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9博客

精神家园

 
 
 

日志

 
 

人物生平 段玉裁  

2013-06-18 06:49:02|  分类: 国学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生平
       段玉裁[1](1735-1815),祖籍原为河南省,其先祖随宋王朝南迁,落户金坛。他的曾祖父和祖父都是秀才,以农耕为主

  段玉裁像[2]


业,以读书为乐事。父亲段得莘是一位廪生,曾在镇江、扬州等地任过塾师,对子女家教甚严,望子成龙心切。雍正十三年乙卯(1735年),段玉裁出生于江苏省金坛西门外大坝头村,有一姐二弟一妹,父亲虽为塾师,但收入微薄。由于父亲常年在外执教,家务全由母亲史氏操劳。全家人衣着粗布,常年是大麦粥糊口,很少吃上白米饭,家境非常清贫。
       段玉裁十三岁补诸生,曾至扬州安定书院就读,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二十五岁中举人,任国子监教习,入都会试,屡不中。经人介绍,段玉裁在京就教职,获读顾炎武的《音学五书》,有意于音韵之学,遂边教边做学问,历时约10年。在京时,师事戴震,并结识了钱大昕邵晋涵姚鼐等学者。 返里后,又得与刘台拱、汪中、金榜等人相交。55岁时,二次入都,得识王念孙王引之父子,商讨音韵、训诂,颇为契合。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吏部铨授贵州玉屏县知县,两年后,调到四川省,先后任富顺、南溪和巫山县知事,仕宦期间,均携《六书音韵表》于身边,“每处分公事毕,漏下三鼓,辄篝灯改窜是书以为常”。经10年,他以父母年迈多病、自身有疾为由,辞官归故里,时年仅47岁。58岁时移居苏州阊门外之枝园。
       出身寒素的段玉裁,毕生铭记“不耕砚田无乐,不撑铁骨莫支”的祖训,一生以著述为乐事,他克服重重困难,潜心注释《说文》。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的四月,不幸跌坏了右腿,从此成为残疾之人。当时的段玉裁曾对友人说,“说文注”三年必有可成。可谓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段氏坏足,“说文注”成。”其后健康每况愈下,盖春夏秋三季多不适,而春季尤甚,疮烂疥烦,两眼昏花,心脉甚虚,稍用心则夜间不能安宿,又左臂疼痛不可耐。此时段玉裁最为担心的事,是注释“说文”能否完成,他曾对友人说,“贱体春病如故,栗栗危惧‘说文注’恐难成矣,精力衰甚,既成而死,则幸矣!” 到段玉裁注释“说文”完成时,他又对自己的学生说,“吾以春蚕一般,茧既成,惟待毙焉。”
       经过30多年的时间完成的《说文解字注》30卷,王念孙推崇说,自许慎之后“千百年来无此作矣”。嘉庆二十年(1815年)五月《说文解字注》全书刻成,为将此书刻成付印,他用去了全部积蓄。嘉庆二十年乙亥(1815年),9月8日在贫病交加之中去世,王念孙悲曰:“若膺死,天下无读书人矣!”有说文解字注、六书音韵表等书。卒年八十一。[3]
       段玉裁高足弟子之中,长洲徐頲、嘉兴沈涛、女婿仁和龚丽正(龚自珍之父)较为知名,长洲陈奂尤其得其学识真传。[4]
编辑本段个人成就
       段玉裁博览群书,著述宏富,由经学以治小学。在小学范围内,又从音韵以治文字训诂。根基充实,深得体要。所著有《六书音均表》、《诗经小学》、《古文尚书撰异》、《周礼汉读考》、《仪礼汉读考》、《汲古阁说文订》、 《说文解字注》及《经韵楼集》等书。《六书音韵表》在顾炎武《音学五书》和江永(1681~1762)《古韵标准》的基础上剖析加密,分古韵为17部,在古韵学上是一部划时代的著作。中国当代语言学家周祖谟认为此书“在古韵学上是一部划时代的著作”。

  《说文解字注》


     《说文解字注》积30余年的功力写成,体大思精,为前所未有。他先为《说文解字读》,每字之下博引群书,详注出处,晚年才删去繁文,简约成《说文解字注》。嘉庆二十年(1815年)五月全书刻成,风行一时,大为学者所称赞,《说文》之学也由此而盛。
      《说文》段注的主要特点是:①比勘二徐(徐铉、徐锴)本,刊正传写和刻本的谬误。②阐明许书著作的体例。③引证经传古籍,解释许说,推求许说所本。④在许慎训解之外,说明字义的引申和变迁;指出字有古今,义也有古今。⑤阐发音与义之间的关系,根据谐声声符说明音义相通之理。与同时学者桂馥朱骏声王筠并称《说文》四大家。
       段玉裁注《说文》的成就极大。他不仅贯串全书,详加注释,把《说文》在考订文字、声音、训诂三方面的真实价值阐发无遗,而且创通许多研究词义的方法,对汉语训诂学的发展开拓了新的内容和新的门径。尽管书中不免有偏执武断之处,可是其中精粹之处终不可没。其后钮树玉作《段氏说文注订》,徐承庆作《说文段注匡谬》,王绍兰作《说文解字段注订补》,徐灏作《说文段注笺》,虽各有发明,然成就不大,且有以不谬为谬者,转增烦扰。段书旧有经韵楼原刻本,后又有苏州书局翻刻本。198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据原刻本影印行世。惟原刻本误字不少,苏州局本稍胜。学者可参考冯桂芬《段注说文考正》,冯将原书误处均已校出。
       段玉裁不但在整理文献的实践中作出了不朽的业绩,同时他总结实践经验,又提出很多卓越的见解,诸如“改字”问题、误校问题、分别作者之是非与本子之是非等,卓识宏议,发人之所未发,至今为学者所称道。其在《经韵楼集·与黄荛圃论孟子音义书》中有论:“凡宋版古书,信其是处则从之,信其非处则改之,其疑不定者,则姑存以俟之。不得勿论其是非,不敢改易一字,意欲存其真,适滋后来之惑。”关于“改字”问题,总的说来,他是主张“勇改”的,认为当改则改,知错不改反而会留下后果。但是他同时又反对妄改、擅改,因为妄改、擅改会造成更恶劣甚至难以挽回的后果。他说:“转不若多存其未校订之本,使学者随其学之浅深以定其瑕瑜,而瑕瑜之真固在。古书之坏于不校者固多,坏于校者尤多。坏于不校者,以校治之;坏于校者,久而不可治。”(《经韵楼集·重刊明道二年国语序》)甘苦有得之言,发人深省!段玉裁校书不迷信古本,而是主张依靠自己的学识,善加判断。他分析经书的“疏”与“经注”本来都是各自单行的,各家所守的“经注”以及单行的“疏”受授不同,其字其说龃龉者多,自《十三经》合刊注疏音释,学者能够识别其源流同异的并不多。在这样复杂的情况下,仅仅依靠古本来校勘经书的文字,已不能够解决问题,最后只有凭借自己的学识作出抉择。《十三经注疏·释文校勘记序》指出:“顾自唐以来,而徒沾沾于宋本,抑末也。”可见段玉裁不独鄙视俗本为不足据,就是通常以为的精善宋本,也亦去其积误而探其义理以定是非,这就恐怕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了。其分析为:“读书有本子之是非,有作书者之是非(按当指立说),本子之是非,可雠校而定之,作书者之是非,则末易定也……仆以为定本子之是非,存乎淹博,定作书者之是非,则存乎识断、审定。”(《经韵楼集·与胡孝廉世琦书》)这些议论,给校勘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必须具备深厚的学力和扎实的基本功。段玉裁在校勘方面的绝诣,有很多校例已为当代发现的敦煌写本、阜阳汉简所证实,不能不令人叹服。其所著《古文尚书撰异》勘正今本误字甚多,当时无别本可参,仅凭理校,今与敦煌写本对校,每多合者。王重民《敦煌古籍叙录》云:曾以《尚书》残卷《益稷》、《禹贡》两例“持与段氏《撰异》对读”,其中段氏所定“脞字从肉”、“繇字不从草”等例,“今照此写本,段君之言为定谳矣”。又如段玉裁在《诗经小学》中判断《诗经.墓门》“夫也不良,歌以讯之”的“讯”为“谇”之误,近年,安徽阜阳汉墓出土的《诗经》竹简正作“歌以谇之”,证实了他的判断完全正确。
编辑本段藏书之家
       清文字学家、藏书家。字若膺,号懋堂,江苏金坛人。出生于书香门第,铭记“不耕砚田无乐事,不撑铁骨莫支贫”的祖训,博览群书,13岁补邑庠生,乾隆二十五年(1760)举人,历任贵州玉屏、四川富顺、南溪、巫山等知县,“每处分公事毕”,即挑灯夜读,勤奋著述,毫不懈怠。早年拜著名经学大师戴震为师,从此潜心于文字学、经学,刻苦钻研。46岁时以父老引疾归,卜居苏州枫桥,潜心著述和藏书,前后30余年,完成名著《说文解字注》30卷。晚年,经济拮据,又历时8年,节衣缩食,终将此书刻成。家富藏书,同时的知名学者和藏书家如顾广圻、卢文弨、臧镛、顾之逵等,均有藏书和校书之记载。有藏书处“晚翠轩”、“经韵楼”等,藏书印有“玉裁校正”、“平江段氏晚翠轩藏书”、“经韵楼”等。著述宏富,有《古文尚书撰异》、《毛诗小学》、《周礼汉读考》、《汲古阁说文订》、《六书音韵表》、《经韵楼集》等30余种700余卷。[5]
编辑本段清史文载
段玉裁,字若膺,金坛人。生而颖异,读书有兼人之资。乾隆二十五年举人,至

  王野翔绘《段玉裁像》


       京师见休宁戴震,好其学,遂师事之。以教习得贵州玉屏县知县,旋调四川,署富顺及南溪县事,又办理化林坪站务。时大兵征金川,挽输络绎,玉裁处分毕,辄篝镫著述不辍。著六书音均表五卷。古韵自顾炎武析为十部,后江永复析为十三部,玉裁谓支、佳一部也,脂、微、齐皆、灰一部也,之、咍一部也,汉人犹未尝淆借通用。晋、宋而后,乃少有出入。迄乎唐之功令,支注“脂、之同用”,佳注“皆同用”,灰注“咍同用”,於是古之截然为三者,罕有知之。又谓真、臻、先、与谆、文、殷、魂、痕为二,尤、幽与侯为二,得十七部。其书始名诗经韵谱,群经韵谱。嘉定钱大昕见之,以为凿破混沌,后易其体例,增以新加,十七部盖如旧也。震伟其所学之精,云自唐以来讲韵学者所未发。寻任巫山县,年四十六,以父老引疾归,键户不问世事者三十馀年。
       玉裁於周、秦、两汉书,无所不读,诸家小学,皆别择其是非。於是积数十年精力,专说说文,著说文解字注三十卷,谓:“尔雅以下,义书也;声类以下,音书也;说文,形书也。凡篆一字,先训其义,次释其形,次释其音,合三者以完一篆,故曰形书。”又谓:“许以形为主,因形以说音、说义。其所说义,与他书绝不同者,他书多假借,则字多非本义,许惟就字说其本义。知何者为本义,乃知何者为假借,则本义乃假借之权衡也。说文、尔雅相为表里,治说文而后尔雅及传注明。”又谓:“自仓颉造字时至唐、虞、三代、秦、汉以及许叔重造说文,曰‘某声’、曰‘读若某’者,皆条理合一不紊。故既用徐铉切音,又某字志之曰古音第几部,后附六书音均表,俾形、声相为表里。始为长编,名说文解字读,凡五百四十卷。既乃隐括之成此注。”玉裁又以:“说文者,说字之书,故有‘读如’、无‘读为’,说经、传之书,必兼是二者。汉人作注,於字发疑正读,其例有三:‘读如’、‘读若’者,拟其音也,比方之词;‘读为’‘读曰’者,易其字也,变化之词;‘当为’者,定为字之误、声之误,而改其字也,救正之词:三者分,而汉注可读,而经可读。”述汉读考,先成周礼六卷,又撰礼经汉读考一卷,其他十六卷未成。仪徵阮元谓玉裁书有功於天下后世者三:言古音一也,言说文二也,汉读考三也。其他说经之书,以汉志毛诗经、毛诗古训传本各自为书,因釐次传文,还其旧著,重订毛诗古训传三十卷。以诸经惟尚书离厄最甚,古文几亡,贾逵分别古今,刘陶是正文字,其书皆不存。乃广蒐补阙,正晋、唐之妄改,存周、汉之驳文,著古文尚书撰异三十二卷。又录左氏经文,取郑注礼、周礼,存古文、今文故书之例,附见公羊、谷梁经文之异,著春秋左氏古经十二卷,而以左氏传五十凡附后。外有毛诗小学三十卷,汲古阁说文订六卷,经韵楼集十二卷。嘉庆二十年,卒,年八十一。
       初,玉裁与念孙俱师震,故戴氏有段、王两家之学,玉裁少震四岁,谦,专执弟子礼,虽耄,或称震,必垂手拱立,朔望必庄诵震手札一通。卒后,王念孙谓其弟子长洲陈奂曰:“若膺死,天下遂无读书人矣!”玉裁弟子,长洲徐颋、嘉兴沈涛及女夫仁和龚丽正俱知名,而奂尤得其传,奂自有传
编辑本段家族溯源
       段氏可考之远祖叫段百三。百三本北宋河南人,靖康之变,随宋南渡, 遂卜居金坛。此后日就月将,十五世,生有段武,这个人就是段玉裁的曾祖 。段玉裁的祖父名叫段文。段家大概从段文时起,开始定居在金坛县的大坝头村。这个居

  段玉裁纪念馆


所标明段家在当时是个乡下的农家。不过,在这个农家里,从段武到段文,父子二人却都是邑庠生,也就是县学的生员,亦即秀才。但这种秀才是需要自己拿钱读书的。段文生段世续,这个人是段玉裁的父亲。段世续字得莘,得莘和他祖、父一样,也是秀才,所不同的是他是个邑廪生。廪生每月由官府供给粮米,由有关部门供应鱼肉,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公费生。段家祖孙三代都是读书人,因此,在当时的金坛,段家是属于书香门第的一族。但是和有些书香门第不同,段家并不是良田万顷的富户,只是普通的耕读人家。段家先人有句家训,叫作“不撑铁骨莫支贫”,刘盼遂《段玉裁先生年谱》(以下简称《年谱》)亦用“食贫”、“赤贫”二字来形容当时段玉裁父、祖的生活状况,都证明段家生活的拮据。
       在科举盛行的年代里,学而优则仕,年青人要想改变自己终生被束缚在 土地上的命运,就只能走读书这条路。而在封建社会里,利禄所系,儿孙走科举之路是每个家庭的最大愿望,只要生活条件稍有可能,谁都会这样做的。段家祖上自然不能例外。可惜的是在段玉裁以前,段家的读书人在进取的 路上拼搏,到头来也只争到个秀才而已,举族之中没有一个中举者。 秀才不中举,又惜着自己的满肚子学问,那就只好走村塾师这条路,因此,从段玉裁祖父开始。不中举之后,就都作了村塾师,如《年谱》上说段玉裁的祖父以“诲后进”为务,并且“不倦”,又说段玉裁的父亲段得莘“ 厉行授徒,严课程”,段玉裁自己在《经韵楼集》卷九《先妣梳几铭序》中 亦有“吾家故贫甚,吾祖父吾父皆以授徒为生,每岁计所人惰脯数十两以为 出”云云就是证据。段家一父一子均以“授徒为生”,可是所授赚来的却是 家境“贫甚”,显然他们所授徒,决不是入主县学,只是本地或外地的书塾 。《年谱》上说段得莘“馆于镇江、扬州”,是说段得莘曾在外地做教书先 生。 村塾师的地位低卑自是不待言的了,但在知识的占有上却胜过普通的耕 种人家,这种占有使他有条件课子,致令书香门祚不衰。 段玉裁是在清世宗雍正十三年乙卯(公元1735)出生的,他是段家的长孙 ,这决定要由他来薪传段家的三代书香。
编辑本段学术影响
       段玉裁所著《说文解字注》问世以后,很快就赢得了崇高的声誉,它被公认为解释“说文”的权威性著作。正如当年嘉定学者钱大昕所说,此书出,将使海内说经之家奉为圭臬。与段玉裁同时代的小学家王念孙也曾推崇说,自许慎之后“千七百年来无此作矣”。

  段玉裁墓地


       段玉裁在训诂学方面的卓越贡献,不仅在清代受到有关学者的赞誉和尊重,直至今日,他的作品仍然为国内外训诂学者所推崇。殷孟伦在《段玉裁和他的〈说文解字注〉》的文章中赞誉说,段注“说文”的问世,标志着中国语言的研究已进人近代语言的革命阶段,是一个划时代的里程碑。他还认为,“说文”有了段注,才真正算作从语言角度来加以研究和阐述,“说文”对语言和文字的作用,也才真正为人们所了解。上述这些评价,对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来说是当之无愧的。早在20世纪初,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就曾被译成日文,至今,日本仍有一些学术团体还在研究段玉裁的有关训诂学著述;在北美、欧洲和东南亚一些国家的汉学家们,也很关心段玉裁著作的研究情况。
       段玉裁在文字训诂学等方面所作出的成就,是继许慎之后的第一块里程碑,他的著作已成为我国文化宝库中的一份极其珍贵的遗产。段玉裁不愧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代朴学宗师。
编辑本段作品选摘
诗作
【登雅州城楼】
雉堞嵯峨矗素雯,登临豪兴百寮分。
滩声不厌喧终古,山色从来媚夕曛。
洛沫异源同赴海,蔡蒙高处独干云。
圣朝声教原无外,偶为筹边誓六军。
飞越峰高木叶声,从军岁晚不胜情。
但知牧圉勤羁绁,敢道潺湲可濯缨。
落落长松樛堞霓,离离幽草人新晴。
却愁一片城头月,西照关山此夜营。
《字仙段玉裁》
       2002年《常州年鉴》记载:【传记小说《字仙段玉裁》出版】丁寅生创作的长篇传记小说《字仙段玉裁》,由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发行,在上海书城一楼大厅展销。段玉裁(1735~1815),江苏金坛人,为我国清代著名的经学家,文字、音韵、训诂学家,朴学宗师。《字仙段玉裁》系作者历时15年创作而成,共38章38.5万字,再现了段玉裁苦耕砚田、瘁注《说文解字》的坎坷历程。全书以段玉裁铁骨支贫注《说文解字》的传奇故事为经,以清乾隆年间的重大史实为纬,故事情节曲折迷离,人物形象鲜明生动,有较强的可读性。著名语言学家、训诂学家和文献学家、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徐复为该书作序。
书法

  篆书对联


  隶书书法


  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段玉裁《与刘端临书》


  1806年作 草书唐人句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