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9博客

精神家园

 
 
 

日志

 
 

千里南昌行(之三)  

2012-06-11 16:54:1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里南昌行(之三)

从贵阳出发前就想过,到南昌后,星期天休息一天,周一就上课。一到才知道,周三是清明节,国家法定假日,包括周末有三天假期,周四才能开课。这是先前疏忽,没有考虑到的。当然也不用我们担心,国学院领导已经安排,周一叶院长要亲自陪我们上庐山,有两天的行程。我在文革时期的1968年初夏,与住校一位工宣队年轻人小殷,从湖北下九江,曾经上过庐山。毕竟四十多年过去了,除了个别景点,只留有一些淡淡的印象,有机会再去一次,何乐而不为?题目自然不会是“初上庐山”啰。

                 再上庐山(上)

按约定时间,周一早上八点叶院就带着车子到招待所门口了。我和同去的小陆坐在后排,叶院的女儿叫小豫,读小学三年级,正逢假日,也高高兴兴第一次上庐山玩一趟。

车子顺着昌(南昌)九(江)高速公路北去,不到两个小时就到山下啦。叶院说,我们走的是南路,比较平缓,这是当年林彪上山爱走的路,毛老人家喜欢走险峻的北坡,那里陡峭,更具挑战。这就如同登珠穆拉马峰,南坡从尼泊尔上,平缓;北坡从西藏上,险阻。林彪和毛性格迥异,选择的道路自然不同。

在山下办好进山的手续,当然是收费之类啰,才能持票证登山。金师傅开车平稳,虽是上坡,在不知不觉中也就到了含鄱口附近啦。车子停得远远的,得走相当一段路程。那是要你交费坐他们的专用车才好进去。国内景区无处不想方设法拦路收费,这似乎是中国特色。当年车子是直达含鄱口的,也没有什么门票票证,收费那叫“资本主义一套”,要挨批判的。

“千里鄱湖一岭含”,岭南一石坊,四柱三门,坊中央镌刻“含鄱口”三字。过石坊,拾级而上,山脊有一伞顶圆亭,叫含鄱亭,再后是雕梁画柱的方形的望鄱亭。这是游人必去之处,向上,可北望五老峰,南眺汉阳峰;向下,可东瞰鄱阳湖,西视庐山植物园。登上含鄱亭,湖光山色,尽收眼底。远近高低,令人心旷神怡。的确好去处。今天的鄱阳湖,多已干涸,并非“一望无涯”,在眺台上只能看到水塘似的闪闪亮光。有文章说,修筑三峡大坝,长江水位降低,湖水多流入长江了,湖面自然消瘦许多。这真是干涸的原因?

含鄱口建有缆车索道,可下到山底,观大口瀑布,亲临鄱阳湖。索道悬在半空,徐徐而下,那是令人胆战心寒的。叶院力主坐缆车而下,让我们一饱眼福,而我是忐忑不安。正好碰上索道检修,叶院失望,而我则暗自庆幸。我疑心自己是否有恐高症啊。

毕竟是假日,游人也多了起来。结队登山的一拨又一拨。年轻人尤其兴奋,蹦跳呼叫,欢乐嬉笑,内心的感受需要宣泄,含鄱口也热闹起来。闹市中求静,避开喧哗,叶院带我们下到庐山植物园。初春天气,山上植被才渐渐苏醒,新芽开始露头,植物园就冷清多了。标明是各样的杜鹃花,尚未绽放,植物园的员工似乎还在上班的路上。我们径直到陈寅恪先生的墓地拜谒,表达我们的敬意。著名学者陈寅恪先生解放前夕拒绝去台湾,是爱国还是爱党?不得而知,而文革中被中山大学红卫兵活活吓死整死却是事实。庐山上有这么一块净土,陈先生足以安息了。           

午后一点多,车子开到牯岭街上,叶院带我们走进一家他熟悉的饭店,午餐兼有歇息意思。下午的去向他是成竹在胸。

小车一路下行。庐山植被真好,路边林木高耸,低矮的灌木倍感亲近,地面也是绿草茵茵,处处显得错落有致。来到湖边,金师傅停车去了。显然是人工湖,筑坝拦水而成。因湖面如一把提琴,名曰“如琴湖”。湖中有湖心岛,有九曲桥与湖岸相连。水势开阔,东西两端有亭台水榭,供游人凭眺。路边有标示:锦绣谷出入口。我们顺道而下,大坝壁陡,有些许湖水泻出,水溅石上,铿锵有声。叶院带着下到谷底,有一摄影处,名曰“天桥”。小豫、小陆都有留影。实则一天然条石伸出,从下方取镜,条石竟然与遥遥相对远处另一条石拼接,组合成“桥”,人在其上,下面空空,自然是“天桥”啰。人啊,真是鬼精灵!

当年我来时,没有这风情万种的锦绣谷。许多景点稀稀落落,没有串成一线。我们沿左侧石阶路前行,一路风光、一路锦绣:芙蓉、玉兰、杜鹃、瑞香,奇花异草,遍布谷中,馨香漫漫;奇峰拔地而起,巨石垒垒,如老翁、如美妇,如野马、如雄鹰,姿态各异;谷底有溪流,山间有清泉,终年终日,潺潺欢歌;小道盘旋,沿绝壁而上,站在天池山顶,四海云天,美不胜收:道旁峭壁上,遍布历代石刻,“烟霞深处”、“白云天际”、“天池”之类有40余处,文化人可尽饱眼福。这段山谷之路,足有三里多,是1980年新辟的景点。足见天工也得靠人力,体现古人“天人合一”观念。

再往前,有观妙亭,对面远处是千仞削壁,峥嵘陡峭,回首可见锦绣谷全景,高下曲折,奇岩从山体伸出,猪头形状,天池山顶的游人拇指大小,红衣绿裙,依稀可辨。蒋介石夫妇在此流连,蒋连连赞叹:“妙!妙!”观庙亭从此改名“观妙亭”了。

往南,一巨石突兀,旁边一劲松挺立,名副其实的“石松”。巨石上“纵览云飞”四个大字印入眼帘。当年留给我的深深印象就这四个字。巨石下万丈深渊,有人居然敢在上面留影。现今已经修有护栏,难以去形如蟾蜍的巨石上冒险。记忆中,这应该是“仙人洞”的地方啦。前去,有石砌的圆形月亮门,上书“仙人洞”。文革中,“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谁个不知?那是当时必去朝拜的圣地。那时的仙人洞空空如也,香火全无,阴暗潮湿,看不出有什么值得讴歌的仙气,心里非常失落。眼前的仙人洞,还是那么高敞、那么深幽,却热闹非凡,香烟缭绕。洞内有一石制殿阁“纯阳殿”,立有吕洞宾身背宝剑的雕像。洞穴深处两道泉水从石上降落,叮咚有声,清脆悦耳,便是《后汉书》记载的“一滴泉”,千年不歇。洞顶如佛手,又叫佛手岩,早年应该也有佛家的寺庙。洞旁的山岩下,有一老君殿,几个道士模样人进进出出,平添几许道家仙味。

再上行就是御碑亭,石瓦、石墙、石柱、石门,其内是朱元璋当年修建的大理石御碑,文革中“破四旧”自然是要毁灭它的。亭子可以重建,碑石上的字迹已经难于辨识,只能视为发动文革欠下的孽债。

绕过来,大道边有“白居易草堂”,那也是该去的地方。白居易谪貶江州司马,居然在庐山建草堂闲居,也是一番雅兴。我们记得李白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也应该记得白居易咏大林寺桃花的诗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身临其境,才感到咏叹之妙。宋代诗人孔武仲到锦绣谷的咏诵:“江城三月芳菲尽,浅紫深绯到谷中。最是庐山佳丽处,我来萧飒已秋风。”那明明白白是化用白居易的原创。山下芳菲尽,山上花盛开。同样的意境啊。

草堂旁边是“花径”,是庐山三大名寺(东林寺、西林寺、大林寺)之一的大林寺所在地,正是白居易歌咏桃花之处。石板上“花径”二字相传是白居易手书,石刻曾经遗失一千多年,1929年被游人在大林寺发现,于是建“花径亭”。又补种桃花五百多棵,再现昔日桃花美景。其间的埋没、发现,经历坎坷,那是让人体味历史的印痕。

我们回到如琴湖边休憩,以湖中曲桥及亭榭为背景留影,与小豫、与叶院都有合照。十岁的小豫,那天真的笑容,始终是灿烂的。

                                    2012·6·6-7

 


千里南昌行(之三) - 张闻玉 - 369博客
 
千里南昌行(之三) - 张闻玉 - 369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