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9博客

精神家园

 
 
 

日志

 
 

天文·人文·法律  

2012-09-19 05:46:42|  分类: 转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先生:这篇文章,是以天文历法为基础谈法谈律,上个月被《中国政法大学学报》,发表在头条位置上。敬请先生指教!

抵制日货,关键的问题是:要在技术、工艺、质量上把日货比下去、挤出去。

祝好!

                                                   刘工9.18

 

 

                 天文·人文·法律

                            ——从自然法到人文法

                                         ·刘明武·

提要:法与律,是如何起源的?源头的中华文化里有没有法,有没有律?法与律,在源头处是不是一回事?法律与天文历法有没有关系?所有这些,是本文追溯的问题。

关键词:法; 律; 法律; 人文法;天文历法

 

一、三个问题

1.在源头的中华文化里,有法律吗?

2.法与律,是一回事吗?

3.法律是怎样产生的?是以什么为坐标产生的?

本文的重心,在“有没有”与“如何有”这两个问题上,至于具体的条文之法,本文不作详细讨论。

二、法律溯源

源头的中华文化即中华元文化中,有法也有律。从源流关系上看,经典中的法与律是单独而论的,法与律是两回事。在先秦诸子这里,法与律先是单独而论,之后合二而一而论。中华先贤创造了法也创造了律,法与律从何而来,其本义如何,又是如何合二而一的,下面开始从源而流的追溯。

(一) “法”字溯源。

1.《经典》论法。一个“法”字,可以做动词,可以做名词。动词之法,有效法、取法、效仿之义;名词之法,有准则、法则之义。

⑴《周易》论法。《周易·系辞上》:“崇效天,卑法地。”效与法,是两个单音词。高效法天,低效法地,这是中华先贤所建立起的“如何为人”的坐标。“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与“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都是这一坐标的具体诠释。法,为效法之法,为取法之法。效法之法,是动词,不是名词。效法、取法之法,讲究的是自觉性与主动性,与规定性的“法律”之法无关。

⑵《尚书》论法。《尚书·吕刑》:“苗民弗用灵,制以刑,惟作五虐之刑曰法。”这句话的意思是:苗民不用教化,而采用了五种苦虐刑法。五虐之刑,包括刖(断脚胫)、黥(刀刻面而染色)、劓(割鼻子)、椓(去势)。这句话里出现了“刑”与“法”两个字,而且陈述方式的是“在此之前”与“本族之外”。《吕刑》用贬低的口气,讲述了这样一个事实:五刑之法起源于苗民。苗民之法,为条文“法律”之法。苗民属于蚩尤一族,中华大地上的法律之法最早起于以蚩尤为首的苗民。去势之刑,延续至司马迁;刻面染色之刑,一直延续至《水浒传》中的林冲与宋江。这说明,此法有延续性,所以不能用一个“虐”字来评价苗民之法。《吕刑》是周穆王的诰辞,这篇诰辞叙述了刑、法之源。

⑶《黄帝四经》论法。《黄帝四经·经法·道法》:“法者,引得失以绳,而明曲直者也。”法是什么?法是明辨是非曲直、衡量得失的准绳。这里阐明的是“何谓法”的概念与“作用为何”的功能。《黄帝四经·经法》出土于马王堆汉墓。

⑷《黄帝内经》论法。《黄帝内经·素问·上古天真论》:“法于阴阳。”又:“法则天地。”此两处论法,均为动词法。法有效法、取法之义。法天地,法阴阳,《黄帝内经》的这一立场与《周易》完全一致。天地,指的是自然之天地,是自然之天文地理。阴阳,指的是一日之内的昼夜,一岁之中的寒暑。

《黄帝内经·素问·生气通天论》:“谨道如法,长有天命。”《黄帝内经·素问·诊要经终论》:“春夏秋冬,各有所刺,法其所在。”此两处论法,均为名词法,法有法则、准则之义。“谨道如法”,强调的是以道为法。何谓道?一阴一阳之谓道。何谓一阴一阳?一天之内的昼夜,一岁之中的寒暑。昼为阳,夜为阴;暑为阳,寒为阴。寒暑进一步细分,可以分为春夏秋冬四时。四时之中,春夏为阳,秋冬为阴。昼夜,由日往月来所决定。寒暑,由太阳在南北回归线之间一往一来所决定。天文历法中的阴阳,具有严格的规定性。以日月论道,以太阳本身论道,道是可以量化之道,道是可以定量之道。

2.诸子论法。先秦诸子从不同角度论证了“法”的重要性。

⑴孔子论法。《礼记·少义》:“工依于法。”注:“法,谓规矩尺寸之数也。”工,士农工商四民之一。工民所依之法,为方圆规矩之法。方圆规矩,有数字、比例上的严格规定性,此法为数字法。

⑵管子论法。《管子·心术上》:“杀戮禁诛谓之法。”杀、戮、诛,三者均为刀斧之刑。禁,为令行禁止之条文。此处之法,有“法律”之法与“刑罚”之罚的双重意义。

《管子·七法》:“尺寸也、绳墨也、规矩也、衡石也、斗斛也、角量也,谓之法。”尺寸,度也;衡石,衡也;斗斛、角量,量也。此法为度量衡之法,为生活与交易中的准则。绳墨,准绳也。规矩,方圆也。此法为工民之法,是制造器具的准则。度量衡之法与工民之法,均为具有严格规定性的数字法。

⑶墨子论法。《墨子·经上》:“法,所若而然也。”墨子论法,论的是逻辑法。逻辑法,有“应该如此,必须如此”之义。

⑷韩非子论法。《韩非子·定法》:“法者,宪令著于官府,刑罚必于民心;赏存乎慎法,而罚加乎;姦令者也,此臣之所师也。”韩非子论法,论出的是君王之法,论出的是法律之法。

⑸鶡冠子论法。《鶡冠子·度万》:“守一道,制万物者,法也。”鶡冠子论法,论出的是制约万物的自然法。自然法,法出自然。

3.“法”之来源。法从道中来,法从历中来,法从日月星辰与春夏秋冬中来,总之,法为自然法。这是经典与先秦诸子的共同解释。

⑴《黄帝四经》论法之源。《黄帝四经·经法·道法》:“道生法。”法从道中来。前面已经谈到,日月可以论道,太阳本身也可以论道。道,体现在昼夜、寒暑之中,体现在四时四方即时间空间之中。道,体现在天文历法之中。总之,中华先贤以天文为坐标,创造了天文历法。道生法,实际上讲的是法律之法的母源在天文。

⑵《黄帝内经》论法之来源。《黄帝内经·素问·诊要经终论》:“春夏秋冬,各有所刺,法其所在。”以春夏秋冬四时为坐标论证问题,这是《黄帝内经》论证问题的基本方式。“春如何?夏如何?秋如何?冬如何?”如此“四如何”可以论证天气的正常与异常,可以论证人体脉象的正常与异常,可以论证动植物的正常与异常。法在春夏秋冬中,四时就是论证问题的法则。划分春夏秋冬,坐标有二:一是太阳;二是北斗。《周髀算经》中的春夏秋冬是以日影长短变化为坐标划分出来的。《鶡冠子》中的春夏秋冬是以北斗星斗柄东西南北四个指向为坐标划分出来的。

⑶管子论法之来源。有功应该赏,有罪应该罚,治民有器,治兵有数,胜敌国有理。以一定之法治国,以一定之规治国,这是管子这位早期法家的基本立场。治国,必须有法规法度。《管子·七法》谈到法、数、度量衡、规矩方圆之根源时,出现了这样一个结论:“根天地之气,寒暑之和。”管子还在《四时》篇中说出这样一句话:“不知四时,乃失国之基。”基者,基础也。四时为国之基,治国用法规法度,四时与法之间显然有着必然的联系。

⑷鶡冠子论法之来源。《鶡冠子·环流》:“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斗柄运于上,事立于下……此道之用法也。”天上的斗柄有东西南北四个指向,历中有春夏秋冬四个时令,这里可以论道,这里可以论法。道是自然之道,法是自然法则。

《鶡冠子·度万》:“法令者,四时之正。” “四时之正”可以由太阳确定,可以由北斗星确定。法令相关于“四时之正”,“四时之正”相关于太阳、北斗星。太阳、北斗属于天文,“四时之正”属于历法,归根结底,法令相关于天文历法。

⑸文子论法之来源。《文子·九守》:“故圣人法天顺地……以天为父,以地为母,阴阳为纲,四时为纪。”《文子·上义》:“夫法之所由生者,即应时而变。”以天地为父母,以阴阳四时为纲纪。天地为自然之天地,阴阳四时为天文历法;文子论父母,归结于天地。文子论纲纪,归结于天文。

⑹韩非子论秦国之法。《韩非子·和氏》:“商君教秦孝公以连什伍,设告坐之过,燔诗书而明法令。”又:“秦行商君法而富强。”韩非子告诉后人,秦国之法为商君(商鞅)所制定。商鞅制法,制出了连坐之法。株连,有悖于中华文化。鲧治水失败,受到舜的严惩。严惩鲧,并不影响禹的使用与提拔。禹是鲧的儿子,治水成功,舜禅让于禹。这才是中华文化的刑罚。中华文化讲刑罚,但首先讲的是人文教育。《周易·彖传》有“刑罚清而民服”的论断,更有“关乎人文,以化成天下”的论断。商鞅制法,舍人文而独取法令之法。“燔诗书”毁的是人文,“明法令”独存的是法令。“燔诗书而明法令”告诉世人与后人,商鞅重法令而毁人文。毁人文而独存法令,是不是商鞅改革失败的原因之一?重视法、强调法的重要性,这是法家韩非与先贤的一致之处。法出于道还是法出于人,这是先贤与法家韩非原则区别之处。

5苗民之法应该早于华夏。《尚书·吕刑》介绍了两个基本事实:一是苗民有法,二是苗民之法早于华夏。苗民之法应该早于华夏,《管子》中还有一个有力的佐证。《管子·五行》记载:“黄帝得蚩尤而明于天道……立五行以正天时……人与天调,然后天地之美生。”黄帝,华夏也;蚩尤,苗也。蚩尤帮助黄帝制历,说明苗民之历早于华夏。如果以天文历法为法之母源,“蚩尤帮助黄帝制历”一说,可以为苗民之法早于华夏提供一个佐证。

6.“法”之小结。泱泱中华,文明古国,礼仪之邦。中华民族讲礼又讲法。礼育君子,法治害群之马。

中华文化中的礼法,均以天文历法为母源。礼出自然之序,法出自然之序。礼为自然礼,法为自然法。天文历法,是礼法的母源。礼出自然之序,《礼记·月令》中有详细的阐述。祭祀活动,祭的节令。一年之中天子的四大祭祀活动,祭的是“四立”——立春立夏立秋立冬。本文的主题是谈法,法礼同源,简介于此。

 “夫法者,天下之准绳也。”(《文子·上义》)法的功能是为天下立规,立出天下人必须遵守的一定之规。

法的本质是禁邪扶正。《说文解字》中的“法”字,上面还有一个“廌”字。廌有角,用来抵触不正直者。法尚公平。“法”字之所以以水为偏旁,隐喻的意思是法应该“平之如水”。

(二)“律”字溯源

律,最初的意义指的是音律之律。律,是历法之历的伴生物。

1.《周易》论律。《师》卦初六爻辞:“师出以律。”《师·象传》:“师出以律,失律凶也。”师者,军队也。出师论律,应该是军律之律。“失律”之师,肯定要失败。

2.《尚书》论律。《尚书·舜典》:“同律度量衡。”一句话五个字,五个字五个单音词。同,同一也。律,音律也。舜之前的中华大地上已经有了度量衡,是舜第一次统一了音律与度量衡。《论语·八佾》论舜时代的韶乐,论了“尽善尽美”四个字。“声依永,律和声。”《尚书·舜典》将律与音乐之声联系在了一起。律,是声乐之标准。《尚书》论律,论的是音律之律。

3.《周髀算经》与《大戴礼记》论律。历从天文来,律从历法来,律历为伴生关系。关于律历伴生关系,《周髀算经·陈子模型》还有一个解释:“冬至夏至,观律之数,听钟之音。”冬至,由日影最长点所决定。夏至,由日影最短点所决定。冬至夏至,实际上是太阳相交于南北回归线的两个点。黄钟大吕之声出于自然,出于天文变化。《周髀算经》论律,论出了“大乐与天地同和”的所以然。

何谓历,何谓律?《大戴礼记·曾子天圆》的解释是:“圣人谨守日月之数,以察星辰之行,以序四时之顺逆,谓之历。截十二管,以宗八音之上下清浊,谓之律也。”此处论律,一是解释了“历”与“律”的概念;二是解释了“历”与“律”的伴生关系。日月星辰属于天文,“星辰之行”属于天文变化,日月之数属于天文变化的定量量化,春夏秋冬则属于人文历法,历出于日月之数,历合以星辰之行。这段话的核心意思是:历律同源,共生于变化的天文、天文的变化。

4.《周礼》与《汉书》论律。《汉书·律历上》有解释:“律有十二,阳六为律,阴六为吕。”何谓六律六吕?最早的解释出于《周礼》。《周礼·春官》:“大师掌六律、六同以合阴阳之声。阳声:黄钟、大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阴声:大吕、应钟、南吕、函钟、小吕、夹钟。”《周礼》与《汉书》论律,论出的是律数——律之数量。

5.《礼记》与《吕氏春秋》论律。十二律对应十二月,《礼记·月令》与《吕氏春秋·十二纪》有详细的解释,因为篇幅过长,这里不再引用。《礼记》论律,律还有效法、遵循之义。《礼记·中庸》:“上律天时,下袭水土。”律天时之律,遵循节令之义也。

6.《黄帝内经》论律。《黄帝内经·素问·阴阳别论》:“十二月应十二脉。”《黄帝内经·灵枢·九针论》:“六者,律也;律者,调阴阳四时而合十二经脉。”在《黄帝内经》中,十二月、十二律是论证十二经脉的坐标。时间无形律无形,经络亦无形,所以用实证的方法认识不了经脉。

7.《史记》与《汉书》论律。《史记·律书》:“王者制事立法,物度轨则,壹禀於六律,六律为万事根本焉。”《史记》论律,论出的是万事之根本。人文之律,不仅仅局限于音乐一域,而是涉及到万事万物的法则。《汉书·刑法志》:“做律九章。”与刑法相关的九章之律,为法律之律。

8.律之小结。没有音乐的民族,不是优秀的民族。没有音乐的文化,不是优秀的文化。关于律,这里做四点小结。

其一,律为音乐之标准,有“不一归于一,不齐归于齐”均匀均衡之义。中华大地上的音律之律,起于文字之前,其母源是天文历法。

其二,人文之律,不仅仅局限于音乐一域,而是涉及到万事万物。所以然则何?因为律出天文历法。天文历法的第一落脚点就是时间与空间,一切从时空来,所以时空可以论一切。律之所以能够论万事之根本,律出时空是奥秘所在。

其三,今天世界通用的十二平均律,源于中华文化。《周礼》中的阴阳十二律,经明世子朱载堉整理后形成十二平均律,之后传入西方,逐步被全世界所采用。此处可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落后的文化会产生出被全世界接受、而且永远也不会过时的成果吗?

其四,音律之外,一个“律”字还有军律军纪、法律法令之义。

其五,在源头文化中,律与法是单独而论的。

(三)“法律”溯源

1.《管子》论法律。《管子·七臣七主》:“夫法者,所以兴功惧暴也;律者,所以定分止争也。令者,所以令人知事也。法律政令,吏民规矩绳墨也。”

此处的管子,先论法,后论律、令,后又“法律政令”合一而论,最终落脚于“吏民规矩绳墨”的注释。

法律政令,是“吏”与“民”一体遵守的准则。

《管子·七法》:“论功计劳,未尝失法律也。”此处管子论法律,所论的是法律的功能与作用。《管子·法法》:“宪律制度必法道。”“宪律制度”为国之根本,王之根本,但这一根本并不是出于王,而是出于道。

2.《庄子》论法律。《庄子·徐无鬼》:“法律之士广治,礼教之士敬容。”这句话的意思是:研修法律者一心推行法治,崇尚礼教者则注重仪容。庄子谈法律论礼教,是以局外人的身份进行评论的。道家人物庄子,崇尚的是自然。本文引用庄子,目的是想证明这一个问题:管子时代,“法”与“律”有时单独而论,有时合一而论。而庄子时代,“法律”则已经形成了双音合成词。“法律”与“礼教”并列而论,说明了两者在庄子时代已经受到了同等的重视。

3.规矩溯源。管子将规矩准绳与法律相联系,这就有必要追溯一下规矩准绳的起源。

《黄帝内经·素问·脉要精微论》:“春应中规,夏应中矩。”春规夏矩,春与夏属于天文历法。 

《淮南子·时则训》:“春治以规,秋治以矩。”春规秋矩,春与秋属于天文历法。

规矩权衡中绳与太阳相联系的完美解释,是在《汉书》中出现的。《汉书·魏相列传》:“天地变化,必由阴阳,阴阳之分,以日为纪。日冬夏至,则八风之序立,万物之性成,各有常职,不得相干。东方之神太昊,乘‘兑’执规司春;南方之神炎帝,乘‘离’执衡司夏;西方之神少昊,乘‘兑’执矩司秋;北方之神颛顼,乘‘坎’执权司冬;中央之神黄帝,乘‘坤’、‘艮’执绳司下土。”

这段论述,基本上是史前天文历法的解释:天分阴阳,即天分寒暑。冬至寒,夏至暑。冬至夏至,由日影长短两极所决定;春分秋分,由日影长而短、短而长的两个平分点所决定。由太阳分出了寒暑阴阳,由太阳分出了春夏秋冬,由太阳分出了规矩权衡——春规秋矩夏衡冬权。由北斗星斗柄指向南北或东西两个方位分出了准绳、中绳。春夏秋冬四时对应着空间中的东西南北中五方,时间空间与规矩准绳联系在了一起。所有这些,根本在“以日为纪”。冬至,太阳相交于南回归线;夏至,太阳相交于北回归线;春分秋分,太阳南来北往两次相交于赤道。太阳与地球的不同对应关系,产生了天文历法。天文历法,演化出了规矩权衡、中绳与准绳。

几个解释稍有不同,但共同点都解释在了天文历法上。由此可以得出结论:人文法律与自然法则有着母源关系。法与律,是官民共同遵守的准绳。人文法源于自然法,自然法源于太阳法。

三、天文历法与行政法规

以天文历法为准则治理天下,是中华先贤的基本思路,这里举三个例子说明问题。

1.《尚书》中的例子。尧是《尚书》开篇处出现的第一位帝王。尧的最大贡献,就是组织人才进行天文观测,最终制定出了岁有四时366天的历。《尚书·尧典》:“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允厘百工,庶绩咸熙。”366日,这是当时测定的太阳回归年的时间长度。闰月之闰,调整的太阳历与太阴历的时间差。四时春夏秋冬,这是分出的四季。这里已经有的“岁”的概念。《周易·系辞下》:“寒往则暑来,暑往则寒来,寒暑相推而岁成焉。”《黄帝内经·素问·六节藏象论》:“四时谓之岁。”《周髀算经·日月历法》:“日复星,为一岁。”三个论断揭示了这样一个研究历程:为确定一个“岁”字,先贤们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有了历,其作用体现在何处?由历规定百官的任务,以历为准则把所有的事务办好。“允厘百工,庶绩咸熙”这句话就是这个意思。

2.《春秋左传》中的例子。《春秋左传·昭公十七年》记载了这样一个历史典故:鲁昭公不明白少皞氏时代的官员为何以鸟为官名,东夷小国郯国的使者郯子顺利地解答了这一难题。郯子说:“少皞氏是我们的祖先,我知道这件事的‘所以然’。郯子先从黄帝讲起:黄帝以云纪事,所以官员以云命名;炎帝以火纪事,所以官员以火命名;共工氏以水纪事,所以官员以水命名;太皞氏以龙纪事,所以官员以龙命名。少皞氏以鸟纪事,所以官员以鸟命名。然后解释了“这种鸟”与“这种事”的关系:凤鸟氏是掌管历法的官;玄鸟氏是掌管春分秋分的官;伯赵氏是掌管冬至夏至的官;青鸟氏是掌管立春立夏的官;丹鸟氏是掌管立秋立冬的官……纪事之事,即天文历法。天文历法,在中华先贤这里是“一等一”的大事。官员设置,首先设置主管天文历法的官。天文历法中,最重要的是八节。八节,当时称之为分至启闭。分即春分秋分两分,至即冬至夏至两至;启即立春立夏,闭即立秋立冬。分至启闭,各有官员负责。纪事纪历的所以然华夏失传了,东夷人还记忆得清清楚楚。“天子失官,学在四夷。”孔子知道了这一典故,做出了这八个字的评价。

3.《周礼》中的例子。《周礼》是记载了周代官员设置的经典,周代设置了六种官员——天官、地官、春官、夏官、秋官、冬官。春夏秋冬四时,属于天文历法。以春夏秋冬为基准设置官员,说明了天文历法在周代的基础性地位。

4.《管子》中的例子。《管子·五行》篇中记载了一种五行历,这种历是蚩尤帮助黄帝制定的。五行金木水火土,一行72天,五行360天。五行历以木行为首以水行为终,依次顺序是木火土金水。在每一行的72天里,天子会发布一种政令,昭告天下百姓“在这一时间段内,应该干什么,不应该干什么”。例如在木行72天里天子出令,禁民斩木。例如在水行72天里天子出令,令民出猎。以历行令,五行历行出五种令。

五行历远远早于四时历,彝族文化中保存了一种十月太阳历,一月36天,一年360天;两个月为一行,一行72天;冬至过大年,年节3天;夏至过小年,年节2天。四年闰一天,时间长度平均365.25天。彝族十月太阳历,相似相同于《管子》中的五行历。

四、关于刑与狱的记载与传说

1.《周易》的记载。《周易·蒙·象传》:“利用刑人,以正法也。”这里出现了“刑”与“法”,刑为刑罚,法为正法,刑罚落脚于正法,这说明刑罚是手段,正法才是目的。《蒙》卦是六十四卦第四卦,《蒙》卦有启蒙之义。启蒙是人文启蒙,启蒙卦理讲“正法”。这说明仅仅只有正面的人文教育是不够的,与人文教育并列并行的必须还应该有“刑”与“法”。《周易》将人分为五种人——圣人、大人、君子、小人、暴客与寇。圣人、大人这两种人是以道立法之人,君子是自觉守法之人,小人则是常为“小恶”之人,暴客与寇则是为非作歹之人。《周易》中的刑罚,是对小人的拯救。《周易》中的正法,除掉是则是暴客与寇这类害群之马。“正法”一词,出于《周易》。

2.《尚书》的记载。《尚书·舜典》论“五刑”与“五教”。五教为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五刑为鞭打之官刑、木条打之教刑、出铜铁赎罪之赎刑、无心错罪之赦免之刑、罪上加罪之贼刑。

五教,教化天下。五教的精神“在宽”。宽厚之宽,即是教化方法又是教化之目的。五刑,是教化之外的方法。刑罚,严惩故意犯罪与罪上加罪之人,赦免无心致罪者。五刑,已经区别开了故意犯罪与无心过失罪。故意犯罪既不能用金钱赎罪,也不能赦免。无心之罪既可以用金钱赎罪,也可以加以赦免。值得注意的是,这里出现了针对学生的教刑。学童犯错也是错。学童时的惩戒,应该是一生的财富。新加坡至今仍然保持着针对学童的鞭刑。

慎用五刑,是舜的教导。“钦哉,钦哉,惟刑之恤哉。”这是舜的话。现代汉语的汉语意思是:谨慎啊,谨慎啊,刑罚要谨慎啊!

《尚书》记载掌管刑法狱讼的皋陶。皋陶,舜时代的大臣,以皋陶的名义留下了一篇论教化与刑罚的重要文献《皋陶谟》。

3.《诗经》的记载。《诗经·召南·甘棠》是一首歌颂召公的诗。根据《史记·燕召公世家》记载,召公治理陕西南部时,常在甘棠树下听政决狱,他公正无私,赢得了百姓的敬重。百姓保护了这棵甘棠树,并作《甘棠》诗赞美召公:“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召公的故事影响深远,形成了“甘棠遗爱”这一成语。

4.《庄子》中的故事传说。《庄子·徐无鬼》记载了黄帝拜牧童为师的传说。黄帝为找不到治理天下的合理方法而苦恼,一个放马的牧童告诉黄帝:“治理天下的道理与牧马的道理没有什么区别,去掉害群之马就是了。”小童的原话是:“夫为天下者,亦奚以异乎牧马者哉!亦去其害马者而已矣!”黄帝接受了这一主张,马上磕头行礼,称其为天师。

五、诸子百家中有法家一家

春秋战国的诸子百家中,有法家一家,即形成了法家学派。这个学派起源于春秋时期的管仲、子产,发展于战国时期的李悝、商鞅、慎到、吴起、申不害韩非等。这个学派的基本主张是:

1.强调法的重要性,法重于礼;

2.主张巩固君权,不准地方分权;

3.主张实施严刑酷法,令行禁止;

4.主张才智有功之士从政掌权,废除世袭;

5.主张重视农业,抑制工业商业;

6.主张耕战结合——耕时是农民,战时是士兵,以农致富,以战强国。

《汉书·艺文志》将法家列为“九流”之一。

法家人物中,管仲与商鞅以法家之理从政,均造就了一时的成功:管子辅佐齐桓公称霸于诸侯;商鞅变法,五年使秦国富强。

法家人物中的韩非,虽然没有从政,却是秦王嬴政急于见到,乐于交往的人物。《史记·老庄申韩列传》有这样的记载:“秦王见《孤愤》、《五蠹》之书,曰:‘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

管仲、商鞅、韩非是法家学派中的重要理论家,留下了《管子》、《商君书》、《韩非子》等著作。

这是历史与前人对法家的评价。

实际上前期法家与后期法家有着三大根本性区别:

其一,前期法家的管仲,以道释法,法出于道。管仲认为,天文历法才是根本大法,具体法令应该由此而出。后期法家韩非以君释法,法出于君。韩非认为,君的意志就是法令。

其二,在管仲的学说里,士农工商四民,皆是国之基础。在韩非说里,士与商都是蛀虫。韩非在《五蠹》谈了五种“害虫”,士与商是其中两种。

其三,管仲治现实而参照历史,谈伏羲谈黄帝,韩非只要现实而舍弃历史,认为参照历史是“守株待兔”。

韩非的学说,被秦嬴政所接受、所采用。历史证明,韩非的学说对当时有效,但超越不了时间。

六、溯源总结

1.早期的中华大地上曾出现过让周边国家悦服,让全世界都敬仰的中华文明。“中华文明”不是一个空荡荡的虚名,而是有着丰富而充实的内容。法律之法、音律之律,就含在丰富而充实的内容之中。

2.礼与法,是中华文化的两大基本。以礼育人,以法除害。礼与法,两者如鸟之两翼一样,缺一不可。

3.法从道中来。太阳可以单独论道,太阳月亮两者可以一起论道。法从道中来,法为自然法。太阳法则、月亮法则是自然法的理论基础。

4.天文历法是严密的数理体系,这一数理体系首先表达的是动态的时间与动态的空间。动态的时空、严密的数理体系是百子百科的母源,也是自然法的母源。不认识天文历法,根本无法认识中华文化与中医文化,包括法律之法与音律之律。

5.以历立法,坐标是永恒的。韩非子,以君立法,坐标是一时的。

6.礼可以损益。(《论语·为政》)以礼论法,法同样可以损益。讲礼,是根本问题。礼的形式,是技术问题。法,亦然。

参考文献:

[1]张善文等译注,《十三经》,广州:广东、广西、陕西教育出版社 1995年

[2]西汉张苍邓编撰,《九章算术》《周髀算经》,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06年

[3]西汉司马迁撰,《史记》,北京:台海出版社1997年

[4]东汉班固撰,《汉书》,河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

[5]彭文辑,《百子全书》,湖南:岳麓书社1993年

[6]王子国翻译,《土鲁窦吉》,贵阳:贵州民族出版社 1998年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