忍受平庸的追随者。

 

  蒋经国身边人物的诸多回忆,不论是跟随者、护卫、还是政治伙伴,都同样不曾记载蒋经国喜欢哪些作品,甚至没有提到他曾经阅读过哪些严肃著作。例如克莱恩的《我所知道的蒋经国》一书。克莱恩是美国中央情报局驻台办事处主任。由于职务的关系,和蒋经国有过数年的亲密交往。他的妻子则是蒋经国的英文家教。克莱恩和蒋经国不但常因为公务接触,余暇也经常玩在一起,饮酒作乐。双方的关系长达30年。如果蒋经国因为随从和跟随者缺乏文化素养而不和他们提及他阅读的严肃著作,对克莱恩应该没有这样的考虑。可是克莱恩不但从没提到蒋经国阅读的作品,也不曾提及在他和蒋经国长达4年的频繁接触以及后来20多年的偶尔接触中,蒋经国曾经说出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话和见解。

 

  处理私人情感极冷酷

 

  蒋经国另一个个性上的特征是冷酷。有一位法国记者曾经问过密特朗,政治领袖必须具备哪些条件。密特朗的回答只有一个字:漠 然indifference)。密特朗的想法和甘地有些类似。甘地认为政治人物不应该有亲密的朋友,否则会影响政治判断。政治领袖为了应付随时在变化 中的政治情势,或许必须对朋友、同志、和敌人保持超然,甚至漠然。可是在私人感情上,蒋经国的漠然显得几近冷酷。他和章亚若以及章孝慈兄弟的关系,似乎就是这项个性的表现。章亚若到底如何死亡,一直众说纷纭。根据当时蒋经国在赣南的旧部漆高儒的说法,当章亚若以蒋夫人的名义积极参加社交活动后,蒋经国 的手下认为,为了蒋经国的政治前途,必须将之加以除去。执行这项任务的是蒋经国留俄的同学,特务黄中美。而蒋经国的反应呢?蒋经国先生对这位戴墨镜的人 显然很不满意。蒋经国对手下谋害一个无辜的女人、而且是钟爱的情人的反应,居然只是很不满意而已。

 

  章亚若之死疑云难解

 

  黄中美执行私刑之前,其他手下提醒他此等大事必须三思,黄居然回答,我会负责。这些迹象让我们很难相信这件谋杀案不是出自蒋经国的授意或同意。章亚若死后,蒋经国一生中从来没有单独接见过他的两个亲生儿子。在媒体受严厉控制、白色恐怖气氛弥漫的整整40年间,和儿子见面而不泄漏消息并非难事。然而蒋经国从来没有这样做。他和亲生子女的关系实在有异于常人。

 

  当独裁者因权力而逐渐远离人性纯真的时候,却同时也对别人的炽烈人性怀着深沉的妒恨。和许多独裁者一样,蒋经国也喜欢对被他压迫的人施予个人恩惠。这种行为可以有各种不同的解释。我倾向于认为,这种施恩行为其实是为了屈辱反对者,而其动机则是上述的妒恨心理。例如殷海光过世后, 他太太的出国申请一直不被核准,甚至有特务到她家劝她打消出国的意念。后来在雷震的指点下,殷太太写信给蒋经国向他求情,才终于获准出国。雷震以他在统治 核心中多年的经验告诉她,你要出国,你一定要亲自写一封信给蒋经国。国民党的作法就是这样,希望你求他。你求他,他再放你,这样他就很有面子。雷震的解释是统治者要面子。另外一种可能的解释则是:统治者要反对者以实际的行为明白承认,谁才是真正有权力的人,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抢顾正秋不择手段

 

  蒋经国对章亚若的方式,表现出他个性上的冷漠,同时也显示他对法律的态度。很多例子都显示蒋经国并不是一个尊重法律和人权的政治人物。他的侍卫提到,总统府一位科长因为生活和行事风格都为蒋经国所不喜,不知何事触怒蒋经国,竟莫名其妙地被警备总部关了半年。另一个为当时政坛众所周知的例子是,曾任台湾省政府财政厅长的任显群,因为娶了蒋经国追求的平剧名饯顾正秋而为蒋所报复,以参加叛乱组织为名将任逮捕入狱。顾正秋的回忆录 对这件事的叙述非常暧昧不明:结婚之前友人劝告他们,为了任的政治前途必须慎重考虑;结婚时,虽然顾正秋交往的对象俱为当时在朝的权贵(如徐柏园、周至柔、张道藩、黄杰、王叔铭、雷震等),仍然不敢公开举行婚礼;然后是任显群在狱中,以平剧戏码《审头刺汤》为暗语,要顾正秋学习剧中女主角雪艳,于成婚之 夜刺杀为了抢夺女人而陷害忠良的汤勤。这些线索留给读者太多的疑惑:何人有这样大的权势,不但将广交权贵的顾正秋逼得连结婚都不敢公开,甚至让这对夫妇不惜考虑在床上刺杀恶人以殉情的惨烈结局?如果对一般人可以如此不顾法律、不尊重人权,对挑战其统治权威的反对者,他会采取何种行动也就不难预料了。

 

                                                                                   [吴乃德--台湾中央研究院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