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9博客

精神家园

 
 
 

日志

 
 

千里南昌行(之六)  

2012-06-24 08:56:4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里南昌行(之六)

                                         走访安义古村

我在南昌大学的讲课安排在每周一至周五的下午,周末两天闲下来,就想外出走走。问助管小王,去哪里好?助管推荐,不妨到安义古村看看。

与在南昌的朋友小李联系,他答应周六一早来接我们去安义。4月21日,天气果然好,春天的清新,万物舒展,人也精神许多。到野外去,享受春天的快乐吧。从前湖校区到安义的路,小李也没有走过,他借助“导航仪”,顺着图标的线路,箭头指引,左转右拐,很快就上了去安义的正道。我坐在他旁边副驾位置,注视“导航仪”,觉得这小家伙真机灵,活像一只导盲犬,真实感受到高科技带来的乐趣。这在十多年前想也不敢想的。想到《三字经》的话,“天生物,人最灵”,一点不假。

安义在梅岭西山之北,小车得翻越梅岭,虽是进山的路,倒也算不得崎岖。我们在山里的路边停车,观赏对面山上重重叠叠的侏罗纪巨石,光滑圆匀,号称“世界地质公园”是恰如其分。想不到,远古远古这里还是海底世界。小陆不停地拍照,要记下这壮观的景象。看山下,田园村落,道路交错,湖光波影,一派生机盎然。

下到山底,车子右行进入石鼻镇,辖下就是“古村群”。所谓“群”,指三个古村毗邻,成品字形排列,互为鼎足之势。安义县城还在十公里之外的北边,自然不用去。古村就在梅岭之北麓,大山就是他的依托。远望梅岭,郁郁葱葱,小溪流水,就在眼前。古村的右手边,偌大一片水面,那是“逍遥湖”。梅岭西山上,古代建有万寿宫,此地是远近香客进山朝拜许真君的必经之地。当时的顺口溜有这样几句:“前街绸缎布匹,后街仓库栈房,上街油盐百货,下街烟酒磨坊,街上粮店猪市,当铺东西成行。”古村昔日的繁华,也就可想而知了。

罗田、水南、京台三个古村,相距一里地,步行穿通。我们先去罗田村,它规模最大,最具古村特色。民谣所谓“小小安义县,大大罗田黄”,足显黄氏家族名声之盛。走进古村门楼,就是罗田古街,麻石板铺路,古代车辙印迹清晰。可以想见,那是满载货物的独轮车碾过这青石板留下的辛酸。五里长的石板路穿街串巷,街道商铺林立、商贾云集,弯弯曲曲让你领略它当年的繁华。石板街道之下,至今还保留着完整的排水系统,这在国内也属罕见。花岗岩条石约一米长,一块一块横摆,拼合成街道,下面的水道还听得出潺潺水声。导游说,地下水道养乌龟、黄鳝,是排水系统的清洁工,水道无杂草、无淤塞,保持着千年畅通。

村民均为黄姓,传为帝祝融的后裔,躲避战乱,晚唐广明年间由湖北蕲州迁徙至此。广明是唐僖宗一个年号,就使用一年,指公元880年,至今已近1200年啦。看到罗田店铺的格局,货柜台面高到人头,导游解说是便于骑马的不必下马,就在马背上交易,真是“与人方便”。这应该是湖北蕲州的习俗。这就让我想到我的老家,街道店铺也是一样,货柜台面高到人头。我们的祖籍是湖北麻城,与蕲州为邻,清初“湖广填四川”移民川北。罗田镇这样的石板街道,这样的货柜店铺,这样的几进深院落,这样的院落中采光的天井,在我们川北一带随处可见。我仿佛回到了祖居地,分外觉得亲切。罗田民居,与我们川北民居一样,多是木结构,木雕构建,古朴而精美。大户人家自然有砖雕石刻,体现他的身份。

我们细细看了占地八亩拥有48个天井的“士大夫第”,家势显赫,非同一般。这是古建筑的代表之作。进门一个大的厅堂,前面正中是一个天井,天井四周有四个厢房;厅后面又有小厅堂,旁边又有两个房间,天井右侧有小过道向内延伸,后面又有许多小偏房。每个房间的窗户都雕刻着三国人物故事:桃园结义、刘备招亲、火烧赤壁,也有雕刻花木、鸟兽的,工艺精湛、线条流畅。卧室内摆放着凉床、暖炉、木箱、童车,甚至有难得见到的裹脚器具。如此豪奢,当然不是一般民居了。

院落后面空地叫“古樟园”,有一株6人合抱不下的唐代黄樟树,枝桠繁茂,遮天蔽日,距今有1100余年的历史,应该是第一批移民亲手所植,她是罗田村兴衰的见证。正是周六假日,南昌来游乐的青年学生尤其的多,他们在古黄樟下席地餐饮,有的在黄樟前合影,欢声笑语,平添许多热闹。古樟园不远有口“寿康井”,水质清澈,供居家饮用,罗田是有名的长寿村,自然与优质的井水有关。

转至水南村,这是古罗田村黄氏分支后裔。明初开新基建新村,与罗田成犄角之势。水南民俗馆陈列不少生产、生活物件,可以了解先民的生活情境。黄氏宗祠建在水南,院里丹桂飘香。寓意黄氏人才辈出。每年的聚会、祭祀,应该是最为闹热的。

紧靠黄氏宗祠的闺秀楼应该看一看。那是商贾名媛起居室,有抛绣球选郎君一说。小姐十四五岁就不下楼,吃喝拉撒有丫环伺候,两年后成人,绣楼招亲。绣楼下是个天井,光线充足,绣楼上有回廊,向下看清清楚楚,谁个是白马王子,小姐一目了然。天井内的后生仰头观望,无奈楼上光线暗弱,要看清小姐面目则难上加难。当然不公平啰,富家小姐选婿,如同今天的电讯,今天的中石油,一切由他操控。总算明白绣楼招亲是怎么回事了。我问女导游,娶来的小姐丑陋不堪怎办?她回答很干脆:古人还可以娶妾呀。看来,她对这类问题早已滚瓜烂熟。

走访了罗田、水南两个古村,你会感觉到,中华民族确实是由若干若干个血缘集团凝聚而成的大家庭,血缘的纽带让我们永不分离。

罗田、水南的黄姓是一分为二的话,前去不远的京台村应该是“合二为一”。该村刘、李两姓,一半刘姓住户在左,一半李姓住户在右,有石门牌坊为中界。虽是分别左右,颇能和睦相处,其中多有姻亲关系。古戏台值得一看。戏台距今有250余年的历史,装饰精美。戏台中间顶部的藻井,由层层叠叠的一百多个小斗拱收缩而成,具有很好的消音效果,足显建筑的档次。院内原是一所小学,空荒清净,戏楼坝平整开阔,杂草丛生,看来久无演出了。

京台刘姓为汉代学者刘向的后裔,初唐武德元年(618年)迁居于此,比罗田村黄氏还早来两百多年。李姓的先祖则是明初洪武由朝廷授封落户在此。来龙去脉,各自家谱、族谱都应该记载得明明白白。这体现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又延绵不断。

游安义古村群,对古代移民史实应该有个大体了解。因战乱、因灾荒、因封授、因开发,都是迁移的缘由。中国最早的移民,有文字依据的,应该追述到舜帝的时代。舜孝父母,天下有闻,其异母弟象恶行多端。舜统领天下,他将象“封于有痹”,有痹就是今天的道县,古代是零陵郡的营浦县,零陵郡唐代以后叫永州,治下有道州。《孟子》记载,“天子使吏治其国”,就是说,舜派一帮人帮助象治理那个有痹。这是封授移民的肇始。清代疑古大师崔述不这样看,他说:“说者谓今道州、鼻亭为古之有痺国。按:孟子谓‘欲常常而见之,故源源而来’,道州在九州之极南,北去帝都三四千里,安得源源而来!然则有痺当去帝畿不远;好事者因鼻与痺同音故附会之耳。”崔述(东壁)的意思,“有痹当去帝畿不远”,明确怀疑、否认中原与南岭的最早交流。文字记载,舜南巡狩、舜葬九嶷,有根有据。舜葬九嶷与禹墓会稽,其文化内涵是一致的。足以说明,尧舜禹时代中原与南岭与江南的交流早已开始。舜执政,“窜三苗于三危”、“流四凶族”,用武力驱逐那些桀骜不驯的部族。这就有苗蛮的南迁,被迫移民,迁移到湖南贵州,甚至到滇缅泰。中国幸氏网站显示,幸氏第11代临政公“周宣王十五年戊子岁任扬州太守”,举族迁江南。这也是封授移民。其后,周民族在岐山农耕,大王的两个儿子太伯、仲雍,主动结伴到江南开发,建立吴国。实际还是移民,主动移民求发展。“五胡乱华”南迁的“客家人”,清初郑成功带闽粤人入台,尔后的“闯关东”都是载入史册的移民潮。“湖广填四川”,那是大清朝廷有组织的开发移民。黄河水患,几乎年年有逃灾的移民。今天因建设需要,各地都有“移民安置局”,只不过三峡移民规模更大罢了。

返回南昌的车上,我还在想,安义古村的开发是不是应该在文化品位上多做些文章呢。

                                       2012·6·22


千里南昌行(之六) - 张闻玉 - 369博客
千年唐樟
 
千里南昌行(之六) - 张闻玉 - 369博客
太婆樟前留影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