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369博客

精神家园

 
 
 

日志

 
 

袁隆平:转基因或影响生育 人民不是小白鼠  

2012-03-15 08:39:19|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袁隆平:转基因或影响生育 人民不是小白鼠

                              2012年03月13日07:47 人民网 

 

         专访全国政协委员、“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人民不是小白鼠”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妍|两会现场报道

       82岁高龄的袁隆平,自称是“80后”。他说,等自己成了“90后”时,超级稻亩产1000公斤的目标一定能够实现。

       3月4日晚,全国政协委员驻地——北京国际饭店,袁隆平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的专访。在铺着地毯的套间里,“80后”袁隆平光着脚,扑在一桌子的文件和资料里,手舞足蹈地讲起了超级稻、粮价和转基因问题。

       直言不讳的袁隆平并不担心自己的言语会“得罪人”,“我怕什么,我这么大把年纪了,还不能说几句实话?憋死人咯!”

                                                    补石油不如补农民

       今年两会,袁隆平的提案是《关于粮价的建议》。提案上说,根据湖南省物价局调查统计,2011年农民种植每亩水稻,除去国家的粮食补贴,纯收益只有7.5元。

      “七块五啊!太少了,农民多穷啊,农民多可怜啊!”袁隆平激动地说,“种地拿不到钱,农民就不种了,抛弃耕地到城里打工去了,种田的人越来越少,粮食从哪里来呢?”

          从2010年起,袁隆平走访了湖南的多个县乡和农村,他发现,大量耕地被荒废,甚至被用来作为建筑用地和垃圾场。“耕地多宝贵啊,现在全国的耕地越来越少,以后粮食不够了可怎么办呢?到哪里去种呢?”

         袁隆平担心,18亿亩的耕地红线有被突破的可能。“现在的耕地面积已经很少了,如果得不到好的保护,耕地面积一年年减少,我们就没有退路了。”

        最让袁隆平担心的还是粮价问题。“粮食是宝中之宝,粮价是百价之基。”一方面,粮食价格一旦上涨,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导致整个物价的上涨,甚至会引起社会动乱。“所以大家都说粮价涨不得。”但另一方面,“粮价偏低则谷贱伤农,影响农民种粮的积极性,甚至影响国家的粮食安全。”

        因此,袁隆平建议,政府要以较高的价格收购农民的粮食,“大大提高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和收入,保住农民的基本利益,保住耕地。”然后再以平价出售粮食,“保障民生,保证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水平,保证国家粮食的安全和价格的平稳。”如果由政府来补贴其中的差价,就能“两头兼顾”了。

        全国政协无党派界别小组讨论会上,袁隆平第二个发言,“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今年要继续提高稻谷最低收购价,平均每100斤提高16元,这非常好,但我觉得还不够,应该每100斤提高50元,我们的政府现在有这个财力。”

       虽然自1982年起,中共中央陆续出台了11个“一号文件”,力求“惠农利农”,扶持和完善农业发展,但袁隆平认为,“力度还不够大,种粮农民的收入依然相当微薄。”根据现行的种粮补贴政策,“按田亩算补贴,是很不合理的,高产田与低产田没有差别,不种粮的田地也能得到补贴,甚至抛荒田也能得到补贴,这样会影响农民积极性,大家都不好好种粮食了。”

      “国家每年拿上亿的钱来补贴石油企业更不合理。”袁隆平对此很不解,“石油那么贵,都是高价、高利润的垄断企业,做石油的人都是有钱人,都是开小车的人,哪里还需要国家的补助呢?国家补贴他们干什么?为什么不拿这个钱来补贴农民呢?农民辛辛苦苦种一亩地得了100块钱,就是很多有钱人的两包烟钱。”

       有人提醒袁隆平,为农民争取补贴可以,但是不要“抨击”别人,但袁隆平还是直言不讳,“我怕什么,我那么大把年纪了,还不能说几句实话?憋死人咯!”

                          “90后”的1000公斤目标

       2011年,袁隆平在湖南隆回的超级稻百亩试验田里交出了新的成绩单——亩产926.6公斤。“这不算啥子,等我变成了‘90后’,亩产1000公斤一定能实现。”他使劲地挥挥手,并不满足于这个数字。

         袁隆平的目标很清晰,“希望今年达到940公斤至950公斤,明年970公斤至980公斤,再有一年,力争达到1000公斤,从科学上讲,杂交水稻还是有这个潜力的。”

      “安徽省六安市很重视杂交稻亩产1000公斤攻关,现在已经选定了3个百亩千公斤攻关片。前两天我派了几个助手、也是专家选了几个品种过去,帮他们策划,肯定能搞出来。”袁隆平说。

        袁隆平笑称自己是“80后”,尚且年轻,等再过几年到了“90后”,“那家伙更厉害。”“我管这叫‘矮子爬楼梯,一步一步走’,大家一齐努力。”

       2011年初,袁隆平就与黑龙江农垦集团开展合作攻关,计划在2015年培育出比当地祖代品种单产高15%左右的寒地杂交粳稻品种。“我们计划是通过2011年到2015年的联合攻关,建立一个技术体系平台,培育出来强优势杂交粳稻品种,如果研究出来了,‘北大仓’就又屯上粮了,我们的国家储备就不愁了。”袁隆平高兴地说,“我们在加劲儿呢,这一天一定会早点来到。”

                               人民不是小白鼠

         2月21日,两会前夕,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由国家发改委、国家粮食局会同有关部门起草的《粮食法征求意见稿》,其中第十二条特别提出,“转基因粮食种子的科研、试验、生产、销售、进出口应当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主要粮食品种上应用转基因技术。”

       次表态被视为“转基因争议”的一次里程碑事件。自2009年11月,中国政府颁发了两种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证书之后,关于转基因所涉及的食品安全、种子安全、粮食安全和经济利益之争等系列问题就引发了持久性的大讨论。

         作为举足轻重的农业专家,袁隆平自称是“中间派”。“转基因有两派,一个是反对派,一个是赞成派,我是中间派,因为反对派和赞成派都很有道理。”他分析说,“反对派的道理在于转基因抗病抗虫的功能来自于毒蛋白基因,虫吃了是要死的,人吃了怎么办?会不会威胁健康?”赞成派也有站得住的理由,“他们解释说,昆虫的死亡是因为气孔闭塞了,但这跟人的消化道完全是两码事。”

          虽然袁隆平自称是“中间派”,但他仍认为,在没有实验结果作为根据的前提下,将转基因用于主粮生产是“要慎重的”。“他们赞成转基因的,是用小白鼠做的实验,可是小白鼠和人能一样吗?他们有人类食用转基因的实验结果吗?”

        袁隆平坦言,“人民不是小白鼠,不能这样用那么多人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做实验,来冒险。”他说,“我愿意吃转基因食品,来亲自做这个实验,但是问题是我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转基因对性能力和遗传性的影响是需要实验证明的,如果有年轻人自愿做实验,吃转基因食品在两年以上,不影响生育和下一代的健康,那才安全。”

       即使袁隆平对转基因的普及仍存有疑虑,但他也表示,“从科学的角度,转基因是发展方向,不能一概而论。现在我们正在把玉米的基因转到水稻上来,提高水稻的光合效应,这样的转基因有什么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

        袁隆平一直笃信一句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没有亲自实验过,也就没有发言权,所以不要轻易地肯定或否定,也不要猜测和推论,要用事实说话。”

                   倡议成立“中国生命科学学会”

        两会前,厉以宁、钟南山、袁隆平等国内著名的院士曾集体发出倡议——成立“中国生命科学学会”。两会期间,这一倡议又出现在他们的提案议案之中。

        据了解,“中国生命科学学会”是一个汇聚了众多领域顶级专家的“智库”,主要目标是为国家的重大决策提供科学依据与智力支撑,被称为“混搭型高级智囊团”。

        “我是一个研究农业的人,农业主要是为了解决人的吃饭问题,吃饭问题可以说是最大的民生。”袁隆平介绍说,他的倡议与中国“吃饱饭的问题”紧密相关。“虽然,现在绝大多数人都能吃饱饭了,但潜在的危机仍然严重。”

          按照袁隆平的估算,“我们这样的一个13亿人的国家,不久将变成14、15、16亿,而国家的土地却不会再增加,按目前的发展水平,人口压力越大,农业供给的压力越大,因此,人要吃饭,只能依靠进口粮食。”

        一旦依靠进口,中国便丧失了粮食安全上的主动立场。“小国依靠进口粮食还没什么大问题,像中国这样的大国,粮食始终是重要的战略物资,如果没有足够粮食,别人就会掐住我们的脖子。”袁隆平对此很担忧。

         因此,袁隆平倡议成立“中国生命科学学会”,“对粮食问题进行战略层面的研究,比如,如何加大国家对农业生产方面的投入,如何提高我们的农业技术和科技水平,如何提高我们的粮食产量,保证供给,如何解决好‘三农’问题等,都需要从宏观政策层面有更全面、更准确、更清晰的考虑。”

        最重要的是,现代农业的发展已经暴露出了诸多问题。“现在在农业生产过程中,为了防治病虫害、增加产量,农药与化肥被广泛使用,甚至是滥用,已经造成了一些不良后果。”在袁隆平看来,这种滥用“简直就是给耕地下毒药”。

        另外,家禽、家畜的传染病,如禽流感、SARS等,已经变成了威胁人类生命的重大传染病。“怎么保证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怎么控制人口的增长?怎么处理好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我们需要多领域的专家好好坐在一起商量出个对策,并且递交给中央,为国家出力。”

      袁隆平期望着,“中国生命科学学会”能尽早获批成立,成为他“大器晚成”的重要一步。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