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9博客

精神家园

 
 
 

日志

 
 

千里南昌行  

2012-06-01 08:38:0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里南昌行

今年4月份,在南昌停留整整一个月。住在南昌大学,也去了周边一些地方,有不少的感慨,便想记录下来,算是留下的文字记忆,过些年还可以翻出来晒晒,回味回味。题目应该就是“南昌行”,似乎简单了点,便在前面加上“千里”二字。当然也不是“南昌千里行”,那得写出赴南昌的千里路途所见所闻。贵阳出发,有凯里、镇远、怀化、娄底、株洲、萍乡等等名城名胜,当然不是。题目是说,到千里之外的南昌走了一遭,有些感受。如此而已。汉语的首要特点就是重词序,词语的次序不一样,意思也就大不相同。为叙述方便,分几个题目一一写出,给未到过南昌的朋友做个“导游”,自然是一个不合格的编外导游啰。

 

                  一   南昌行的缘起

 

2011年11月25日下午4点过,手机响起,对方说“我是南昌大学小Ye,”什么“Ye”自然不便问个明白。意思很清楚,南昌大学国学院要给国学班高年级学生开一门课,要请我担任主讲,他们院长下个月要来贵阳面对面交流。我只能说“明白”“到时候见”,之外,真的找不到合适的话要说。电话里自然也不能罗里吧嗦,简单几句也就挂了。一切见面再议吧。此前,文学院黄海女博士问过我的手机号码,说是南昌大学方面要与我联系去讲课的事宜。我没有当回事儿,也许说说而已,就并不在意。今天果真就电话接头啦,黄博士真的成了此行的牵线人。尔后知道,黄女士他们在贵大人文学院读硕士的几位同学,后来多数又考上名校攻读博士学位,有两位博士毕业后已经应聘在南昌大学文学院任教几年啦。他们之间少不了常有交流。至于怎么提到我,甚至推荐我,就不便多问了。

12月中旬,星期四,我接到电话,还是“小Ye”来的,说是“明天上午与国学院陈院长飞机到贵阳。”哎呀,不巧,星期五我们同学在贵阳有个聚会,又是我在主持,不好缺席,就约定星期六上午在贵大会面。

星期五晚上回来,我从网上查看“南昌大学国学院”的相关信息,才明白院长是程水金教授,不是“陈”;副院长姓叶,就是电话上的“小叶”吧。自称“小叶”,就太客气了,真是彬彬有礼哟。

如果三个人会面,就显得冷落冷清,我想到这边相应的有个“文献学硕士点”,不如大家在一起会一会,有个交流平台,岂不更好!

星期六早上我把想法电话告知闫平凡博士,请他确定地点,还邀约中文系主任谭德兴教授,他也是文献学硕士点的领头人。我又联系了黄海博士,她正参加改卷走不了,推荐赵永刚博士到场,她说赵也是古代文献学的教师。那就正好,一切就由平凡博士张罗啦。

九点多,与程、叶院长通了电话,确定十点钟在文化书院会面。十点前,我与两位客人在礼堂前面的喷水池相见,一起去到书院。平凡已经安排得井井有条,仁文厅座椅干干净净,茶水也准备好的,两位研究生小陆、小邹参与服务。平凡在门口迎接,向程院长鞠躬,自报“在武汉大学读硕士时,听过程老师的课”。巧啊,原来有这层师生关系,那就不陌生了。都是文化人,都是从大学中文系历练出来的,无拘无束,相谈甚欢。程水金院长介绍了南昌大学国学院的创办经过以及今后的发展规划,愿景远景,让我们感受到昌大振兴国学的魄力。其实,贵大的文献学专业也是朝着这个方向在努力进取,目标是一致的。院长的来意明确,邀请我去昌大给国学班开课,主讲“古代天文历法”。我想,仅仅去上课,电话联系也就够了。千里迢迢,两院长亲自出马,确实体现了诚意与敬意。人生七十古来稀,我毕竟七十过了,自然得实地考察主讲人的身体健康否、思维敏捷否,能不能承担这门课程的全部进程到结课。从这个角度讲,面对面交流还是需要的,也是必须的。

有清三百年辉煌的传统学术,由皖南肇始,传播至江浙,民国时期的南京、苏州是国学中心。抗战后,武汉、杭州、长沙,是承继传统学术最好的几个省会城市。程水金教授在武汉渡过大学本科四年,又在武汉大学中文系攻读文学硕士,北京大学文学博士毕业后回到武大任教,博士生导师,他的学术根基在武汉大学。这就让我们亲近起来。因为武大中文系老一辈学者,如刘博平、程千帆、黄耀先几位,都是我的师辈,他们都是前中央大学黄季刚先生的弟子,章太炎、黄季刚传统学术的传人;武大中文系的夏录先生、王庆元教授,考古系的方酉生教授,都是我的朋友,多次在国内大型学术会议上见面,亲切交流,我对武大并不生疏啊。我与程院长的交流十分畅达、十分投缘,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我明确地说,今天有些人被赞誉为“学贯中西”,那是糊弄人的。传统学问没有学好,到国外走一趟,镀镀金,得了些皮毛,回来做学问,就自诩所谓“学贯中西”了,哪里这么容易!还不是自欺欺人?根本问题是要把传统学问弄好,不能忽视这个“根”。从这个意义说,国学实验班就显得很有必要。

程院告诉我,他和叶院负责国学院,分工明确,配合默契。他只管学术,其余事务由叶院长全权处理。我感到,作为学者型的教授,身兼领导职责,不必插手繁琐的事务,更不能大权小权独揽。现实是,不少地方的一把手喜欢独断,副手只能唱配角,当陪衬。有人告诉我,这里某学院,开一瓶酒都得他一把手点头,更不要说引进人才、研究生录取之类的大事了。这样一来,正副之间的关系必然紧张,何以把学院搞好?有程院叶院这样好的领导班子,我真的为昌大国学实验班庆幸。

交谈很热络,直抒胸臆吧,大家都赞许国学班的创意,都祝愿国学班实验的成功,但愿昌大国学班成为全国高校的榜样。

我私下对平凡说,今天由我做东,给南昌客人接风。平凡说,早就安排啦。其间,他已经叫小陆去双馨园预定了餐饮。客人只有两天的停留,平凡都做了周密规划:游花溪公园、漫步十里河滩;去青岩古镇,游天河潭景区。上午、下午,谁个陪同都落到实处,我反而插不上手。只要两位院长玩得愉快,我就放心,千万不能怠慢客人,我们要尽地主之谊,体现传统美德。平凡与我,想的都一样。

行前,有一次晚宴,黄海女博士改卷完毕也终于到场。我有意做东,准备了两瓶茅台。平凡电话告诉我,叶院长他们执意要答谢。还是轮不到我,咋办?饭后,我提出由我安排一部车子,明天亲自送两位客人去机场。晚上,我联系了贵州民族大学中文系赵宏教授,请他明天上午十点钟直接把私车开到双馨园宾馆——程院叶院的住地,到时我在那里等候。

在龙洞堡机场分手,约定明年三月底我到南昌,四月份第一周就开课。按照国学院的教学计划,总计16次课,讲授一个月。其余,电话联系。

飞机升空。再见,程教授!再见,小叶院长!

                                                                                   张闻玉  2012·5·16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